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984章 杀!

 热门推荐:
    司马泰怒道“她该死,她活该去死,如果她现在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她!”

    司马菲菲和司马天峰全都被司马泰愤怒的言辞震惊了。

    司马天峰充满悲痛道“父亲!”

    司马菲菲却冷冷道“你不配做我们的父亲!”

    司马泰目光变得阴冷而无情“我也没有这样的女儿,你走,我永远不要见到你!”

    司马菲菲点了点头,转身走入苍茫的夜色之中。

    司马天峰大喊道“妹妹回来!”

    却听到司马泰黯然道“让她去,不用管她!”

    司马天峰含泪道“父亲,她说得是真的吗?”

    司马泰用力抿了抿嘴唇,许久方道“我一生之中最恨的就是女人对我的背叛,而且这女人还怀上了一个奴隶的孩子……”

    司马天峰仿佛听到世上最为可怕的事情,双目之中露出惊恐的光芒。

    司马泰咬牙切齿道“我恨她,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原谅那个贱人,她的孽种和她一样,她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忽然转过身去,握住司马天峰的臂膀“去……杀了她……杀了她……”

    司马菲菲茫然无助的在帝都街道之上走着,她的手下驾驭着座车小心的跟在她的身后,司马菲菲忽然转过头去,怒喝道“滚开,给我滚开!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跟着我!”

    手下被司马菲菲的模样吓住,终于不敢再跟上去。

    司马菲菲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竟然走过了蟠龙大街,越过小桥,来到昔日陈霖问诊的春晖诊所前方,如今的春晖诊所早已废弃,墙头之上也是荒草萋萋,想起陈霖灿烂的笑容,司马菲菲不禁又落下泪来。她来到门前,用力敲击着房门“陈霖,出来见我!陈霖,你这狼心狗肺的家伙,快出来见我!”怎奈夜深人静,没有任何人回应,司马菲菲捂着俏脸大声的哭泣起来。

    过了许久却听到一声叹息“妹妹,你这是何苦?”

    司马菲菲仰起俏脸,却是哥哥司马天峰来到了面前。

    司马菲菲心头一酸道“他已经说过,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关系了。”

    司马天峰叹道“妹妹,无论父亲怎样做,我始终都当你是我的妹妹。”

    司马菲菲心中一阵感动,想不到这个对自己向来严厉不轻易吐露感情的哥哥,还是关心自己的。

    司马天峰道“这宅子原来就是我们家的,你是不是想起陈霖来了?”

    司马菲菲道“我想进去看看!”

    司马天峰点了点头,抽出腰刀,一刀将门锁斩断推开院门,司马菲菲缓步走了进去,却见院落早已杂草丛生,冷月之下,显得越发凄凉。

    司马天峰转身将院门掩上,拿着腰刀的手仍然没有放下,望着司马菲菲的纤影他内心仍然犹豫不决。

    司马菲菲没有回头,目光久久凝视着周围的景物,默默回忆着关于她和陈霖在这里发生的一点一滴,闭上美眸忽然道“哥哥,你要杀我吗?”

    司马天峰内心一颤,一时间竟然又犹豫了起来。

    司马菲菲道“我知道,我一直有辱司马家的门风,你们从未将我当这家人看待。”

    司马天峰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将弯刀抛在了地上“你回去吧,永远不要再去见父亲。”他转身向门外走去。

    司马菲菲默默转过身去,目光凝视在地面上寒光闪闪的弯刀之上,轻声道“我活在世上早已没有任何的意义……”纤手缓缓向弯刀移去,她猛然握住刀柄,起身向房内走去,来到床边坐下,想起昔日和陈霖缠绵的情景,一切恍如隔世“陈霖,来生再见吧!”司马菲菲掉转刀柄向粉颈抹去。

    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臂,硬生生将弯刀夺下。

    司马菲菲刚想惊叫,却被对方的大手捂住樱唇,一个嘶哑的声音道“放弃生命好像不是你的性格。”

    司马菲菲听出这声音赫然和朱翼有几分相识,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朱翼为何要到这里来。她忽然想起今日见到芙灵的情景,忽然惊醒,她之前并非没有见过朱翼,可是这次见到的朱翼感觉总有些许的不同,难道说……

    陈霖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假如我现在愿意带你走,你还愿意随我离开吗?”

    司马菲菲心中再无可疑,美眸之中已经满是泪水,她用力点着螓首,黑暗中陈霖默默放开她的樱唇,其实刚才司马菲菲在门外叫喊之时,陈霖便已经在诊所之中,他万万没有想到司马菲菲会对自己如此情深,看到司马菲菲对人世再无留恋,想要自杀之时,他岂能坐视不理?终于毫不犹豫的冲出来,根本没有考虑身份暴露之事。

    司马菲菲黑暗中低声骂道“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如果不是我要寻死,只怕你现在还不会出来。”

    陈霖歉然道“形势所迫,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这样做,还望菲菲能够谅解我。”

    司马菲菲听到陈霖这样呼唤自己的名字,芳心中对他的怨恨早已消散的无影无踪,嘴上却不依不饶道“你这淫贼,今日当着我的面和芙灵做那苟且之事,也是形势所迫吗?”

    陈霖低声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竟然如此爱我。”

    司马菲菲猛然抓起陈霖的手腕用力咬了下去,痛得陈霖险些叫出声来,她还是下不了狠心,咬到中途,樱唇轻轻亲吻陈霖的手腕“这世上我唯一爱的人就是你。”

    “菲菲!”陈霖动情道。

    司马菲菲轻声道“我父亲想要杀我,我哥哥已经不会再认我,你如果再不理我,菲菲只有死路一条了。”

    陈霖附在她耳边道“放心,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

    “有没有搞错?司马菲菲也知道了你的身份?”慧芸丽丝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陈霖点了点头道“我曾经对不起她,以后决不会再对不起她。”

    慧芸丽丝道“可是她是魔剑的女儿,谁又能保证她的立场?谁又能担保她不会出卖你?”

    一直没有说话的福隆海道“司马菲菲向来和司马泰不睦,这件事的背后其实有内情。”

    陈霖和慧芸丽丝都是一怔,目光齐齐望向福隆海。

    福隆海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世上有哪个父亲会如此狠心,居然将自己的女儿一手送入火坑?”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