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692章 族长之父

 热门推荐:
    陈霖点了点头,看到置儿和玄波己经走远,这才从雅易安的手中接过木盒,雅易安显然不想就此放弃辛苦得来的东西,仍然不舍的放手,陈霖用力将木盒从他手中拽了出来。

    泰图尔想伸手去接,陈霖却又将手缩了回去,微笑道:“我若是此刻将圣物交还给你,岂不是没有逃走的机会?”

    泰图尔冷笑道:“你还有选择吗?”

    陈霖点了点头,忽然一扬手木盒脱手飞出,在空中呈抛物线状向神像下落去。

    泰图尔怒吼一声,反手从腰间抽出双刃飞斧,瞄准陈霖猛然掷出,双刃飞斧宛如风车般迅速旋转,所经历之处,空气随之旋转震荡起来。

    与此同时泰图尔左侧的武士纵身跃下神像,身体在虚空之中连续几个翻滚,拉动他胸前的机关,从他的身后展开一对黑色的翅膀,这对翅膀和翼族人完全不同,乃是用人工打造而成,类似于陈霖原来世界中的滑翔伞翼。

    陈霖迅速抽出腰间的长刀,迎向双刃斧的方向猛然劈砍而出,他的普力虽然远逊于泰图尔,可是长刀在锋利程度上占尽上风,和双刃斧卜一接触,将双刃斧从中劈成两半,分成两段的双刃斧在空中改变了方向,从陈霖的身体两侧呼啸奔向后方。

    雅易安眼看着那半截斧头向着自己的脑袋而来,一时间被吓得呆在那里,惨叫道:“完了!”幸运的是,那半截双刃斧擦着他的头顶飞了过去,将头顶的皮帽和头发削掉了一块,并未伤及他的血肉。

    萱儿展开雪白的羽翼,挽住玄波公主的手臂,从神像上向下俯冲而去,陈霖说得不错,她们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他分心。

    她们启动的同时,泰图尔右侧的武士也纵身腾跃而出,展开黑色的翅膀,在身后追赶着两位少女。

    泰图尔盯住陈霖手中的长刀,双目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他从腰间又抽出一柄双刃斧,缓步向陈霖逼迫而去。他的步伐虽然移动缓慢,可是每行进一步,便在神像肩头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陈霖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对手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想像,他的胜算微乎其微。

    泰图尔敏锐的把握到陈霖眼神的细微波动,步伐猛然增快,两人之间十米的距离在瞬间缩短,陈霖抢在泰图尔冲刺以前,双手握紧长刀一个斜向下方的劈砍率先攻击。

    泰图尔反手挥动双刃斧迎了上去,他毕竟对陈霖手中无坚不摧的长刀有所畏惧,迎击之时手腕一个微妙的旋转,避开陈霖的刀锋,以斧刃砍在刀背之上,‘托!’地一声闷响,陈霖的手臂被泰图尔震得酸麻无比,长刀险些拿捏不住,差点飞了出去。

    泰图尔出手奇快,不等陈霖恢复过来,双刃斧追风逐电般切向陈霖的咽喉,陈霖身体一个后仰,堪堪避过泰图尔的致命一击,却没有留意他脚下的动作,泰图尔右脚一个扫踢,将陈霖勾倒在地,双刃斧狠狠向下斩去,急切间陈霖一个翻滚,双刃斧深深切入神像的肩头,将石雕剁出一道深痕。

    陈霖在泰图尔的咄咄进逼下可谓是狼狈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仰仗长刀的锋利,只怕早己死在了泰图尔的斧下。

    雅易安看到形式不妙,悄然沿着阶梯向下溜去,可是马上他就发现形势大大的不妙,神像下面的土地上突然冒出了几百名盗族人,刚才他们一定是隐匿在地下,收到信号之后方才从地底冒出。

    萱儿和玄波此时的形势也并不轻松,那名黑衣盗族武士不断向她们接近,他牵动胸前的机关,双翅之上露出十点逼人的寒芒,原来他的人工翼之上暗藏弩箭机关。萱儿在空中盘旋转折,试图摆脱他的追踪,可是那盗族武士滑翔的技术早己炉火纯青,无论萱儿怎样飞翔,都无法将他摆脱。

    盗族武士发出一声得意的狞笑,十支羽箭同时射击而出,呼啸着射向萱儿和玄波的娇躯如果置儿只是自己避开这十支羽箭应该不难,可是现在她带着玄波公主,想要逃开十支弩箭的同时射击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急切之中,只好展开羽翼,将玄波公主护住。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十道白色亮光从一旁闪电般射来,准确无误的将射向置儿她们的羽箭尽数射落。

    那盗族武士诧异的回头望去,冷不防一个声音在右方响起:“你尝试过从空中坠落的滋味吗?”

    凌鹰鬼魅般从他的右翼方冒出,强劲有力的大手己然将盗族武士的翅膀抓住,用力一扯,以金属骨架和皮革制成的翅膀被他扯得粉碎,然后一脚揣开了盗族武士的身躯。

    那盗族武士惨叫一声,缺少一边翅膀的身体再也无法保持平衡,旋转着向地面栽落。

    首儿和玄波惊魂未定的看着凌鹰。

    凌鹰向萱儿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舍己救人,不愧是翔空家族的后代!”

    “快去救陈霖l萱儿和玄波同时开口恳求道。

    凌鹰点了点头,身体笔直向上窜升而起,向陈霖和泰图尔座战的位置冲去。

    “你给我出来!”陈霖怒吼着,他的身上己经多出被泰图尔砍伤,幸好有鳞甲的护卫,并没有伤及到要害。泰图尔却鬼魅般从他的眼前消失了,他的身体竟然能够自如的穿入岩石之中。

    陈霖挥动长刀毫无目的的向脚下插去,坚硬的岩石在无坚不摧的长刀面前宛如豆腐般松软,陈霖连插数刀,始终没有将泰图尔逼迫出来。

    “小心!”伴随着凌鹰的一声大吼,泰图尔鬼魅般从陈霖身后的实地冒出,手中双刃斧狠狠向陈霖的足稞斩去。

    陈霖下意识的向前冲去,躲过泰图尔的斩足之灾,却己经冲出神像肩头的范围,失足从石像上向下跌落,仓储之间,他双手举起长刀狠狠向神像上插去,长刀插入石像之中,可是陈霖的下坠力奇大再加上他手中长刀锋利异常,长刀在石像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一直落到神像的肘部之时,下坠的趋势方才停住,距离他失足落下的地方足足有二十多米的高度成百上千的盗族武士己经沿着神像的阶梯密密麻麻的爬了上来,陈霖落入他们的重重包围之中。

    泰图尔的唇角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我要活的!”

    那名前去追逐圣物的盗族武士回到泰图尔的身边,将木盒递到他的手中,泰图尔欣喜异常的展开木盒,脸上的笑容却瞬间收敛,木盒之中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圣物存在?难以抑制的愤怒霎那间充满了奉图尔的胸臆,他发出一声震彻天地的怒吼:“给我将这帮混账碎尸万段!”

    他的目光在周围搜索着雅易安的踪迹,果然看到雅易安正沿着神像右侧的偏僻小径偷偷向下溜走。

    “给我站住!”炸雷般的吼叫震得雅易安双耳嗡嗡作响,他吓得脚下一滑险些从高处摔落下去,刚刚站稳身形,泰图尔铁塔样的身躯己经来到身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没想到雅易安狡猾的褪去外袍,着上身向前方继续逃去。

    泰图尔岂能让他轻易溜走,手中双刃斧瞄准雅易安的脑袋‘哩!’地一声飞了出去。雅易安单从脑后剧烈震动的空气便己经感觉到这一斧的威力,吓得整个人瘫软在地上,闭目等死。

    一只大手中途探了出来,稳稳抓住双刃斧的斧柄,将雅易安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泰图尔愕然望去,当他看清眼前来人之时,表情惊诧到了极点:“父亲!”

    雅易安缓缓睁开双目,他的脊背早己被冷汗湿透,却见铁魔鳌威风凛凛的站在自己身边,手中握着那柄险些夺去自己性命的双刃斧。

    铁魔鳌向雅易安摊开大手道:“拿来!”

    雅易安在他威严目光的逼视下竟然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抗,乖乖将圣物交到铁魔鳌的手中铁魔鳌小心的将圣物收入怀中,这才大步来到奉图尔的面前,怒视泰图尔道:“还不让他们给我住手l”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