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726章 拜师

 热门推荐:
    陈霖点了点头,缓缓抽出屠龙刀,开口提醒道“前辈小心,我这把刀锋利异常。”

    墨孤渊忍不住骂道“少罗罗嗦嗦,动手吧!”

    陈霖以屠魔七式第一式动手,一个匪夷所思的反挑,向墨孤渊小腹划去,因为担心墨孤渊承受不住自己的攻击,陈霖并未将体内的能量运用其中,屠龙刀刀身上没有燃起任何的刀焰。

    屠刀刀即将靠近墨孤渊小腹的时候,分成七道不同的刀影,笼罩住墨孤渊的整个胸腹。

    墨孤渊淡然一笑,手指轻轻一弹,正在屠龙刀的刀身。

    陈霖出刀的角度登时改变,偏出墨孤渊的身体滑到了右方空虚之处。

    墨孤渊笑道“怎么?怕伤到我吗?出刀像个娘们似的?”

    陈霖经他一激,好胜心顿时升,体内能量灌输到刀身之上,刀身两侧顿时燃起蓝色的刀焰,刀焰在夜风中越燃越旺。

    “有点意思!”墨孤渊赞道。

    “看刀!”陈霖大吼一声,这次倾尽全力向墨孤渊攻去,墨孤渊脚步微微后退,躲过陈霖此次出刀的锋芒,右手如刚才一般探出,锵!地一声再次弹在刀身之上。

    墨孤渊出击的时候,正是陈霖力量用尽之时,时机的把握精准到了最后,这一弹中,并未施以最大的力量,可巧妙的力度让陈霖已经拿捏不住,屠龙刀‘当啷’一声落在地面之上。

    陈霖内心中的沮丧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初步掌握了刀法的精要,可是在墨孤渊的面前竟然不堪一击,墨孤渊和息具有相同的生理结构,体内应该没有任何异能可言,自己全力出击竟然没有沾到他的衣角。

    墨孤渊微笑道“刀没有了,你还有拳头!”

    陈霖用力抿了抿嘴唇,墨孤渊的话提醒了他他倒要看看墨孤渊究竟有多么厉害?挥动双宛如疾风骤雨般向墨孤渊攻去,面对只守不攻的墨孤渊,陈霖根本不用顾忌出拳的套路和方式,可是他马上就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出拳,始终无法真正发挥出威力,全都在即将发力之时被墨孤渊轻巧的化解开来。

    连续攻击下百余拳之后,陈霖气喘吁吁的停下手来,面对墨孤渊这种级数的高手,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无孔不入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任何事物都有强弱的两面,攻势越强,守弱便越弱,你开始进攻的时候,我便已经开始防守,防守的要点就在准确切入你最薄弱的环节,论力量或许我不如你,可是论到判断和技巧,你和我相差又何止万千!”

    陈霖知道他所说的全都是实情,默默点了点头。

    墨孤渊道“我钻研过格兰蒂来大陆的各种武技,发现其中都以攻击为主,这也许和这片大陆的民族性格有关”他停顿了一下方才苦笑道“或许这就是墨家的‘非攻’无法在这片大陆上得到认同的真正原因。”

    陈霖感叹道“我今日方才知道,其实我们中华的武学如此博大精深。”

    墨孤渊淡然笑道“生活在格兰蒂亚的种族很多,他们的身体的构造先天性的强于我们,可是上苍造物始终是公平的,给他们力量,便给我们技巧,给他们攻击之道,便教晓我们防守之道,对方强如松柏,我便韧如老竹。”

    陈霖虎躯剧震,目光变得异常明亮,墨孤渊的一席话对他来说如醍醐灌顶。

    墨孤渊道“我在这片大陆之上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墨氏列代的心得我不想断送在自己的手中。”他目光炯炯有神的望向陈霖“墨氏虽有门规,外姓者不得列入门墙,可是我身为墨家钜子,理应因时而变。”

    陈霖睁大了双眼,到底是环境和时代不同了,墨孤渊居然也懂得因时而变。

    墨孤渊道“陈霖,我有意收你为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陈霖何等,刚才和墨孤渊交手的时候便已经被墨孤渊精深的武技所折服,早已生出这样的念头,慌忙跪在地上大声道“弟子陈霖给师父磕头!”

    墨孤渊轻轻抚摸颌下白须,双目之中竟然闪烁出两点泪光,他本以为墨氏历代所传下的心得必将断送在自己手中,可是没想到竟然在有生之年遇到同样来自故土的陈霖,在他看来这无疑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份厚礼。

    墨孤渊伸手扶起陈霖,低声道“从今日起,我便将生平所得尽数传授给你!”

    陈霖和斐娜在威虎镇暂时停留下来,一来陈霖要向墨孤渊学习墨子剑法和墨氏的‘非攻守城’之道,二天两人可以趁调养一下身体的伤势。

    陈霖在武学上的悟性均远远超出墨孤渊的想象,仅仅三天的时间,便已经将整套的墨子剑法演练的似模似样,虽然其中的精妙手变化是短时间内无法领司的,可是以他目前的进境,以后的成就肯定不成估量。

    陈霖在掌握墨子剑法的同时,趁机将魔刀庆臻所援的屠魔七式向墨孤渊请教,墨孤渊显然对这套杀气太重的刀法缺少好感,指中其中防守上的几点不足,便不做评论。

    闲暇之时陈霖和孔令垂谈论《论语》心得,发现孔令重如果生在现代社会,至少是教授级的人物,孔令垂虽然不习武功,可是在威虎镇内拥有极高的威望,很多镇内的居民都是受过他教诲的学生,不过让从粗俗无礼的关三来看,他的教育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七天,斐娜虽然表现平静,可是内心早已心急如焚,时刻牵挂着大军的境况,如果不是因为陈霖要悉心学艺,她早就离开了威虎镇。

    就在斐娜终于决定先行离去的时候,墨孤渊和孔令垂主动提出告辞。

    陈霖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怔,充满迷惑道“师父,这里不是您的家吗?”

    墨孤渊呵呵笑延“我和孔老头几在这威虎镇也仅仅住了一年的时光,没想到能够遇到你,更没想到你和我们竟然有这份渊源。”

    斐娜轻声道“两位前辈打算往哪里去?”

    孔令垂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两个大限将至,有生之年想来返回故土已经无望,唯一的选择便是前往我们出生之地,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