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691章 圣物

 热门推荐:
    陈霖冷哼一声,杀气没有丝毫收敛。

    雅易安带着哭腔道:“天地良心,我一直都在为两位恩公的安危而忧心仲仲。”

    “呸!你还有良心?”陈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

    雅易安道:“我打听的清清楚楚,那两位被掳的姑娘的确被关押在石牢之中,谁曾想泰图尔那家伙居然临时将她们转移了地点。”

    陈霖冷笑道:“盗族人口口声声说我们偷走了他们的什么圣物,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雅易安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狗屁圣物?或许盗取它的另有其人,恩公,你相信我!”

    陈霖本来的确恨不能将雅易安这混蛋杀了,可是看到他摇尾乞怜的样子顿时收起了杀心,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以前,杀掉他的确没有什么道理,更何况现在自己处境危险,又不懂盗族的语言,这混蛋还有利用的价值。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陈霖从随身的皮囊内取出一枚药丸,塞入雅易安的嘴中,强迫他咽了下去。

    雅易安吓得面如土灰,颤声道:“这是什么……”

    “毒药!你再敢跟我玩什么花样,三日之后便会毒发身亡。”

    “恩公!求你给我解药!”雅易安吓得魂不附体。

    陈霖道:“你只要乖乖听从我的吩咐,我一定会将解药给你。”

    雅易安连连点头,这次被陈霖抓住了要害,他岂敢不听从陈霖的吩咐。

    陈霖道:“现在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圣物究竟是不是你偷的?”

    雅易安咬了咬牙,似乎下定决心,艰难道:“是我拿走的,不过那圣物本来便是属于我们家族的东西。”他撩开衣襟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小木盒。

    陈霖也是大感好奇,这被盗族人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至宝的东西究竟是什么?雅易安打开木盒,却见里面端放着一根淡绿色的透明骸骨,从外形来看应该来自于指骨。雅易安道:“这圣物乃是我先辈的骸骨。”

    陈霖淡然一笑,原来盗族人的圣物和佛教中的舍利子也差不许多。他拿起木盒端详许久,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低声道:“这圣物在盗族人的心目中,地位一定无可替代?”

    雅易安点了点头,又听到陈霖继续说道:“若是我用它和泰图尔交换人质,想必他不会拒绝?”

    雅易安这才明白陈霖的本意,苦苦哀求道:“恩公,我好不容易才将圣物从神庙中带出,你千万不可以将它交回去l”

    陈霖冷冷道:“莫说这圣物,便是你的性命都是我的,我主意己定,任何人都不能改变雅易安黯然叹了一口气,只得接受眼前的现实。

    石牢厚重的大门缓缓开启,一缕灯光从外面透入,将整个黑暗的牢房照亮。

    萱儿和玄波相拥在一起,惊恐的向门前望去。

    泰图尔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外,反剪着粗壮的手臂,他的目光贪婪的注视着玄波的俏脸,内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在他心中早己将这两位清丽绝伦的少女视为自己的战利品,等到真神多员的诞辰过后,他就可以享用胜利的果实,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追踪到帕提亚城内,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盗走了圣物。

    “快放我们离开!”玄波的声音依然高傲。

    泰图尔低声道:“他是谁?”

    萱儿和玄波对望了一眼,内心中同时涌现出陈霖卓尔不群的身影,她们相信,一定是陈霖来了,他不会眼看着她们陷入困境而坐视不理。

    “他叫陈霖!”玄波充满自豪的说出陈霖的名字,芳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温暖。

    泰图尔缓缓点了点头,转身向身后武士道:“带她们前往神像山!”

    陈霖盘膝坐在巨大神像的肩膀之上,双目紧闭,呼吸缓慢而悠长,静静感受着黎明时分清冷的空气。

    雅易安坐卧不安的在陈霖的身后来回踱步,絮絮叨叨道:“奉图尔并不像你想像中那么容易对付,他不会老老实实的和你交换圣物。”

    陈霖睁开双目,凝望前方飘荡的浮云,微笑道:“交换的地点是你选定的,这里距离河水很近,只要我们顺利抵达河边顺流而下,泰图尔未必能够追得上我们。”

    雅易安不无忧虑道:“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泰图尔手下众多,如果他猜到我们的计划,在水路事先埋伏也有可能。”

    陈霖活动了一下颈部的肌肉:“我让你去找凌鹰,有没有他的消息?”

    雅易安撇了擞嘴,目光忽然停滞在下面:“来了!”

    陈霖垂头望去,却见三名盗族人挟持着玄波公主和首儿沿着神像周边的阶梯缓缓向自己的位置而来,泰图尔果然信守承诺,并没有带领大群的盗族武士前来这里。

    玄波公主和置儿看到高处的陈霖,美目之中顿时涌出了激动的泪光,置儿颤声道:“主人!”

    陈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目光转向奉图尔,马上变成逼人的寒芒。

    泰图尔不愧为盗族人的首领,纵使内心中恼怒异常,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流露,平静笑道:“你就是陈霖?果然好本事,翼族人中像你这么大胆子的真的很少见。”他误以为陈霖也是翼族人。

    陈霖针锋相对道:“你就是泰图尔,果然够卑鄙,劫持手无寸铁的柔弱少女,手段极尽卑劣,盗族人中像你这样的只怕也不多!”

    泰图尔目光中闪过一丝难以遏制的怒火,强压愤怒道:“圣物呢?”

    “先放开她们两个再说!”

    “见不到圣物,你休想让我放开她们!”泰图尔寸土不让。

    陈霖向雅易安使了一个眼色,雅易安依依不舍的拿出那木盒,远远展示给泰图尔。

    泰图尔确信圣物在他们的手中,深深松了一口气,他挥了挥手,两名亲信武士放开玄波公主和萱儿。

    两人快步奔到陈霖的身边,重获自由让她们喜极而泣。顾不上叙旧,陈霖压低声音道:萱儿,你快带玄波离开。”

    “不!”玄波大声抗议道。

    陈霖怒道:“你想留下来拖累我们吗?”

    玄波委屈的流下泪水,萱儿轻轻牵了牵她的手臂,两人向陈霖的身后走去。

    泰图尔冷笑道:“人我己经放了,把圣物交给我!”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