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668章 龙威

 热门推荐:
    耳边不时传出鸟兽的哀鸣,浓烟和火光四起,火借风势迅速向密林深处蔓延开来。

    陈霖迅速判断出火势正向他们的方向侵蚀过来,想要躲过葬身火场的命运,只有尽快跳入小溪之中。

    他们三人拼命向溪流的方向逃去,抢在火势波及到身边之前,跃入冰冷彻骨的溪水之中。陈霖检查了一下手枪,弹匣内仅仅剩下四颗子弹,心中不免为刚才的盲目射击感到懊恼。

    数只羽翼点燃的鸟儿悲鸣着扑入溪水之中,水流仍然未能将它们身上的火焰熄灭,直到身体燃成灰烬,那碧绿色的火焰仍然倔强的燃烧在水面之上。

    空气因为大火的燃烧而变得稀薄起来,这让他们感到有些气闷,鸟兽燃烧的焦臭味道随着热浪一阵阵传来,玄波和萱儿两人撕下衣袖打湿后掩住口鼻,用以过滤这让人呕吐的气息。

    陈霖用长刀小心的拨开水流上的磷火,以免沾染到他们的身上。

    在水流中摸索前进了半个小时左右,地势明显变得陡峭起来,水流因此变得湍急,三人必须相互扶持方能在水中站稳身体。

    巨大的危险让陈霖周身的神经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他的右臂沉浸在水中,肩头被蓝衣男子擦破的皮肉不时传来阵阵的隐痛,右臂敏锐的感知力却丝毫没有减退半分。溪水流速固定的节奏似乎被突然打乱,陈霖展开臂膀将玄波和萱儿护在身后,他感觉到一股潜流从自己的右前方迅速向这里冲来,陈霖以双手握紧长刀,虎吼一声,全力向潜流的方向刺落。

    刀锋刺入水中突然一顿,似乎遇到了阻碍,一颗光秃秃的头颅浮出水面,他的右手牢牢握住了锋利的长刀,一个有力的旋转,试图将长刀从陈霖的手中夺出。

    陈霖倾尽全力以双手的力量和对方苦苦抗衡,长刀在两人的争夺下,在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崩断成两截。

    光头人以手中的半截断刀狠狠戳向陈霖的胸口,陈霖旋动剩下的半截刀身迎了上去,断刃在虚空中相交,两人的身体都是在水中一个踉跄。

    两截断刃摩擦的部位不断迸出火星,彼此的力量都已经达到巅峰,交错的断刃向陈霖的胸口不断挤压,他的力量终究逊色于对手一筹。

    玄波举起连弩,想要助陈霖一臂之力,光头人抬起右腿,撩起一片水幕,向玄波兜头罩了过去。他双臂的力量在瞬间增强,陈霖的身体被压的向后退了两步,光头人手中的断刃闪电般划过陈霖的右臂。

    鲜血沿着陈霖上臂的伤口汩汩流出。

    火海之中,刚才那名射箭的蓝衣男子缓步走出,他的外袍看来具有防御磷火的作用,令人恐怖的磷火竟然对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依旧是单手拉开银弓,三支沾染了磷火的弩箭瞄准陈霖的身躯。在陈霖和光头人分开的刹那,三支羽箭带着绿色的磷火闪电般向陈霖射去。

    鲜血将陈霖的整条右臂染红,刺痛让他的血脉怒张了起来,他瞄准来箭的方向,将手中的半截断刃狠狠摔了出去,断刃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空中飞行的羽箭,磷火闪亮,被磷火点燃的断刃和箭矢同时落入溪流之中。

    蓝衣男子几乎在同时又拉开了弓弦,五支点燃着磷火的羽箭蓄势待发,这一次他绝不会让陈霖逃掉。

    萱儿忽然发出一声清啸,树林之中数十只燃烧的飞鸟不顾一切的向蓝衣男子飞去,那蓝衣男子万万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顾不上陈霖,调转镞尖向飞鸟射去。

    刚刚射落七只飞鸟,又有百余只飞鸟从林中飞出,那蓝衣男子瞬间已经被百余只火鸟包围,他的外袍虽然可以抵御磷火,可是那些火鸟没命的钻入他的领口袖口,绿色的火焰围绕他的周身迅速窜升了起来,蓝衣男子发出凄厉惨烈的哀号,他弃去银弓,惊恐之中忙不择路,竟然一头冲入了溪水之中。磷火遇水,越燃越旺。

    萱儿和玄波不忍心在看下去,慌忙闭上双目。

    陈霖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光头人仍然没有离去,目睹同伴的惨状,他一时间悲愤交加,狂吼一声挥拳向陈霖冲去。

    陈霖举枪想要射击,光头人魁梧的身躯却消失在水面之下。

    双腿突然一紧,竟然被光头人重施故技,将他的双腿牢牢抱住,用力拖拉之下,陈霖的身躯跌倒在溪水之中。光头人的身躯虽然魁梧,在水下却说不出的灵活,游鱼般溜到陈霖的身后,铁箍一样的臂膀死死卡住陈霖的咽喉。

    陈霖的手枪虽然还有四颗子弹,可是现在却丝毫派不上用场,唯有死命抓住光头人的臂膀,试图将他铁箍一样的手肘拉开。

    两人在水下死命缠斗,玄波和萱儿却被大片的磷火包围,想要去帮助陈霖,一时间无法脱离周围的磷火,只好潜入溪水下,向陈霖两人缠斗的方向潜游过去。

    陈霖双目睁得滚圆,脑海中感到一阵眩晕,呼吸变得越来越艰难,随时都要窒息死去,他的上衣在撕扯中已经脱去,的上身每一块肌肉都处于极度的紧绷之中。

    “我不可以放弃,放弃便代表着死亡!”陈霖从心底大声的提醒自己,流血的右臂隐然出现了一道浅蓝色的龙形纹身,血雾从周围迅速向肌肤内回收,龙形纹身变得越来越清晰。

    光头人感觉到陈霖右臂的力量突然增大,心中一阵骇然,想要阻止陈霖的逃脱,却无法抗衡陈霖右臂突然增强数倍的力量。

    陈霖终于成功扭开了他的手臂,反手一拳,重重击打在光头人的面部,鲜血从光头人的眼眶和鼻孔之中迸射出来,殷红色的血雾顿时将清澈的溪水变得一片模糊。

    光头人捂住脸部,缓缓向下沉去,利用残存的力量钻入松软的河床之中。

    陈霖虚弱无力的摸到溪边,确信周围并没有磷火,方才艰难的爬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许久这口气才缓过来。

    玄波和萱儿迂回绕过磷火来到陈霖的身边,萱儿扶住陈霖的臂膀,泣声道“主人,你有没有事?”

    陈霖笑着摇了摇头,咽喉因为被光头人扼得红肿,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右边的臂膀血淋淋一片,煞是骇人。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