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421章 必死的觉悟

第421章 必死的觉悟

 热门推荐:
    牛人战士的身体站得像标枪一样笔直“城守大人请您放心,我凯凯以战士的称号誓,同样的事情绝不会再出现!”

    此刻地他说话声音洪亮有力,流畅自如,与先前有着天壤之别。

    陈霖知道他已恢复,虽然上的创伤还没痊愈。至少精神已再度强大,获得勇气与坚定的信念了。对于一名士兵来说,这是非常重要地。

    他面露微笑道“很好。”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在又安抚了数队见到的士兵之后,不知不觉间,陈霖已来到了盆地脚下,然而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身后一名森林之主族魔骑士哨兵忙道“城守大人,这是最前线的一个哨岗了,前方的茂叶大树林是出军团控制的地带,可能潜藏着未知的危险因素,为了您的安全起见……”

    陈霖微微一笑道“无妨,我只是随便走走,不会离开营地太远。”

    魔骑士闻言不说话了,况且陈霖初至米其斯便独挑副城守手下三员得力大将,并且闪电般获得胜利之事早已传遍整个军营,士兵们均知道这位新城守有着深不可测的惊人实力。

    陈霖慢慢地踱进前面地茂叶大树林,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来这里,毫无道理的,他想找个远离人群的地方,自己一个人静下来,思考些问题。

    这片树林的主体是乔岚,一种叶子比蒲扇还大,并且非常密集的植物。它们完全遮蔽了上方的空间,树林里的人根本无法看到夜空,以致显得分外漆黑。

    无数粗大的蔓藤缠绕在树根下,靠掠夺的方式生存,它们让树林更具隐蔽性,没人知道在蔓藤里,在树上,在岩石背后会否埋伏着一只或一群凶狠的魔兽,随时窜出来,将送上门来的猎物撕成碎片,然后吞下肚子。

    “哗啦!哗啦!”巨瀑盆地那些大瀑布从高空落入深潭所声音振聋聩,大大地妨碍了人的听觉灵敏性,但对于主要靠敏锐嗅觉现猎物的魔兽来说,却没多大的影响。

    诸多不利的因素综合在一起,这确实是块潜藏着未知危险的区域,虽然面积很大,但军团还是不得不无奈地放弃,而选择后面的巨瀑盆地作为据点。诞生于自然的魔兽,在密林中的优势,无疑要远胜人类。选择在此防守的话,是一件愚蠢到可以说是自取灭亡的事情。

    不过,如果树林里真的出现魔兽伏击,陈霖倒是求之不得,到时会被撕成碎片的绝不会是自己,而是那些魔兽,满怀郁闷的他急需出气筒。

    一直走进树林数百米,都没有遇到伏击,陈霖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停了下来,再往前就有些不智了,要知道此次暴动的魔兽中卧虎藏龙,若遇上大阵仗的埋伏,即使是他,也会很麻烦。

    刚欲找块青石坐下,此时陈霖却听到了隐隐的泣声。

    很轻,若有若无,但拥有强大灵力的陈霖,听觉灵敏远胜他人,还是捕捉到了,顿时警惕起来。

    半夜在危险的无人密林中啼哭的,是人,还是什么?

    想起以前在海猎时碰上的诡兽蛙啼以童哭之声吸引富有同情心之人,并将之吞噬的陷阱,陈霖便有些凛然。

    不过蛙啼的哭声是完全与孩童无异的,而如今所听到的,分明是成年人,而且似乎还是位男子。

    略为踌躇,陈霖还是打算去一探究竟,因为哭声传来的位置离此似乎并不远。

    展开轻身术,几个起落之后,哭声越来越清晰了。陈霖脚下度加快,很快地,他就见到了一团模糊的黑影,跪倒于地,脸朝东南,同时也是天地峡谷所在的方向。由于密林实在太黑了,而且他与陈霖背对,看不到面容。但看背影应该是人类无异,陈霖暗松一口气。

    黑影显然也有着不俗的实力,尽管陈霖行进的轻身术颇为高明,几乎没出什么声响,但在近距离之下,还是被感应到了。

    带着吃惊他当即从地上跳起来,并且以最快的度取过背负的弓箭,但当他欲张弓瞄准时,却赫然记得自己只剩下一条胳膊了。

    灵力运转出蓝幽幽的光芒,在这片被无边漆黑所笼罩的密林中,尤其的显眼,同时也将其主人的脸清晰地映照出来。

    陈霖惊讶道“察达米罗?!”

    正是弓箭手总指挥察达米罗,独特的饮血弓,蓝色的冰灵光芒,那在惨败中失去的一臂,都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城守大人?!”察达米罗同样惊诧,因为他也绝没想到,陈霖竟然会到这里来。

    他的脸上尤且带着泪痕。虽然身为米其斯弓箭手会长地儿子,但察达米罗并没有大多数公子爷软弱的陋习,因此目睹此景的陈霖很是吃了一惊。不过当他看到察达米罗右手那空荡荡的袖子时,便明白了。

    如果失去一臂地是战士。魔法师,魔武士,盗贼,猎人,刺客,神官,牧师,召唤师,修魂者,催眠师。结界师……,任何一种职业情况都没那么糟糕,大6上甚至不乏著名的单臂骑士。然而察达米罗偏偏是弓箭手。

    对于弓箭手来说,他们的手臂和生命一样重要。失去一臂的弓箭手,可以说已经废了。察达米罗的弓箭手生涯,很可能会就此划上句号。这对一位曾经拥有着足以自豪出色武技的战职者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浓烈的酒味传到陈霖鼻中。他现地上还有一大堆的酒壶,想是这位失去了一手,同时也失去了自信与前途的年轻弓箭手欲靠酒精来麻醉自己。

    陈霖暗叹一口气。为这位天才的陨落而感到深深地惋惜。

    蓝光从察达米罗身上散去,一方面因为对方并非敌人,但更重要的是,有些男人不喜欢让别人见到自己的眼泪,察达米罗便是其中之一。

    陈霖不知说什么安慰他才好,因为什么安慰地话似乎都没用。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站了一会,察达米罗忽然道“城守大人,你一定认为,我是为断了一臂而伤心欲绝是吧?”

    (本章完)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