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九百七十三章:天月

第九百七十三章:天月

 热门推荐:
    这一招大大出乎魔斧的意料,魔斧不得已回收巨斧,在身前形成一道护盾,将冰片阻挡在外。

    陈霖借此时机,手中长刀再度形成,追风逐电般向魔斧心口刺去。

    魔斧赞道“好!”想不到陈霖在短短的时间内,武力竟然发生了如此的飞跃。手中巨斧一个巧妙的旋转,与冰雪长刀相撞,却没有将长刀损毁,魔斧目光中流露出惊奇之色。

    此时墨无痕取出弩箭,连续射出七支弩箭,呈品字形射向魔斧的后心,魔斧看都不看这些弩箭,以能量护住后心,强大的能量将七支弩箭震碎。

    这弩箭之中却暗藏玄机,碎裂的弩箭化出数团烟雾,白雾将魔斧包绕其中。

    陈霖抓住难得的时机,连续向魔斧劈出三刀。

    如今陈霖的能量足以发挥出屠魔七式的最大威力,以魔斧之能,也不敢硬掠他的锋芒,虚晃一斧,向后撤出三步,心中已然看出,今日在陈霖和墨无痕的联手攻击之下,自己取胜的希望实在渺茫,冷哼一声道“今日便放过了你们!”身躯宛如一缕黑烟般向后飞掠而去,两名雪茫国人被恼羞成怒的魔斧劈成两段。

    陈霖和墨无痕看到魔斧如此残暴,心中都是愤恨无比,可是他们又没有能力将魔斧拿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逃离。

    幸存的几名雪茫人搂着亲人的身体,大声嚎哭了起来。陈霖和墨无痕看到眼前凄惨的样子,也不禁一阵心酸,帮助雪茫人掩盖了倒在地上的尸体。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墨无痕将陈霖拉到一旁小声道“这些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雪茫国人,不知魔斧为何要对付他们?”

    陈霖低声道“我刚刚听到他提到付天月的名字,不知是不是那个付天月带来了这场疯狂杀戮。”

    墨无痕向那几名雪茫人轻声道“请问付天月是哪一个?”

    几名雪茫人脸色同时一变,其中一人冷冷道“你们不必惺惺作态,做出这一系列的假象,无非是想让我们说出付先生的藏身之处,还是一刀杀了我们干脆一些。”

    陈霖和墨无痕对望了一眼,想不到这些雪茫国人以为他们是和魔斧相互串通。陈霖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既然你们不信任我们,多说也没有什么用处。”他收拾好雪橇,和墨无痕准备离去。

    临行之前,陈霖又道“魔斧不会甘心就此作罢,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去而复返,你们想要保住性命的话,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几名雪茫人显然对陈霖充满了怀疑,冷冷道“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跟外人无关。”

    墨无痕拉了拉陈霖的手臂道“不识好人心,我们走吧,懒得理这些头脑简单的家伙。”

    两人离开村庄,陈霖正准备加速行进之时,墨无痕却小声道“难道你当真就要这么离去?”

    陈霖苦笑道“我又能有什么办法,那几个家伙分明将我们当成了魔斧的同党!”

    墨无痕小声道“我敢断定那个什么付天月一定就在这个小村庄中,难道你不想知道魔斧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究竟他的身上藏有怎样的秘密?”

    陈霖笑道“难怪说女人是世上好奇心最大的动物。”

    墨无痕轻声嗔道“我只是为了你着想,害怕你因为这件事每夜都睡不好觉。”

    两人将雪橇藏匿在村庄附近的树林之中,悄然向村庄摸了回去。

    村庄内虽然房屋倒塌大半,可是隐藏身形却极为容易,两人来到那几名雪茫人周围的破旧房屋旁,小心隐匿行踪。

    却见那几名雪茫人仍然在期期艾艾的哭着,过了许久,方才听到其中一人大声道“那魔斧想必会再度寻来,我们只怕逃不过他的毒手了。”

    几人同时点了点头。

    那雪茫人激动道“我只怕他会下手折磨我们,到时候,我们万一无法承受住,会将付先生的下落说出来。”

    几名雪茫人嘶哑着声音道“我们明白了!”他们同时抽出腰间的短刀。

    陈霖心中一惊,正想冲出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阵桀桀怪笑,魔斧高大的身影出现于对面屋脊之上,他果然没有死心,很快便去而复返。

    魔斧冷笑道“我让你们死,你们便非死不可,我不让你们死,你们想死都死不成!”身躯宛如一缕轻烟般飞速冲向几名雪茫人,在他们没有来及动手自戕之前,将他们一一击倒。

    魔斧傲然站立于几名雪茫人的面前,冷冷道“为了区区一个付天月,你们所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

    几名雪茫人大声道“要杀便杀,我们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魔斧大声喝道“付老儿,我知道你听得见我的声音,眼看着这些无辜的性命为你而死,难道你就不感到惭愧吗?想当年你怎么说也算得上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现在却成了一只缩头乌龟!”他手中的巨斧缓缓落在一名雪茫人的颈部,只要稍稍用力,定然会斩断那雪茫人的头颅。

    陈霖几乎就要冲出去,墨无痕生怕他冲动坏事,牢牢搂住了他的手臂。

    魔斧呵呵笑道“缩头乌龟!”他举斧欲砍。

    却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前方大树内传来“住手!”

    魔斧举目向前方望去。

    一位身穿灰色棉袍的白发老者从隐蔽的树洞之中缓慢走出,从他的步伐来看,他应该是个普通人,并没有精深的武功。

    魔斧冷笑道“付老儿,你早一刻出来,也不会无辜枉死了这么多的性命!”

    付天月叹了口气道“从躲藏的地方走到这里需要不少的时候,如果我早就想到是这个结果,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座村子。”

    魔斧点了点头道“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付天月深邃的双目望向魔斧道“秋禅是不是已经逃出来了?”

    魔斧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冷冷道“帝君让你去死!”

    付天月淡然笑道“为虎作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武力果然又有本质上的飞跃,只可惜无论你修炼到何种地步,都改变不了自己做别人走狗的命运!”

    “住口!”魔斧大声吼叫道。

    付天月目露不屑之光“你难道没有看出,魔帝秋禅真正的目的并非是统治这片大陆,而是毁掉她!”

    魔斧怒吼道“看来你是想让我来动手了!”

    此时陈霖懒洋洋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动手,只能我来代劳了!”陈霖卓尔不群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

    魔斧冷冷瞪着陈霖,他早已感觉到黑暗中有人藏匿在那里,没想到陈霖也像他一样去而复返。

    wangzherongyaozhiwanishijie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