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619章 庆祝

 热门推荐:
    陈霖用剪刀剪断狼渊胸口皮肤上的黑线,然后拿出已经消毒的镊子将黑线逐一夹出,伤口愈合情况良好,炎症已经完全消除。陈霖笑道“狼将军现在觉得怎么样?”

    狼渊挥动了一下手臂,哈哈大笑道“我感到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他穿上灰色丝质银边外袍,走下床榻,做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动,欣喜道“用不了多久,我便可以返回疆场,痛宰那帮蓝德国的野蛮人……”说完停下来喘息了片刻。

    陈霖道“狼将军的外伤虽然已经愈合,可是肺部的功能想要完全恢复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短期内并不适合剧烈运动。”

    狼老夫人亲手为陈霖奉上香茶,笑道“唐先生说得对,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中休养,去战场的事情养好身体再说。”

    司马天峰亲眼目睹陈霖的医术,这种缝合与拆线的最简单动,在他的眼中却是前所未见,他由衷赞道“唐先生真是神医,我还从没有见过有大夫可以像缝补衣服一样缝合伤口,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陈霖淡然一笑,心中虽然仇恨司马天峰到了极点,表面上却仍然装出一副谦虚模样“这只是最简单的手术,没有太多的技术成份在内!”

    手术这个词语司马天峰也是第一次听到,他笑道“原来唐先生不但医术精湛,而且学识渊博,手术这个词语用得的确精妙,手到病除之术,天下间恐怕只有唐先生才能做到!”

    陈霖笑道“学无止境,比我水平高的人世界上多了去了!”

    狼渊大声道“唐先生不必如此谦虚,我狼渊大小战役经历了无数次,身上受过的伤更是不计其数,可是像唐先生这样高明的大夫,我却是第一次遇到。”

    狼勋奇连连点头道“这次如果不是燕月推荐了唐大夫,恐怕你的这条性命很难保住!”

    提起燕月,陈霖的表情突然暗淡了下去,好在众人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他的身上,狼老夫人一向视燕月为女儿一般,想起燕月之死,不由得伤心啜泣起来。

    司马天峰脸色阴沉,看来他对燕月倒有几分感情。

    狼渊看到气氛不对,慌忙岔开话题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伤心的事情还是不要提了!”他为人极其孝顺,生怕父母因为燕月而伤心。

    狼勋奇点了点头道“不错!渊儿说得对,我们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才对!”他转向狼安道“狼安,你去准备酒宴,我要好好的感谢唐大夫……”

    狼渊笑道“爹!我看今天酒宴还是免了吧!”

    狼勋奇有些错愕的望向狼渊“可是……”

    司马天峰站起身来“乾爹,孩儿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我今日来便是为了庆贺我大哥伤愈,顺便感谢一下唐先生。”

    狼勋奇笑道“看来你们几个年青人不愿和我这个老家伙呆在一起。”

    狼渊笑着搂住父亲肩膀道“爹!孩儿在家中已经闷了多日,今日你就让我出去放放风吧!”

    狼勋奇为人极其豁达,大笑着点了点头道“好!你们出去庆贺便是,不过千万不可惹事!”

    狼渊道“爹爹放心,我们绝不会生事!”

    陈霖跟随狼渊和司马天峰出了大门,却见司马天峰的马车早已经停在门外恭候。马车从外表看极为普通,仅用两匹白色骏马拉动,走进一看,方才发现这马儿的稀奇之处,两匹马的头顶都长有金色长角,鬃毛和颈部相接的地方有细密的鳞片覆盖,四蹄之上生有金色长毛,像极了传说中的独角兽。

    陈霖好奇的问道“这两匹马儿叫什么名字?”

    狼渊和司马天峰对望一眼,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狼渊笑道“唐先生果然风趣,这两匹是独角兽,和马儿完全不同。”

    陈霖汗颜道“我自小在乡下长大,从来没见过这种动物!”心中却十分不服气,老子开兰博坚尼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那儿呢,改天弄辆超级跑车来,让你们这些土包子开开眼,他也只是想想罢了,在这个世界到哪里去弄辆超级跑车过来?

    三人登上马车,车厢不甚宽敞,他们三个身材都十分高大,坐在里面略显局促,坐垫全都是棕色的动物皮毛,陈霖摸了摸,异常柔软顺滑,有些像狐狸毛,本来想问,可是又怕被人取笑,只好压下了这个念头。

    狼渊道“帝国对坐骑拥有严格的规定,马匹是供普通的百姓和下级官员使用,独角兽乃是皇族和高级官员专用。”

    陈霖点了点头。

    司马天峰向一旁靠了靠,微笑道“乾爹不喜欢张扬,所以今天我特地挑了一辆最寒酸的车子,唐先生委屈了!”

    狼渊笑道“天峰啊天峰,你为人果然玲珑八面,难怪我爹爹会这么喜欢你。”

    司马天峰微笑着望向陈霖道“唐先生想去哪里玩?”

    陈霖虽然来到帝都多日,可是最多也就是逛了逛市集,对这里的一切还很陌生,笑道“我初来乍到,不知道帝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还是你们主吧!”

    司马天峰的目光又转向狼渊,狼渊哈哈大笑道“帝都最好玩的地方当然要数‘花月坊’,不请唐先生去花月坊转转,怎么能显出我的心意呢?”

    司马天峰笑道“我把话说在前头,今天所有的一切开销全部都包在我的身上!”

    花月坊位于帝都隆德的北城,北城与其他区域相比,是最为清净的一个城区,这里居住的大多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富商官员,相当于陈霖过去世界中的高级住宅区,能够在高级住宅区内开设这种娱乐场所,需要有相当的权势和后台。

    陈霖他们抵达花月坊的时候,刚好是中午十二点左右,街道上很少可以见到行人,陈霖心中暗暗奇怪,这花月坊听起来应该是个,按理说这种场所应该晚上最热闹,大白天来到这里恐怕没有什么玩头。

    座车缓缓停靠在花月坊前,陈霖最后一个走下车去,眼前的情景不由得让他有些发呆,却见前方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路通往白色云石砌成的巨大建筑,每块云石至少要有成吨的重量,有规律的堆在一起,构成一座城堡似的大门。

    这座大门出现在这里,显得有些突兀,非但不能给人以美感,反而让人感到一种心理上的压抑。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