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五百五十七章:野心

第五百五十七章:野心

 热门推荐:
    维多利亚略一犹豫,然后将怀中的凯蒂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请轻一点,别吵醒了她。”

    男子接过来,熟睡中的小凯蒂并没惊醒,男子抱在怀中仔细端详良久,脸上尽是慈祥的微笑,然而那慈祥的笑容却不知为何渐渐冰冷,这令维多利亚感到很不安。

    此时男子出声了“维多利亚小姐,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维多利亚楞了一下才道“凯里先生,请说。”

    “嗯,你能不能带着小凯蒂离开水都,别再回来?”

    维多利亚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男子淡淡的道“我说,请维多利亚小姐与小凯蒂在水都消失,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了。”

    维多利亚怒道“你是什么意思。”

    男子叹了口气“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维多利亚的存在,使得我要做的一件事情很是麻烦。我不想对你下手,所以只能请求维多利亚小姐主动消失了。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场主这份职务,所以,找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安静之地,有充足的时间陪小凯蒂,看着她慢慢长大,同时不会让我为难,这不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确实,男子所言的是她的理想生活。然而维多利亚却不能因此而抛下父亲的遗愿,牧场,水都人民不管。况且战争如火如荼,友国都需要牧场的海宠供应,否则,原本就动荡的中立联盟很快就会倒塌。

    如果她是个只顾私人情感的人,那么当初就不会力争坐上场主之位了,甚至不惜与妹妹莎菲翻脸。

    维多利亚的俏脸冷了下去,她缓缓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男子自然就是陈霖了,当然他不会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请不要理会我是谁,总之,我是一个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维多利亚伸出手去,冷冷的道“把凯蒂还给我!”

    陈霖抱着小精灵闪开“那可不行,在你答应我的请求之前。”

    从他地口气看来。那件事已经不是请求那么简单了,就是以强迫的方式,也要维多利亚接受。

    小凯蒂就在他的怀里,维多利亚投鼠忌器,连忙缩回了手,就算是没有小凯蒂在场的情况下,她也自认不是这位奇怪的魔武士对手。

    唯一能做的就是求救,肯尼斯就在楼下等着,或者她揭开长袍振臂一呼。立刻就会有许多勇士过来帮忙。

    陈霖似乎看出了维多利亚的心思,他伸出手去在小凯蒂红扑扑的脸蛋上轻轻地抚摸,爱怜的道“维多利亚小姐,请稍安勿躁,如此可爱地小孩子,我还真舍不得伤害她。”

    维多利亚到口的呼喊又咽了回去,否则的话她不敢对方是否会对小凯蒂下毒手。

    维多利亚的心冷到了极点,她面前的这个人。已不是当日那位见义勇为的魔武士,而是一个喜怒无常的魔鬼。他的正义感与热血,已被冷漠无情所取代。

    但她地愤怒却渐渐退却,剩下的只是惊恐,维多利亚颤声道“请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了!”

    陈霖淡淡的道“很简单,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

    维多利亚咬着下唇不语,小凯蒂固然重要。然而父亲呕心沥血建立起来的牧场呢?水都的人民呢?

    陈霖冷冷的道“请快一点做决定,我不是个太有耐心的人。”

    因为他知道肯定会有随从跟着维多利亚前来,如果她迟迟不回去地话。那么随从就会起疑,到时找上门来就麻烦了,因此得尽快解决。

    说话间陈霖修长的手指已从小凯蒂的脸转到她脆弱地喉咙上,小精灵依然在梦乡当中,浑然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母爱的光辉是无法估量的。维多利亚心中的天平立刻倾向了自己地孩子,她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尖叫道“不要这样!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

    陈霖的手从小凯蒂喉咙上离开,面无表情的道“很好。”

    “哇!”

    此时小凯蒂被维多利亚地尖叫吵醒了。忽然间大哭起来。

    无论是面对困境还是其他棘手的事情,陈霖都能沉着应付,但此时却手足无措起来。他也很喜欢这个小女孩,从未想过要真的对她不利,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逼维多利亚就范而已。

    看着大哭不止的小凯蒂,乱了心神的陈霖下意识地哼道“我是你最……”

    但只唱了几个字,他就闭上了嘴,因为这是很不智的行为。

    歌声并没因陈霖的停止而终结,那首温馨的催眠曲,很快就在房间中飘荡起来。

    “我是你最温暖的安慰

    爸爸轻轻守在你身边

    你别怕黑夜

    我的宝贝不要再流泪

    你要学着努

    黑

    未来你要自己去面对

    生命中的夜

    宝宝睡好好的入睡

    爸爸永远陪在你身边

    喜悦和伤悲

    不要害怕面对

    勇敢我宝贝……”

    小凯蒂听着令人心神宁和的催眠曲,停下了哭泣,眼皮渐渐沉重,很快又再度沉睡了过去。

    维多利亚停下了轻哼,她的脸不知何时已恢复了平静“我唱得没错吧,凯里先生,不,应该说是丹尼斯大统帅会更准确一些。”

    从失口的那一刻起,陈霖就知道瞒不过维多利亚了,因为知道这首催眠曲的人少之又少。

    见到陈霖沉默不语,维多利亚又冷冷的道“这就是你守护小凯蒂的方式,你的诺言?”

    陈霖叹了口气道“没办法,我有自己的苦衷,不想真的伤害你们,所以只能这样做了。”

    维多利亚冷笑道“说得真好听,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权力,政治,阴谋,总之,拿一个可怜的孩子作为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丹尼斯大人,你的行为真令人不齿!”

    不待陈霖回答,她又道“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不会在水都出现。现在,你可满意了么?”

    陈霖面无表情的道“嗯,我会安排你到一个不错的地方去,那里会有人时刻看守着,你们会很安全的。”

    维多利亚闻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因为陈霖的言外之意是得监视着她,请她别随意妄为。

    陈霖打了个响指,几位女黑衣人便无声无息地在房间里出现了,那是巫女婷婷手下的死士,也是陈霖绝对可靠的亲信。

    其中一位接过陈霖手中的小凯蒂,还有一位则对维多利亚道“维多利亚小姐,请……”

    维多利亚没有说话,她只能用沉默来表达对陈霖的愤恨。

    在走出房门之前,她却忽地回过头来“从今天开始,小凯蒂没有你这样的父亲!你没有资格!”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