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348章 化石

 热门推荐:
    事实上陈霖也并不知道这位打扮朴素,其貌不扬地老家伙是圣言祭司,当初晚会主持人做介绍之时,陈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女宾客身上了,名字还是后来询问的,只道他是个普通的老头子,所以行为极其猖獗,见华史的眼睛依然还没睁开,他低声嘀咕道“化石就是化石,人如其名。”

    可能是华史并没听过这个名词,又或者是他胸襟广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连个“是”字都不说了。陈霖觉得很无趣,终于彻底放弃,将过剩的精力都转移到过往侍者的食物饮料中去,边大吃大喝边看着舞池中渐入佳境的男男女女们,更是倍感无聊。可惜晚会又不能中途退场,否则是很不给主人面子的行为,而举办的是水都官方,陈霖自然不能不卖帐。

    对于男人,陈霖自然是没什么兴趣的,所以他的目光大多是落在场中的女宾身上,其中最吸引眼球的又莫过于维多利亚与莎菲两姐妹,姐姐维多利亚一套天蓝窄身高腰晚礼服,高雅成熟,作为千里牧场最有可能的下任继承者,邀舞之人自然应接不暇;而莎菲则一改白日间骑士的爽凛打扮,着上了套鲜红短裙,随着音乐声翩翩旋转,美好身段尽显无遗,英气逼人。由于她艳若桃花,又来者不拒,所以成为了场中的焦点,风头甚至盖过了维多利亚。

    据陈霖了解,维多利亚的父亲,千里牧场的场主哥拉底瓦是夜叉族之人,而母亲阿普尔妮则是位精灵。夜叉族与精灵的结合在大6上非常罕见,因为多出魔法师人才的精灵族被认为是拥有高贵血统的种族,向往和平的他们很讨厌骨子里充满着争强好斗之血,且喜以暴力解决问题的夜叉,同样夜叉族也对身体素质孱弱的精灵存在着强烈的排斥感,如果两者结合的话,双方都会遭遇各自种族的唾弃,尤其像哥拉底瓦与阿普尔妮这种原本就在各自种族有着一定名气的人更是如此,不过他们最终冲破重重障碍走到了一起。

    王者之界史上并不多见的种族结合产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维多利亚继承了父亲哥拉底瓦夜叉族的外表特点,事实上她最终却成为了一名体质出众的出色魔法师,莎菲从表面上看去完全是位精灵,然而理应成为魔法师的她却于骑士方面有着优秀的天赋,魔法水青反没达到那个层次,毫无疑问这是拜夜叉族的血统所赐;至于格蕾琳,则完全是两个种族的混合产物,拥有夜叉族的黑头黑眼珠,以及精灵细腻洁白的肌肤,耳朵远比一般种族尖长,却又比不上精灵。在素质方面,她没有与两位姐姐那样偏重其中一种,而是达到了平衡,不相上下。更出人意表的是格蕾琳可称得上天才的药师天赋,药物认知度与微感度数值都接近两千。她对这方面也特别感兴趣,最终没有选择魔法师或骑士,而是违反常理地以药师作为正职,更是在小小年纪便已进入宗师级的殿堂。这三朵姐妹花,也成为了水都的一大亮点,为民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奇怪的是,陈霖却没在舞池中现格蕾琳的身影,根据两位姐姐受欢迎的程度看来,她应该不会逊色多少才对。陈霖带着好奇在整个礼厅中扫视了几圈,还是毫无所获。就在陈霖以为这位曾在初次见面就对自己无礼的跳脱女孩早早退场时,身后传来了冷冷的声音“原来不止是个陈霖,笨蛋,还是个饿鬼啊。”

    陈霖吓了一跳,那种充满嘲讽的口气让他当即猜到了是谁,转过头去,果然看到格蕾琳正脸带讥笑看着自己。

    陈霖不以为意,放下手中的盘子,随手用礼服的衣袖擦了擦嘴巴,将一块蜜糕沾上点果浆,然后递过去“格蕾琳小姐,要不要试一下,味道很不错的喔!”

    “喂,任何人都知道蜜糕不是粘着果酱吃的,拜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格蕾琳先是纠正陈霖的错误,然后恶心地指着那缺了一小角的蜜糕“再有,有人会把自己吃过的东西给别人吃的吗?”

    陈霖愣了下,咧嘴一笑“是哦,有道理,你真聪明,这都能想到。”

    “拜托,这还是常识好不好?”格蕾琳几乎要晕厥了,同时她现这个人与姐姐维多利亚说描述的完全相反。

    格蕾琳与姐姐维多利亚的关系一向很好,在听说其归途经历中遇险,有这样一个原本并不显眼,却突然了出并秒杀非多利,凭借果断英明领导众人脱困,轻易看穿自己的身份、天衣无缝计划的奇怪强者出现。鲜少会夸赞别人的姐姐维多利亚却赞不绝口地称他有多么冷静,聪明,思维敏捷,考虑周全,然而此人只是位d级的魔武士,引起了小孩心性尚未全消的格蕾琳浓厚兴趣,于是打算前来看一下陈霖否真的有那么神奇,不过结果却是大失所望,除了现大堆缺点之外一无是处,格蕾琳实在很难想象自己能干的姐姐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位陈霖,笨蛋,饿鬼赞赏有加。当然,除此之外,她还有着别的目的。

    “呵呵,格蕾琳小姐,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只是和你开个小玩笑而已。”陈霖将手中的蜜蒉糕收回来,放到口中大嚼,虽然食物不怎么样,不过完成任务后的他心情实在不错。

    “开玩笑?”格蕾琳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这个玩笑并不幽默。”想到刚才居然还认真地教训他,格蕾琳就无比的气愤,并且觉得陈霖的演技实在是够逼真。

    陈霖不理会她因郁闷而几乎扭曲了的玉脸,微笑道“格蕾琳小姐,请问一下,我们先前见过面吗?我是说,在我到贵地之前。”

    格蕾琳的脸开始板得像华史那样,回答同样简单“没!”

    “那么,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好像对我深怀恶感那样。嘿嘿……”

    “因为我讨厌色迷迷的无赖!”格蕾琳倒也直接,不留一点情面。事实上她的理由并非完全口对心,更重要地鲜少对药物以外东西感兴趣的她难得对某人满怀期待却最终大失所望。

    (本章完)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