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五百五十章:奶爸

第五百五十章:奶爸

 热门推荐:
    今天凯蒂的反常程度更深,直到夜深还无法入眠,后来竟大喊“叔叔”,这个她在下午见到陈霖时才刚刚学会的新名词。

    于是心疼凯蒂的维多利亚不得不冒昧地找上门来,这样的时间场合实在很不宜两个年轻人独处,方才守卫那暧昧的眼光让她狠不得找条缝钻下去,他们肯定误会了。

    在维多利亚刚将凯蒂抱回水都收养的那会,城中盛传着一种流言,就是这个精灵幼女是维多利亚的私生女,因为收养别人儿女在这个世界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尽管很多人都亲眼看见凯蒂的母亲是在船上被那个凶残地蛆鬼海盗非多利所杀。但另一种说法很快诞生了那个精灵母亲是凯蒂地养母。维多利亚才是其亲生母亲,只是未婚先孕使得她不得不将女儿给她人抚养,所以当时才会奋不顾身地暴露身份。

    至于那次她去长安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生意,还有看望女儿。

    听起来很荒谬,但谣言可畏。尤其是维多利亚这种水都的大名人,很容易便卷入绯闻当中,在民众加油添醋之后,就成了并非不能成立的猜测。至今仍有不少人坚信那是事实。

    当然,这只是莎菲为了破坏维多利亚的名声,而故意散播地流言而已。

    维多利亚一直在小心谨慎地避免旁人口舌,甚至远离一切可能被怀疑的男子,这次为了凯蒂。却不得不找上门来了。估计又会给她造成困扰。如果倒霉点,那刚刚平淡下来的流言。说不定很快又要死灰复燃。

    不过当维多利亚见到凯蒂甜蜜的笑容时,又觉得怎么样都是值得地。为了补偿,她把自己的爱全心全意地投给了小精灵,将其看成自己的亲女儿那样疼爱。

    看着凯蒂张开的小手。陈霖笑道“没关系,我也很喜欢凯蒂的。对了,能抱抱她吗

    “当然可以。”维多利亚将凯蒂放到陈霖地手臂当中。小精灵又开始得意地卖弄着她刚刚学会地新名词“叔叔,叔叔!”

    “呵呵,凯蒂真乖!”

    看着两人融洽的样子,维多利亚心中满是疑问。有个问题一直在困惑着她,为什么那么怕生地凯蒂,见到陈霖后却一反常态呢?甚至在那么晚了还得非见到他不可。

    幼儿的记忆是懵懂的,然而对于善恶的触感却是分外敏锐,当日陈霖曾在暴戾地非多利手中救过她,所以凯蒂对这个人有着别人无法觉察的亲切感。

    当然维多利亚想不明白,她忍不住道“丹尼斯大人,之前你与凯蒂是否见过面?或者,你与她已故地母亲认识?”

    她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凯蒂的母亲是长安人。而陈霖在来到阿卡林之前同样在长安帝国。

    陈霖摇头道“不,我们素未谋面,大概是我比较有孩子缘吧,哈哈。”

    “是这样吗么?”维多利亚半信半疑,她仔细大量陈霖半晌,一个似曾相识地影子跳上心头。然而维多利亚很快地将之否定了,因为二者的身份相差实在太大。

    陈霖逗着怀里的小精灵道“维多利亚小姐,收养了小凯蒂之后,听说你承受了很多的流言蜚语,这不会对你地感情生活造成影响吗?”

    维多利亚纵肩道“无所谓了,反正我打算将毕生精力都放在牧场上,希望千里牧场的辉煌一直持续下去,这是父亲的遗愿。”

    陈霖皱眉道“噢,那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当一个女强人也不容易,因为得放弃很多东西。

    看着精神奕奕的凯蒂。维多利亚烦恼的道“打理牧场我倒不觉得怎么样,倒是凯蒂让我伤透了脑筋,你看她那么晚还不愿意睡,平时也是这样,我想这对小孩子的成长很不利。”

    “你应该用些别的办法去哄,她才会听话。”陈霖笑着哼起了小调

    “我是你最温暖的安慰

    爸爸轻轻守在你身边

    你别怕黑夜

    我的宝贝不要再流泪

    你要学着努力不怕黑

    未来你要自己去面对

    生命中地夜

    宝宝睡好好的入睡

    爸爸永远陪在你身边

    喜悦和伤悲

    不要害怕面对

    勇敢我宝贝……”

    轻柔的催眠曲在房间中飘荡,原本打闹着的凯蒂,眼皮渐渐沉重,最后趴在陈霖的臂弯中。甜甜地睡了过去。

    维多利亚呆呆看着陈霖,这个传闻给她留下的印象只有风流评价地男人。此刻他的脸上充满了温柔。

    父爱,原来也是充满了光辉的。陈霖令维多利亚想起了已逝的父亲哥拉底瓦,那位慈祥可靠的男人。与凯蒂一样,小时的维多利亚也害怕黑

    父亲总是陪在床边,用那种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直眠。

    陈霖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我的方法还不错吧?”

    见到维多利亚迷离的眼神,陈霖奇道“嗯。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维多利亚回过神来,她地脸红了。因为方才一直出神地盯着对方,这令她感觉很不好意思。

    “丹尼斯大人,能否请教你一个问题?”

    “当然可以,维多利亚小姐,请你说吧。”

    “方才你唱的歌,叫什么呢

    维多利亚很奇怪,她从来没听过这首歌。歌曲地旋律有催人入眠地作用,然而维多利亚可以肯定并非催眠师的技能。因为她没发现任何地力量波动。

    请催眠师让小孩子睡觉是不太好的,因为他们会伤害到幼儿尚且脆弱的大脑,这是大陆上的尝试,所以维多利亚一直对凯蒂的睡眠问题深感烦恼。

    “哦,那是摇篮曲。”陈霖在回答的同时陷入了回忆。

    维多利亚点头道“很特别,也很温馨,是你自己创造的吗?”

    “不,我母亲。一个教会了我如何变得坚强的人,不过……我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

    虽然从没听说过鼎鼎大名的曙光统帅还有一个养父,但维多利亚还是难过的道“我很抱歉。但他一定是个伟大的人。”

    “对。”陈霖点头道。

    一时间两人无语,因为他们均想起了已不在这个世界上的父母。

    维多利亚先打破了沉默“丹尼斯大人,你能把这首摇篮曲教给我吗?”

    陈霖点头道“当然没问题,明天我就去录个声音卷轴。”

    维多利亚喜悦地道“太感谢了。丹尼斯大人。”

    如果她能学会这首有催眠作用。却又并非使用力量直接刺激脑神经的歌谣,那么以后哄凯蒂就容易多了。

    “我想我得回去了,真不好意思,那么晚了还打扰你。”

    “没关系。”陈霖说话的同时将已经熟睡过去的凯蒂递过去,然而在两人换手的同时,凯蒂被惊醒了,然后哇哇的大哭起来,并死死地抓住陈霖手臂,显然她并不想走。

    陈霖不得不哼起那首摇篮曲,才把她再次哄入睡。只是在换手时,小精灵又一次的醒了过来,哭得比方才更厉害了。

    三番四次之后,陈霖与维多利亚满头大汗,像初育小孩的新父母。

    最后维多利亚无奈地道“丹尼斯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在录好摇篮曲之前,今晚能否让凯蒂睡在这里?”

    “啊!?”陈霖张大了嘴巴,因为他知道哄小孩并不是哼首歌那么简单。要做的事情还多得很,尤其是在夜晚。比如她饿了。或者尿床,还有其他无法预测的原因,都可能让大人忙碌整晚。

    他可没有相关经验,到时若出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

    “当然,我也会留在这里,好好地照顾她。”维多利亚地俏脸犹如天边的彩霞,因为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半夜请求留在一个并不算太熟悉的男子房间里。而且,那个男子还是独自居住。

    只是凯蒂方才的啼哭让她实在太心疼了,看着熟睡的小精灵,维多利亚实在不忍心再次将她从美梦中惊醒,她也很少看到凯蒂有睡得如此之香的时候。

    “这个……”陈霖不知如何是好,他顾虑地不仅仅是无法照顾凯蒂那么简单。

    如果让人知道维多利亚半夜来到自己房里,然后直到天亮才回去,那么问题可就严重了。

    维多利亚几乎是哀求地道“我知道这是一个很让你为难的请求,但丹尼斯大人,你是个有爱心的人,一定会答应的,对吧?”

    “嗯,好吧。”陈霖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维多利亚小姐,但我得提醒,对你而言,这会是一个很愚蠢的决定。”

    维多利亚当然明白陈霖的意思,她坚定的道“不,我不这么认为,只要是为了凯蒂,我所做的任何决定都不会后悔。”

    对于一位伟大的母亲的请求,你还能拒绝吗?至少陈霖不能,于是他只能充当一次奶爸了。

    两人住在同一套房地不同房间中,因为凯蒂半夜随时会因为肚子饿了而醒来,到时维多利亚得在第一时间过来照顾。

    当陈霖将凯蒂放在床上睡着时,厅外的通信器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凯蒂被吵醒,又大哭了起来。

    陈霖深深体会到了为人父母难处的同时几乎要抓狂了,又是哪个家伙在深夜来骚扰自己?

    接通通信器,听到的是守卫无奈的声音“丹尼斯大人,格蕾琳小姐到访,不,确切点在我报告的时候,她应该已经进入你的别墅了。”

    维多利亚刚刚和衣睡下,就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还有凯蒂的啼哭。

    现在凯蒂就是维多利亚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了,所以她几乎是跳起来去开门。

    门外是多次被吵醒,无法得到睡眠而哭过不停的凯蒂,以及手忙脚乱的陈霖。

    “快,快,你先照顾一下她!”陈霖将凯蒂递过去,然后他却没有走,而是直勾勾地盯着维多利亚。

    由于是仓促间做的决定,维多利亚没有带睡衣,陈霖所在的别墅里准备的只有男性睡衣而已,较为宽大,维多利亚虽是高挑,还是不太合身。

    维多利亚很快注意到了陈霖别具意图的眼光,连忙转过身去。

    被发现,陈霖尴尬地干咳了两声“事出突然,我也没办法,不好意思了。”

    维多利亚整顿一下思维道“有什么急事吗?”

    陈霖无奈的道“是的,你的妹妹格蕾琳小姐到访。”

    “格蕾琳?”维多利亚吃了一惊,她当然了解格蕾琳的个性,是个极度性急的女孩,尤其是涉及药师相关的事情时,更是非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以前她的老师,就经常被半夜叫起床来。

    “丹尼斯大人,别让让她知道我在这里,否则的话可能会对你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我知道,你先呆在房里吧,在我进去之前,请不要出来。”

    言罢陈霖急匆匆地安排好维多利亚两母女之后。走出客厅,大门被敲得乒乓作响。

    格蕾琳原本就不是一个懂得什么叫失礼的人,在她的生命里,只有药物,以及研究。

    陈霖去将门打开,格蕾琳见到他高兴的道“太好了,陈霖,你还没睡着。”

    陈霖暗骂“我去,就是睡得再熟。只怕也得被你吵醒了。”

    “嗯,那么晚了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话虽如此,格蕾琳脸上却看不到一点不好意思地表情,她兴冲冲的道“原本我想等几天,等到你有空之后才过来请教的,但我实在太兴奋了,躺在床上一直都睡不着,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

    陈霖闻言差点没摔倒。小姐啊,说话时能否表达清楚点,这样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

    格蕾琳当然没有意识到话中的语病“于是我立刻爬起床,过来找你,你不会介意吧。”

    陈霖很想说老子非常介意,但最后还是说不出口,面前这个女药师虽然整一副科学狂人的模样,但再怎么说也是个清秀的美女。美女的要求,陈霖一向是不好拒绝地。

    “当让不会,格蕾琳小姐。”说话间陈霖已给她冲好茶。

    “谢谢。”格蕾琳道“噢。对了,陈霖,有些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

    “哦,什么问题?请说吧,格蕾琳小姐。说不定我能给你一点帮助。”

    “真的吗?那我就直说了。”格蕾琳略显为难的道“听说你喜欢乱扔臭袜子,衣服总是好几天才换一次,睡觉时还会流口水。除此之外,在学院时还经常在窗口哼……,嗯,唱小曲挑逗女同学……”

    格蕾琳说到此,还情不自禁地瞄了陈霖一眼,验证最后一句话是否属实。

    陈霖差点没晕过去。这一系列罪状是当日他到水都时,为了某些原因而故意诋毁自己的。

    格蕾琳红着脸道“这些,都是我听你的一位很熟的同学的姨妈的哥哥地儿子家的笨笨鸭宠物的好朋友的主人的表兄说的,他的名字叫贝亚特。”

    贝亚特整是陈霖当日在水都用的名字,没想到那一连串的关系格蕾琳还记得那么清楚,看来她真的很崇拜自己。

    为了不毁灭一个纯真少女地偶像梦,以及破坏自己形象,陈霖干咳两下否定道“当然没拿回事,都是谣言。”

    格蕾琳拍手道“太好了。我就知道,陈霖你不是那么变态的人。”

    她只要听到否定的答案就好。不管是否谎话,这样心中拿个光辉的形象就能永远存在。

    陈霖心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老子正是那么变态的人。

    以上的那些恶行虽然有夸大其实地成分,不过其中大部分确实都是事实。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谈下药师相关的东西吧,近来我在炼一种增强宠首免疫力的丹药,但是遇到了点问题……”

    不得不说,格蕾琳也是一个勇于创新的天才药师,在药学上的见地,与陈霖一拍即合。原本色狼只是想随便敷衍了事,然后打发她回去,但聊着聊着便不自觉地投入了其中,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直到他卧室旁的门被打开,啼哭声中止了两人的交谈。

    格蕾琳一脸的愕然,为什么陈霖的房间里,会有小孩地哭声。

    维多利亚随着哭声走出来,满脸通红的道“丹尼斯大人,凯蒂饿了。”

    她在房间里等了很久,陈霖始终没有来敲门,直到小凯蒂因肚子饿而醒来,哭个不停,而房间里却没有任何能让她充饥的食物,所以心疼爱女的维多利亚不得不打开门求助。

    此时的格蕾琳已不是吃惊那么简单了,她的嘴巴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鸭蛋“维多利亚姐姐。”

    惊诧过后的格蕾琳,眼中剩下的全都是暧昧“你们……”

    任何在遇到这样的场合,恐怕都会有所想法吧。

    况且维多利亚之前还有过私生子的传言,她深夜跑到一个男子房中睡觉,还带着小凯蒂,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陈霖就是维多利亚姐姐的情人,凯蒂的父亲?那未免也太巧了吧。

    原本格蕾琳还不相信传得沸沸扬扬的留言,现在却不由得她不信了,事出必有因。

    陈霖与维多利亚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知道,我知道。”

    话虽如此,但两人从格蕾琳的眼色中知道方才的辩解是白费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