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718章 帝君之龙

 热门推荐:
    失去了湍黎儿河这道天然的屏障,在这片广阔的平原上想要成功躲开蓝德帝国大军的追击已经不可能,转眼之间斐娜的这六千多名士兵已经落入蓝德帝国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混战已经没有任何的策略可言,不是杀掉对手便是被对手杀掉。陈霖的双目因为内心的狂怒与杀意而变得血红,手中的长刀连续挥出,每出一刀便听到一声敌人的惨呼,仰仗锋利的刀锋他轻易便劈断对手的兵器,甚至连同对手坚韧的盔甲和身体一刀劈成两断。

    一名敌人刚刚被他劈死,转眼之间又有十多名敌人涌到他的身边,蓝德帝国的士兵没完没了的冒着,陈霖机械的挥动着长刀,他的身躯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分不清这鲜血来自自己还是对手。

    两名蓝德帝国的武士,利用手中约有两米的长矛狠狠刺入了陈霖胯下独角兽的胸腹,独角兽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前蹄猛然扬起,试图摆脱开长矛继续伸入体内,这一动作将猝不及防的陈霖从鞍座上摔落了出去。

    没等陈霖落地,一支长矛已经狠狠向他的后心插去。

    一道金光从远方急电般射来,准确无误的射中长矛的中心,却是一把寸许长的飞刀抢在长矛刺入陈霖体内之前,将长矛射断。

    失去矛尖的木杆重重戳在陈霖的后心,虽然没有对陈霖造成致命的伤害,可是这一击也着实不轻。陈霖失去平衡摔倒在草地之上,下意识的挥动手中长刀向上方迎去,三根长矛齐齐而断,这下意识的动作再次让陈霖从鬼门关前捡回一条性命。

    陈霖心中暗叫侥幸,一个翻滚逃脱出敌人的包围圈。

    此时听到一个娇柔急切的声音道“陈霖!快上来!”

    陈霖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却见斐娜驾驭着黑雪飞速向自己的身边冲来,手中金色连弩不停施射,将冲向陈霖的敌人一一射杀。

    陈霖心中一暖,内心中涌起强大的斗志,虎吼一声,将一名想要偷袭自己的蓝德士兵劈成两段,大步向斐娜迎去,纵身跃上黑雪的身上,左手揽住斐娜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娇躯。

    “坐好了!”斐娜大声叮嘱道,手中碧玉刀闪电般掠过两名意欲靠近黑雪的武士的咽喉。

    黑雪极通灵性,在混乱的战场之中闪避腾挪,让周围敌人的攻势一一落空,这样的动作,好在斐娜专注于对付周围潮水般涌来的敌人,并没有留意到陈霖的身体变化。

    一阵尖锐的呼啸声向陈霖射来,陈霖挥刀格去,却是一支冷箭向他射来,陈霖惊出一身冷汗,暗骂自己混蛋,强迫脑海中那些龌龊的想法全都散去,专注于眼前的喋血厮杀之中。

    在陈霖和斐娜的联手砍杀下,周围的敌人开始越来越少,黑雪利用它超常的速度,高速灵活的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陈霖松了一口气,左手下意识的垂落在腰间,脸色却是猛然一变,失声叫道“坏了!”

    斐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陈霖受到了伤害,关切道“怎么了?”

    陈霖苦笑道“帝君交给我的权杖不知何时失落了……”

    斐娜也是大惊失色,那根权杖对帝国的意义非同寻常,更是玄思哲临终所托,只有凭借权杖才能够取信于玄武帝国诸多官员,进一步获得他们的。

    陈霖低声道“估计是我刚才落地时失落……”

    不等陈霖说完,斐娜已经掉转方向,操纵黑雪全速向身后冲去,陈霖虽然想出言反对,可是看到斐娜如此急切的反应,知道即便是劝说也没有用,那权杖对玄武国的意义非同凡响,如果找不到它,只怕日后黑帖尔也饶不过自己,更何况他性格素来要强,又岂肯在斐娜的面前示弱。

    在陈霖和斐娜重新杀入包围圈中的时候,泰图尔和荣小青正受到数百名蓝德骑士的围攻,两人的坐骑都已经被敌人射杀,身上的大小伤痕也有多处。这两名昔日针锋相对的小冤家,此刻也成为同仇敌忾的伙伴。

    荣小青看着周围黑压压的包围圈芳心中几近绝望,无数次战场的经历告诉她,这次想要脱身已经不可能了,脚步下意识的向后撤了一步,恰巧靠在泰图尔宽阔而坚实的肩背之上,内心的惶恐在瞬间减少了许多。

    泰图尔呵呵笑道“害怕吗?”

    荣小青反唇相讥道“只怕是你自己害怕才对!”

    泰图尔怪笑道“我的确有些害怕,不过我是害怕我心爱的美人儿落入这帮杂碎的手中。”

    说来奇怪,荣小青第一次对泰图尔粗俗的言辞没有感到反感,她轻声啐了一声,看着周围一张张淫邪的面孔,芳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害怕,如果真的不幸落入这帮蓝德士兵的手中,后果只怕……她轻声道“泰图尔,我求你一件事!”

    “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到!”泰图尔一边和荣小青交谈,一边留意着周围敌人的举动。

    “杀掉我,不要让我落在这些敌人的手中。”

    泰图尔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先答应做我泰图尔的老婆。”

    荣小青又羞又急,没想到这厚脸皮的家伙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会提出如此无赖的请求。她咬了咬下唇,脑海中的念头瞬间交锋了几次,终于点了点头。

    泰图尔大笑道“好老婆,我这就带你走!”右足在地面上重重一顿,脚下的地面竟然陷落下去,荣小青发出一声惊呼,随即被泰图尔有力的臂膀搂住,在黑暗中跌落了下去……

    陈霖惊喜的大叫道“权杖果然在那里!”

    斐娜举目望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的砂土地上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芳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催动黑雪向那里冲去。

    他们的去而复返也吸引了周围蓝德士兵的注意,在短时间内形成更为严密的包围圈,将陈霖和斐娜两人一兽层层围住。

    陈霖仰仗手中锋利的长刀,来回劈砍,如入无人之境,转瞬间又有数名蓝德士兵死于他的刀下。

    斐娜手中的碧玉刀也非凡品,加上她历经大小无数次战役,沙场搏斗的技巧和经验远远强于陈霖,显示出的威力更大。

    终于成功杀到权杖旁边,斐娜单手牵住缰绳,娇躯倾斜下俯,以碧玉刀的刀尖刺入权杖旁的黄沙之中,轻轻一挑,权杖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弧光,飞向陈霖的头顶,陈霖眼疾手快一把将权杖稳稳握住,藏入衣袍之中。

    此时两名蓝德武士从两旁骑乘重甲坐骑,举起手中开山巨斧,同时向陈霖的头顶劈来。

    不等陈霖做出反应,斐娜纤手轻扬,两道金色光芒分别射入两名偷袭者的咽喉,其中一人高扬的手臂猛然垂落下去,失去控制的开山斧竟然反向劈入自己的头颅,另一人连人带斧跌落于马下,那马匹受惊,拖着他的身体向远方狂奔而去,滚滚黄沙之中拖出一条殷红色的血路。

    地面忽然发出剧烈的震动,蓝德士兵纷纷向两旁散开,一只巨大的机械怪物冲破弥漫的黄沙飞速向陈霖和斐娜所在的位置追来。

    斐娜暗叫不妙,黑雪似乎已经感受到危机即将来临,迅速掉转方向,试图抢在机械怪物来到之前逃走。

    陈霖的目光却被站在机械怪物顶端的一名男子所吸引,那男子身材高大,外穿黑色皮盔皮甲,两缕银色长发从头盔两侧飘飞而出,眉毛也是银色,一双阴沉的眼睛竟然呈现出血红的色彩,透射出阴森无比的目光,让人不敢逼视。他负手傲然站立与机械怪物的顶端,任凭那机械怪物如何颠簸,仍旧是稳如山岳,目光死死盯在陈霖的身上,仿佛整个混乱的战场只剩下陈霖一人存在。

    陈霖没来由打了一个冷战,他虽然不知道这男子是谁,可是从他的身上却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那男子的唇角忽然露出一丝冷酷而阴邪的笑容,他反手从身后摘下一张银弓,右手在腰间抽出三支银色羽箭,三支羽箭同时搭上弓弦,箭与弓刚一接触,强烈的光芒充斥于弓箭之上。

    陈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低声道“快走!”

    斐娜轻轻咬了咬下唇,黑雪的速度已经达到了它的极限,如果不是负载了他们两个或许还可以增快一些速度。

    那黑衣男子缓缓松开右手,三支银色羽檄掬起三道银色闪电,从高空分别射向陈霖斐娜和黑雪。

    斐娜操纵黑雪瞬间改变了奔行的方向,可是那三支羽箭竟然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随之改变了方向。

    陈霖暴吼一声,手中长刀在身体前方形成一团无形刀盾,试图阻止羽箭的继续前进,羽箭几乎在同时发生了变化,三支羽箭在半空中变化了形状,化为三条银光闪闪的怪蛇,绕过陈霖封锁的方向,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带着尖锐的呼啸射入黑雪的体内,黑衣男子的真正目标本来就是黑雪。

    黑雪发出一声哀鸣,随即感到撕裂般的疼痛钻入了它的体内,一直刺入它的心脏,身体在高速奔行中猛然匍倒在了地上,将陈霖和斐娜摔落在一旁。

    “黑雪!”斐娜凄然叫道,眼睁睁看着陪伴自己出生入死的伙伴被人射杀,却无力救援,对她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陈霖忍着身体的剧痛从砂土地上爬起,抓住斐娜的手臂,大吼道“快走!”

    巨型钢铁怪物已经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了,斐娜含泪泣别黑雪,在陈霖的牵拉下向前方逃去。

    夕阳将钢铁怪物巨大的身影投射下去,阴影已经笼罩了陈霖和斐娜的身躯,陈霖的内心随着钢铁怪物落脚时的震动而跳跃着。妈的!他在心中暗骂着,按照现在的状况他们根本无法逃出这巨型钢铁怪物的魔爪。

    黑衣男子的脸上流露出嘲讽的神情,在他的心中下方亡命奔跑的两人已经成为他的猎物,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夺去他们的生命。

    钢铁长足重重碾踏在黑雪还没有僵硬的尸体之上,将它的碾踏为泥。血肉横飞的情景极大的刺激了斐娜的神经,她发出一声尖叫,猛然挣脱开陈霖的手臂,举起碧玉刀向身后冲去。

    陈霖迅速反应了过来,一把抱住斐娜。

    “放开我……”斐娜大声哭泣道。

    陈霖真的放开了斐娜,因为他发现钢铁怪物的三条长足已经高高扬起,他们再也没有逃走的机会。

    黑衣男子紧闭的双唇蹦出三个字“要活的!”

    夕阳的光芒忽然暗淡了下去,上空中传来一声震彻人心的鸣吼。黑衣男子诧异的抬头望去,却见高空之中一道金光穿破漂浮的云霞向下高速俯冲而来,那金色的光芒如此绚丽夺目,让他甚至不敢逼视。

    当他看清那金光究竟为何物的时候,金龙已经俯冲到他的头顶,金光闪闪的双翼将夕阳和晚霞映衬的毫无颜色,美丽的金色鳞甲覆盖了它身体的绝大多数部分,宛如海水般湛蓝的双目流露出悲凉凄厉的光芒。

    黑衣男子几乎在转瞬之间便反应了过来,抽出五支银色羽箭向金龙射去,金龙喷出一团金色的光雾,那五支羽箭没入光雾之中宛如石沉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动作彻底将金龙激怒,它美丽的长颈低垂下去,向黑衣男子站立的位置喷出一团蓝色的火焰。

    黑衣男子单足在巨型机械怪物的身上点了一下,身体倒飞而出,刚刚离开,他所站立的地方便被一团蓝色火海所淹没。

    金龙并没有继续追击的意思,双翅微微合拢,继续向下俯冲,来到陈霖和斐娜的身边,长尾轻轻拖在地面之上。

    “上来!”

    陈霖和斐娜错愕的对望了一眼,同时反应过来刚才竟然是金龙对他们说得话。两人迅速腾跃到金龙的尾部,金龙带着两人向上腾飞而起。

    巨型机械怪物三只扬起的长足狠狠向金龙的身体上踏去,金龙灵巧的躲过它的一连串踩踏,向着机械怪物操纵室的部位喷出一口炽热的蓝色火焰,惨叫声接二连三的从操纵室内传出,火光之中几名负责操纵机械怪物的蓝德武士冲出操纵室的大门,燃烧着从高处摔落了下去。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