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1060章

 热门推荐:
    晚上时候家里买了不知多少的菜,总之整张桌子层层叠叠的才摆得完。我妈叫我去叫思思和阿姨过来,我们两家算是很熟的了,平时有什么喜事,或是节日之时都经常凑一起吃个饭,热热闹闹的也开心点,思思更是在我们家吃饭差不多比她家还要多。

    妈今天特别高兴,不等爸开口,便叫我去冰箱里拿了两瓶酒过来,爸大喜过望,满口的说妈多好。我打开瓶盖,给爸倒上,今天高兴,妈让他随便喝。

    5个人在一桌吃饭是热闹,大家一起随便聊家常,思思这小精灵一样可爱的女孩子不时说出几句有趣的话,天真活泼的她给这顿晚饭又增添了不少的乐趣,让我们都大笑不已,最后甚至聊到小时候我和思思之间的趣事,我一直像个称职的哥哥一样照顾思思,想不到现在我们一转眼都已这么大了,阿姨开玩笑地说思思那么依恋我,对她这个妈都没这么好,弄的思思脸红似火,我琢磨一下觉得这句话颇有些弦外之音。

    后来爸喝到几分醉意的时候,竟然多倒了一杯,放我面前说“小霖,咱,咱爷两喝上一杯。一个人喝没意思!”

    我扭头看看妈,妈点点头默许了,我喝上一口,味道和吴丽丽请客之时差不多,不过我今天心情大好,却是觉得那酸酸的味道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好像和身体里面那兴奋的细胞融为一体那样,进喉之后忽然觉得一阵说不出来的快感,原来酒是这样喝的,喝酒不是品尝酒的味道,而是在品尝生活,品尝一种心情啊!

    喝出味道之后,我也有点上瘾了,妈也不管我们父子两了,只是在一旁和阿姨聊天,今天这特别日子,便是疯狂一点也没关系了吧。我和爸便是对着喝,而思思乖巧地在旁边帮我们倒酒。

    不知过了多久,我也不知喝了几杯,脑中开始晕乎乎的了,趴在桌子上朦朦胧胧中听到妈说“老陈也真是的,让孩子喝那么多,自己又醉成这样,我扶他进房间休息一下,让你们见笑了。”

    阿姨笑着说“不碍事的嘛,难得这么高兴,你们家小霖好哇,有出息,我还真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儿子。”

    思思不服气道“妈,难道我就差了不成,期考我可是得了班上第一。”

    妈笑呵呵说“思思也不赖呀,下年还不是一样能考上冰际高中,思思,到时候你又可以和你霖哥哥在一起读书了。”

    思思得意说“霖哥哥答应过我了的,他周末放假还是来接我。”

    阿姨高兴地说“是吗?那我就不用那么担心了。你看人家小霖多好,将来也不知道哪个姑娘有这个福气,能嫁给他。”从小阿姨就喜欢这样开我玩笑了。

    思思忽然大声说“我长大了要嫁给霖哥哥。”牛牛中文网  nn

    我妈和阿姨听了一下都笑了起来,笑得思思小脸通红,她们也没说思思什么,抛开童言无忌不说,她们似乎原本就有点那个意思。

    接着听到脚步声,应该是我妈扶我爸进房间了,阿姨转头对思思说“思思,你也去扶你霖哥哥进房间休息一下吧。”

    思思应了一声,过来拉我起来,我已经糊糊,头脑手脚都已不听使唤,好像不是长在自己身上那样,眼前天旋地转,分不清东南西北,跌跌撞撞只管向前走,思思拖住我急道“霖哥哥,那边不是你房间,是厕所拉,你房间在左手那边。”说着把我拽了回来,我习惯性地“哦”了一声,她扶我去哪里就去哪里了,我只想找个地方躺下,头好昏,昏得要命,胸也好闷,闷到想吐,身体上极度难受,心里却是非常开心,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最后我身体终于坐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应该是床吧,我一下躺了下去,,天旋地转好像一下停了下来,胸也没那么闷了。

    我在哪里?我挣扎着爬起来,头痛欲裂,嗓子像是要冒烟一样的干,我转头看见床旁边桌子上放着满满一杯子的水,我拿起咕咚咕咚的一口气见底,才开始慢慢清醒过来。这是我的房间,昨天晚上心情大好,我和爸喝酒,喝着喝着就不省人事了,后来谁把我扶进房间来的?

    我看一下表,竟然已是11点多,这一睡睡了多久我都不知道,我只记得是昨天晚上7点开始吃饭的,吃饭加聊天的时间最多也不过两个小时多一点,那这一觉岂非是睡了13个小时多,一想到此肚子似是要证明我这想法似的,咕咕叫了起来,已是中午了,早餐还没吃,说不饿是不可能的,喝酒爽,醒酒可不好受啊,现在头还有些痛。

    爸妈已经去上班了,还是我爸厉害啊,我记得当时他也喝得舌头都直了,后来和我说话都不是很清楚,幸好我们爷两还是有些心灵相通,有些话听不清楚还是猜的出来什么意思。

    吃过早饭(午饭?)电话响了,是张可,他在那头大声说“喂,你小子哪去了?我打了你一早上电话,没一个人接。”

    我苦笑道“昨天晚上太高兴了,和我爸喝了点酒,一直到刚才才醒过来,现在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我爸妈他们上班去了。”

    张可笑道“你小子!还敢喝酒。对了,等下我们去学校,去老师家里看一下他们,你去不去?”他突然压低声音“你梦中情人也去呢,我刚才打电话到她家,我一说你也去,她立刻就答应了,嘿嘿!”说的好像是因为我的关系张雯才去的那样,张雯平时就尊师重道,自然不会拒绝。

    我懒得理他那长不出象牙的狗嘴,就我们两个的时候他总喜欢叫张雯为“你梦中情人”,久了我也由得他了。

    我说“好吧,我也去。”毕竟老师辛辛苦苦,呕心沥血教育了我们三年之多,现在自己考上冰际后拍拍就走人,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当下约好下午两点在校门口见面。

    说实在话,我和张雯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自从填了志愿回家之后,最多也只是打个电话聊一下,不过我感觉和她之间总是保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关系,虽然久不见面,但这感觉依然是很强烈。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