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六百七十五章:误会

第六百七十五章:误会

 热门推荐:
    返回大营的路上,斐娜显得心事重重,陈霖忍不住开解她道“女孩子家不要终日都皱着个眉头,否则很容易变老的。”

    斐娜向陈霖嫣然一笑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我又没帮上什么忙,谢我干什么?”

    斐娜轻声道“谢你治好了大帅的眼睛!”

    陈霖这才知道她所指的是这件事,笑道“其实来此之前我也是忐忑不安,万一治不好大帅的眼睛,只怕连我这条小命都保不住!”

    斐娜似乎被勾起了心思,轻声叹了一口气道“大帅性情刚烈,得罪的权贵不在少数,如果这次他的眼睛能够痊愈,算得上一件大好事,或许帝君能够让他重返疆场。”

    陈霖道“大帅既然年事已高,何必继续去战场上厮杀,早日解甲归田,安享晚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斐娜面露紧张之色,提醒陈霖道“这句话你万万不可在大帅的面前提起,他最忌讳的就是解甲归田。”首发33

    看到斐娜表现出对自己的关心,陈霖心中不由得一暖,鼓足勇气问道“大帅好像对你很好,你们是什么关系?”话刚刚问出口,马上就觉得不妥,如果黑帖尔和斐娜之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句话岂不是为自己招来了祸端?

    幸好斐娜并没有多想,微笑道“大帅和我父亲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我父母死后,大帅便将我收养在军中,一直当我是亲生女儿般对待,可以说如果没有大帅,便没有今日的斐娜。”

    陈霖心中的谜团终于得到解答,心中感到异常舒泰,不知不觉对这个女将军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因为发生了太子玄鸢的事情,黑帖尔的兴致完全被破坏,原本想答谢陈霖的酒宴只好取消,陈霖本想告辞回去,却被黑帖尔留了下来,让他等到给自己拆线以后再离开军营。

    陈霖在军营中虽然衣食无忧,可是这里毕竟不同于帝都,处处戒备森严,玄鸢的事情以后,整个军营的气氛越发显得沉重压抑,陈霖生怕惹来麻烦,干脆躺在营帐内休息,整个下午都是在无聊中渡过。

    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有士兵为他送来晚餐,晚餐异常丰富,看来黑帖尔并没有慢怠这个为他治病的良医。

    陈霖询问那名士兵后知道,司马天峰已经回城,听说是去准备妹妹的婚礼,心中不免感到有些失落,想起司马菲菲的身姿,陈霖更是坐卧不宁。

    等到那士兵离开了营帐,陈霖伸手抓起酒壶道“一醉解千愁,老子喝他个一醉方休,明天醒来的时候,什么烦恼事情都忘记了。”

    鼻息中却嗅到一股香气,陈霖自从被注射大量斯普瑞之后,嗅觉变得异常灵敏。

    一个娇柔的声音在帐外响起“陈先生在吗?”

    “在!快请进来!”陈霖听到女人的声音顿时变得精神了许多,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大帅给他派来了一位美女陪宿。

    一位身穿性感盔甲的女兵笑盈盈走入营帐,向陈霖躬身施礼。

    “我是斐娜将军的卫兵荣小青,将军的坐骑好像病了,特地让我过来请先生去看看。”

    想起斐娜美丽的容颜,陈霖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抓起一旁的药箱道“好,马上带我过去看看。”

    斐娜的营地位于整个大营的西南角,背面临山,和军营间还有一面小湖相隔,和其他军队的营地分开了相当的一段距离。

    沿着蜿蜒曲折的青石小路上行,道路之上流泻着淡青的月色,浮游的云雾时而将前方的道路遮住,可另一端小路又穿透云雾曲折的延展出去。

    道路两旁长满五彩缤纷的山花,香气随着夜风阵阵送来,沁人肺腑,陈霖原本压抑的心情不由得轻松了起来。

    步行约二十分钟左右,前方出现一条迂回清澈的溪流,将小路切为两段,溪水中有数块高于水面的桥石,每块大约一尺见方,溪水拍打在桥石之上,涌起朵朵白色的浪花,陈霖走上桥石,晶莹的水珠时而跳跃到他的裤脚之上,鼻息间飘来一股奇异的清香,左右一望,原来白色浪花向下流去的地方,岩石缝隙中长出一片片粉红色的小花,这奇异的香气透过飞溅的水雾传来。

    当陈霖看清那花朵的形状时,心中不由得狂跳了一下,这粉红色的花朵分明是中药之中的绯腥草,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可以见到,他慢慢走了过去,用随身的小刀将绯腥草连根剜出,绯腥草的根茎肥大多汁,这种汁液能够起到一定的麻醉用,会让人脑产生一些愉悦的幻像。

    荣小青好奇的看着陈霖的一举一动,陈霖神奇的医术已经在军营中悄然传播开来,他在很多人的眼中无疑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陈霖将绯腥草的根茎和花朵分开放置,走过小溪,前方出现了五栋相连的木屋,想来就是斐娜居住的地方。

    斐娜身穿白色长裙,站立于木屋前的平台之上,脱去戎装的她增添了几分女性的妩媚。

    陈霖极其绅士的将手中的那束野花送到了斐娜的手上“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斐娜被他有些貌似的举动弄得有些发呆,在帝国之中男子向女子鲜花便意味着向她公然求爱,她有些诧异道“你居然向我求爱?”

    陈霖并不知道这里送花的意义,听到斐娜这样说,才知道她一定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虽然自己这么做有博取她好感的用意,不过还不至于有贸然向她求爱的胆子,慌忙解释道“在我的家乡,送花给女孩子是处于基本的礼貌,并没有其他的意思。”(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斐娜笑着点了点头,垂下头嗅了嗅鲜花的香气,轻声道“我很喜欢!”

    斐娜将鲜花交给荣小青“插入我的花瓶中,我带陈先生去看看黑雪!”

    来到木屋后方的窝棚,独角兽黑雪蜷伏在草堆之中,双目低垂,显得没精打采,看到主人到来,无力的抬起长颈,随即又重新趴在草堆之上,发出低声呜鸣。

    斐娜心疼的摸了摸黑雪银色的鬃毛“从今天下午,它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陈霖接着灯光,仔细翻看了一下窝棚内的草料,从草料中找到几颗紫色的豆状果实,捏开果实,凑到鼻尖处闻了闻,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他马上明白了这头独角兽的病因,这种豆状植物叫做醉果,其中的酒精含量很高,一定是独角兽不小心误服了草料中的醉果,现在酒精在它的体内开始发挥用,说白了就是喝醉了,并不是什么病症。

    斐娜也留意到陈霖手中的东西,有些奇怪的咦了一声“帝都一带并没有这种植物,怎么会掺杂在草料之中?”

    “这些草料是什么人送来的?”

    斐娜道“军中所有的草料都是由固定供货商提供,按理不会出差错,明天我会让人好好查探一下,究竟是谁人送得货。”

    陈霖心中疑云顿生,难道说有人想谋害斐娜,嘴上却没有将这件事点破,微笑道“黑雪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只要睡上一觉,酒醒后就会完好如初,斐娜将军只管放心。”

    斐娜一颗芳心总算放下,叫来两名女兵,让她们将窝棚中的草料彻底更换,确保没有醉果再掺杂其中。

    陈霖看到事情已经解决,起身向斐娜告辞。

    斐娜笑道“陈先生恐怕还没吃晚饭吧,让你饿到现在,真是不好意思,我让手下在湖边小亭中准备了酒宴,您要是不嫌弃,便一起用餐如何?”

    陈霖求之不得的点了点头,和斐娜来到湖边的木亭之中。

    两人相对落座,桌上摆好了四碟精美的小菜,正中水晶瓶中插放着陈霖送给斐娜的野花,陈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绯腥草说不定会起到一个意外的惊喜。就算达不到让斐娜主动的目的,至少也可以让她放松对自己的警惕。

    荣小青为他们斟满酒杯,斐娜举杯道“这次大帅的事情多亏了陈先生,我代大帅敬陈先生一杯。”

    陈霖受宠若惊的端起酒杯,因为之前有过醉酒的经历,陈霖这次自然长了一个心眼,在美女面前失态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斐娜道“斐娜有件事想求先生。”

    陈霖笑道“不知道斐娜将军指的是什么事情?”

    斐娜放下酒杯道“大帅十分欣赏陈先生的医术,今日在我面前流露出想将先生留在军中行医的打算,不知道陈先生意下如何?”

    陈霖心中微微一怔,没想到这次为黑贴尔治病居然让他动了将自己收为己用的想法,按理说黑帖尔位高权重,跟着他当私人医生应该有很多的好处,换在今天太子玄鸢出现以前,陈霖说不定会答应他的要求,可是现在他却不敢贸然答应,是凡为官者必然要经历宦海沉浮潮起潮落,黑帖尔年事已高,想来得意之日不会长久,更何况他得罪了帝国未来的王者,以后下场如何还很难说,自己跟在他的身边当私人医生,在外人的眼中等于是他的亲信,如果黑帖尔一朝倒台,自己只怕会被连累其中,说不定连性命都难以得到保全,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帝都开个诊所,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好。

    想到这里陈霖心中已然有了决断,微笑道“陈霖从小的志向就是尽可能多的救治病人,为他们解除病痛的折磨,如果我投入黑帖尔大帅门下,有违我当初治病救人的初衷,请斐娜将军代我向大帅婉言回绝。”

    斐娜嫣然一笑,心中对这个坚持原则的陈霖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好感,轻声道“好吧,君子不强人所难,我想大帅一定会理解陈先生的选择。”

    看着陈霖明澈的双目,斐娜忽然没来由一阵心跳加速,这种经历对她来说还是从来没有发生过,难道自己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产生了好感?斐娜马上又否定了这个念头,在她心中无数次幻想未来的另一半,她所欣赏的是充满阳刚之气,豪气干云的英雄男子,绝不是陈霖这种类型。斐娜又怎么能想到,真正的问题出现在面前的这束野花上。

    不知怎么,斐娜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到最后竟然产生了窒息感,她纤手捂住胸口,俏脸突然失去了血色。

    陈霖马上发现了她的异常,他第一个想法是酒菜中有毒,可自己也跟她一起进食,却为何没有任何的中毒征兆?

    荣小青慌忙扶住斐娜的娇躯,目光充满求助的望向陈霖,颤声道“陈先生!”

    陈霖示意她不用慌张,来到斐娜身边。

    “你去将我的药箱拿来!”陈霖大声命令道。

    荣小青慌慌张张的向木屋跑去,陈霖脱下自己的外袍,将斐娜抱起平放在衣袍之上,俯身听了听,斐娜的心跳极快,在一百三十次左右,脸部的肌肤渐渐泛起了潮红色,这颜色一直蔓延到胸口,种种迹象表明斐娜是过敏引发的一系列状况。

    斐娜紧紧抓住陈霖双臂,美目圆睁,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暂时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陈霖心中暗暗叫苦,看来导致斐娜过敏的八成是自己送给她的那束野花。

    陈霖安慰斐娜道“斐娜,你尽量放松,我一定会治好你。”心中却没有多少把握,毕竟这里的医药水平实在落后到了极点,一时间哪里去找抗过敏的药物,只有对症治疗,听天由命了。

    听到斐娜喉头丝丝有声,情况紧急陈霖已经顾不上多做考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俯下身去,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斐娜小巧的鼻翼,用力的将口中空气度了过去。

    在陈霖的辅助呼吸之下,斐娜胸口的窒息感稍稍好转,强烈的羞涩感让她的俏脸笼上了一层嫣红,想不到自己的初吻竟然被陈霖在这种情况下给强行夺去。

    身后同时传来几声尖叫,却是闻讯赶来的女兵所发出,看到陈霖趴在首领身上,全都以为他正要对斐娜施暴。

    “无耻之徒,竟然敢对我家将军不轨!”

    陈霖还没顾得上起身解释,脑后便被人重重敲了一记,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斐娜温软的怀抱中……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陈霖从昏迷中悠然醒转,只觉头痛欲裂,睁开双目觉着一阵天旋地转,慌忙闭上眼睛。

    耳边传来斐娜惊喜的声音“陈先生,你醒了?”

    陈霖稍微稳定了一下,缓缓睁开双目,斐娜美丽的轮廓在他的视野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冰蓝色的美眸流露出关切的目光,这目光让陈霖感到一阵温暖,同时又感到几分惭愧,因为自己的不良用心,险些让斐娜香消玉殒。

    斐娜当然并不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反而因为手下误打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感到深深歉疚,柔声道“对不起,都是我那帮手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你……”想起陈霖亲吻自己的情景,斐娜的俏脸不禁有些发烧,其实她现在她也搞不清楚陈霖为何采用那种奇怪的急救方法,究竟是真的有必要呢,还是……

    陈霖的笑声打断了斐娜的思绪“在当时的情况下,你已经失去了呼吸的能力,我只能用人工呼吸的方式救你,也难怪你手下的那些女兵要误会。”

    斐娜轻轻点了点头,芳心中却是大羞,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古怪的救人方法?伸手拿了一个软垫嵌在陈霖身后,从床边拿起仍然热腾腾的燕窝粥,柔声道“你的后脑被敲破了,流了好多血,先吃些粥吧。”

    陈霖这才想起自己头上的伤势,摸了摸脑袋,上面已经用纱布包扎了一圈,伸头向床前的镜子内看了看,活脱脱一个日本武士的模样,后脑勺上隆起了一个大包,可以想像那女兵打自己的时候一定用尽了全力,陈霖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斐娜将军,我究竟昏迷了多长时间?”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一天一夜!”

    陈霖点了点头,接过斐娜手中的燕窝,风卷残云的吃了个一干二净,抹乾嘴巴道“现在感到有些饿了,斐娜将军可不可以再给我拿来些食物。”

    斐娜嫣然笑道“没有问题!”

    陈霖虽然头上受了重击,所幸他的颅骨足够坚硬,并没有受到重伤,两天后就已经恢复如常,思维记忆方面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看来不会留下后遗症。不过他乐得留在斐娜的营地中休养,三分伤情装足了十分,直到黑帖尔大帅拆线之日才跟随斐娜返回大营,去给黑帖尔拆除眼部的缝线。

    黑帖尔反复端详着铜镜,几乎不敢相信镜中人就是自己,比起他先前的模样足足年轻了十几岁,原来的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

    斐娜点了点头,悄然向陈霖使了一个眼色,陈霖慌忙躬身行礼,向黑帖尔告退离去。

    斐娜一直将陈霖送到大营之外,临到分别之时,终于忍不住问道“陈先生,有件事我并不明白,大帅对你如此欣赏,为何你还要三番两次的拒绝他?”

    陈霖微笑道“我虽然和斐娜将军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心中已经将你当成了推心置腹的朋友,所以这件事我不妨坦白对你说。如果在那天太子出现以前大帅提出这件事,或许我会答应,可是现在就算我冒着得罪大帅的危险,也不会应承这件事。”

    斐娜秀眉微颦,低声道“你是说害怕将来有一日被大帅连累?”

    ()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