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276章 醋意妒火

 热门推荐:
    或许是老板的祈祷起了作用,又或者辛迪娅根本不想多管闲事,于是当亚夜不存在般,径直从她身旁过去了。

    若果是平日,被辛迪娅这样藐视的话,亚夜肯定又得恼愤一阵子,然而此时却大大松了口气,因为辛迪娅正眼都没瞄下陈霖,说明了二人间应该并无什么。当见陈霖目光尾随着辛迪娅远去的影子,醋意又生,只是不好当众发作。

    陈霖见目光收回来,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亚夜是个不大懂得说话地莽撞女子,一不小心怕是又要说错什么,到时若是风言风语传到龙王耳中。那可大大不妙,倒霉点的话甚至得人头落地,就是大罗天仙都救不了,于是道“亚夜小姐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如到我府上再谈。”

    亚夜毫不犹豫的道“好!”

    两人一同下舟,到了人少之处,亚夜掐了他手臂一把,压低声音道“黑脸鬼。你说,你为什么和辛迪娅在同一只船上?”两人见面时的惊喜,此刻都被醋意压过去了,想起刚才陈霖看着她背影地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陈霖就是在外面逢场作戏,胡天胡地的话,她都不会管,然而涉及到辛迪娅时就小气得过分了。

    陈霖被她掐得生痛。倒抽了口凉气,无奈的道“大小姐啊,我是和特顿拉斯地其他男官员一起过来地,哪里知道她也在这里呢?”

    亚夜嘟囔道“谁知道你有没有骗人,见到我也没半点的喜欢。是不是在外面整天风流快活,早将我给忘了,亏我还整天想着你呢。”亚夜说着说着眼就红了,一个月地相思之苦迸发。多直爽大方的女子。在被爱情感染之后都会变得多愁善感,此话诚然不虚。

    陈霖匆匆忙忙周旋于二女之间,只担忧会否被看破,见面时确实没表现出什么惊喜。见她潸然欲泣之样,忙哄道“刚才在其他人面前,当然要做下样子了,我怎么会不想你呢?全天二十四小时都记挂着啊,就连吃饭睡觉洗澡上厕所都不例外。”

    亚夜“哧”地一声就笑了“你上厕所也想我干什么呢?恶心死了!”

    陈霖见雨过天晴。大大松了口气“我们回去再聊,这里不安全,你父亲的耳目可灵通了。”对于龙王无孔不入的信息网,他一直都很忌惮。

    亚夜没再发小姐脾气,顺从点头,陈霖似是想起什么“我先回去和其他人说一声,再怎么说现在也是个官员了,有些礼仪是失不得的。”

    “当这个鸟官还真麻烦!”亚夜不耐道“你快去快回。别让我久等了!”

    陈霖笑了下道“还不是为了你嘛。我若一辈子都是个商人,就算再成功都好。你父亲都不会答应咱们的好事,你也知道他的个性对吧?”

    当然陈霖并非真的是和其他人告辞,这原本就是个谎言,但他得确保今晚之事不传出去,因为亚夜无意中透出了点滴迹象。

    “雅夜缠绵”的客人多多少少有点身份,不过就数陈霖最大,监督使地召集谁敢不从,于是齐齐集合到船舱中。

    看着一道道疑惑的目光,陈霖干咳一声道“各位同僚,你们也知道,这个,以前亚夜小姐身体上有些难言之隐(飞机场),而我刚好能帮她一点小忙。不过大家都应该清楚,这是女子的难言之隐,她并不想然其他人知道。所以,今晚的事谁若是谁要是一不小心传出去了的话,不管是贪杯坏事还是其他原因,哪天亚夜小姐要是突然出现在他门口,到时可不能怪我没提醒!”他说到最后,声音已转厉。

    众人闻言生怕惹祸上身,均惶恐地猛点头“不敢!不敢!”

    其中一位骑士最机灵,将骑士精神中地诚实丢到了九霄云外“丹尼斯大人,我们今晚一直都在吃东西,怎么会看到亚夜小姐?亚夜小姐身份娇贵,又怎么会在特顿拉斯这样的小地方,大家说对吧?”

    众人一齐应是,陈霖满意地点点头,看方才发话那骑士职业服饰等级并不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骑士恭恭敬敬地回答“大人,我是城中守卫军第十六小队的副队长尼古拉希。”

    尼姑拉稀?陈霖一征,拍着他肩膀道“名字虽然怪了点,不过人看来是很有前途的,对了,刚好过几天第二十五小队地正队长卢克因故需离职,我和罗伯特大人说下,看看能否调你过去吧。”

    尼古拉稀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谢,谢谢大人提拔!”有监督使亲自出马,在城中最顶头的上司罗伯特说好话,这桩好事自然是十拿九稳的了。

    其他人闻言也艳羡不已,之恨自己为何不抓紧大好机会,一句话就可以少奋斗几年了。

    陈霖也大为爽快,做官原来也是很爽的,随便就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前程,在众人行礼中悠然地离开。

    府中众女早已见到亚夜,只是她一到就匆匆抱了啸天狮跑出去找陈霖,甚至顾不上说两句话,再见面后自然免不了亲热一番。待得安寝时,自然也都让给他们二人独处,好好互诉下相思了。

    亚夜今天的事还耿耿于怀,躺于床上温存一会又旧事重提“黑脸鬼,走之前你为什么要死死盯住那个辛迪娅,好像要把她吃了似的?你们天天同堂共事,又是邻居,想是已经近水楼台了罢?”

    陈霖对打翻醋坛子的龙女最为头疼,话说回来,他确实想近水楼台,只可惜一直都没有成功而已。翻了翻白眼道;“你看人家方才根本睬都不睬我一下,又能又什么关系了?”

    亚夜想想也是,不过还是不忘警告一句“你要是和她又什么,我就把你给阉了!”

    陈霖苦笑道“夫人,那样地话你岂非得守活寡?”

    亚夜“哼”了一声道“没关系,你不是常吹嘘自己功夫如何了得吗?”

    陈霖邪魅的一笑,说道“好,这就让你见识一下。”

    (本章完)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