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766章 物以类聚

 热门推荐:
    “放屁!”陈霖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敏感的大叫起来。

    雅易安叹了一口气,做出一副极为同情的样子向玄波道“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粗俗的男人?”?

    玄波瞪了他一眼道:“干你屁事?”

    雅易安险些没一屁股坐在翼板上,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他妈管那么多闲事干吗?”

    深水舟的功能等同于现代的潜艇,不过它采用的是纯生物驱动,前方合金缆绳之上系有六只鳞豚,这种体型长达五米的生物性情温顺,是海族人深海运输最常见工具。深水舟的舱内只有个尺许见方的水晶窗口,从此可以观察鳞豚的行动和外界的变化。

    操纵鳞豚是通过敲击舱壁传出不同的声音振动讯号,他们之中雅易安是唯一懂得操纵深水舟的,所以责无旁贷的充当了临时船长的身份。

    雅易安兴奋的大叫了一声:“自由号,出发吧!”

    或许是终于恢复自由的缘故,雅易安表现的格外兴奋,诗兴大发道:“再见了水晶城,再见了锁住我手脚的镣铐,再见了肥胖如猪的蠢婆娘,我是一只鸟儿,即将回到属于我的天空……”

    陈霖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清茶‘哩!’地一声啧了出来,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玄波慌忙帮他敲击着后背,陈霖好半天才缓过气道:“我看……许艳娘对你不错……”

    雅易安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道:“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这婆娘的名字,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陈霖哈哈大笑道:“你说她荡,是不是她对你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雅易安狠狠瞪着陈霖道:“干你屁事?”六月债还得快,他不失时机的回敬了陈霖一句

    陈霖现在的心情绝佳,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玄波却忍不下这口气,嘲讽道:“你那还叫诗?小孩子唱的儿歌都要比你强上百倍。”

    雅易安向来自诩文采出众,傲然道:“我别的方面虽然比不过你的情郎,可是诗文方面我超出他何止一筹。”

    陈霖心中暗叫道:“我靠,是可忍孰不可忍,居然当着我女朋友面前踩我。”他笑道:“玄波说得不错,你的文采实在一般。”

    “说我一般,你来一首听听!”雅易安以话相激。

    陈霖道:“你给我仔细听好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前人的诗句他信手拈来,反正雅易安也不会知道这首诗的作者是哪个。

    雅易安听得目瞪口呆,陈霖的这首诗初听没什么特别,可是稍一品味,其中蕴含的境界不知要比自己高出多少,他喃喃重复道:“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望向陈霖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与崇敬,这次他是彻彻底底的折服了。

    玄波也在品味着陈霖随口朗诵的这着诗,冰蓝色的美眸若有所思,芳心中暗道“陈霖似乎在暗示,在他的心中自由远远超出一切。”

    “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伴随着雅易安高亢的诵读之声,六条鳞拖着深水终于冲茁了水面,阳光从上方的空间中直射下来,通体为金属所制的深水舟温度迅速提升。本来深水舟应该可以将船体分离成两部分,可是雅易安对深水舟的结构掌握还并不到家,手忙脚乱的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正确的位置。

    船舱内宛如蒸笼一般,陈霖热得脱去上衣,露出古铜色的健硕上身,玄波虽然很热,却不能学着他的样子,一口气全都撒在了雅易安的身上:“喂!你懂不懂的驾船?好讨厌啊,不懂装懂!”

    雅易安正要顶撞几句,鳞豚的行进速度突然减慢了,到最后,竟然静止在那里,透过水晶窗口向外望去,却见前方的海面之上,近百名武士,盔甲鲜明的守候在那里,以弧形阵型将他们前进的去路封死。

    雅易安惊慌失措,慌忙传出讯号,试图让鳞豚向下重新潜入深水之中。可是无论他怎样指挥,鳞豚全都纹丝不动,雅易安喃喃道:“我忘了什么?我忘了什么?”他越是惊慌,越是将许艳娘交给他的操纵要诀忘了个一干二净。

    百名骑武士从四面八方破浪向深水舟包围而来,逆戟行进的速度并不快,竖起的尾鳍在海面上拖出百余条白色的水线,从高空中俯视,海面上宛如盛开出一朵巨型的菊花。

    在首领的指挥下,骑武士齐齐举出手中铁胎弩,瞄准深水舟前的六头鳞施射,百余支弩箭深深射入六头鳞豚庞大的躯体,伴随着鳞豚的齐声哀嚎,鲜血从创口中狂涌而出,四头鳞豚当场死亡,剩下两头鳞豚在重创之下顿时进入疯狂的状态之中,它们疯狂拖拽着深水舟和四名同伴的尸体向深水中潜去。

    雅易安吓得脸色苍白,仍然在毫无用处的尝试着控制这艘深水舟。陈霖迅速做出了判断,如果他们继续呆在深水舟中,剩下的只有死路一条,闪电般抽出雅易安刚刚归还给他的屠龙刀,在深水舟的侧壁劈开一个大大的孔洞,海水瞬间充满了整个舱室,陈霖握住玄波的纤手从深水舟的缺口处向外游出。

    雅易安紧紧跟随在陈霖的身后,他的水性虽然不弱,可是因为事发仓储,应变不及还是呛入了两口海水。

    三人刚刚逃出深水舟,便有十多名率先下潜的骑武士向他们围击而来。

    陈霖将手持避水珠的玄波交给雅易安照顾,举起屠龙刀守护在两人身前,十名骑武士手持分水长矛,从高处向陈霖全速冲刺而来。

    陈霖的能量己然灌注到屠龙刀之中,虽然在水面之下,仍然无法掩饰住屠龙刀瑰丽神秘的蓝色光华。强大的刀气在海底逼出一道暗流,摧枯拉朽之势向十多名骑鲨武士奔涌而去。

    骑鲨武士驾出现驾驭逆戟试图跃过这道迅猛的暗流,可是那一头头逆戟鲨突变得不受指挥,居然转过方向四处逃蹿而去。

    陈霖也觉着愕然,自己的刀法虽然已经产生了长足的地步,可是也没有达到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垂下头看到小白龙得意洋洋的的露出脑袋,看来一切都是它在暗中操纵。

    更让他惊奇的是,那百余名骑鲨士全都陷入一片混乱这中,逆戟鲨如同一匹匹脱缰的野马,在海水之中乱冲乱撞,根本不受他们的指挥,这些武士哪里还顾得阻止发起攻击。疯狂的逆戟鲨将背上的武士掀落水中。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