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六十四章:暗杀

第六十四章:暗杀

 热门推荐:
    貂蝉和林菱住在长城军事营地中,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三天,貂蝉带着林菱走遍了这个地方,也让林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战争。

    其实两人来找花木兰,说起原因,是林菱杀了一个人。

    慕容公子。

    慕容公子是秦国咸阳城城主的小儿子。深得城主喜爱。

    此次被杀,震惊全城。城主震怒,杀了在场的百姓足足有上百人。

    为的,就是问出林菱的下落。

    深知惹了祸的林菱,连忙去找自己的师傅貂蝉,貂蝉听了也没说什么,带着林菱来到了秦国边境,花木兰的地盘。

    花木兰和貂蝉是多年的好友。

    好友有难,花木兰自然鼎力相助。

    “慕容横,咸阳城的城主,人如其名。横行霸道,武力深厚。是始皇帝嬴政身边数一数二的红人。不过,这也没什么,我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婵儿,你的妹妹菱儿待在我这里,最安全不过了。”

    花木兰是这样说的。

    这一日夜里,貂蝉前往花木兰的营帐商议要事。

    貂蝉看到营帐周围,没有一个士兵把守,心中奇怪的很,走到营帐门口,眼神一凛,现了营帐里面的异样。

    有谁下了毒。

    貂蝉瞬间戒备,想从怀中摸出匕,却突然想起自己的鱼肠匕送给了一个人。

    只得是捏了捏自己的手骨,露出了锋利的爪刃。

    帐中的情形让貂蝉大吃一惊。

    帐中烛火通明透亮,光影飘摇。只见正中有一个很大的半人高浴盆,花木兰正坐在浴盆里,露出一张神情肃穆的秀脸,一双原本明亮的凤眼中透出疲惫的神情。

    在她的周围正撑着一片晶莹近乎透明的水幕,在水幕的外面有三个蒙面的黑衣人三方站立,不停挥舞着手中的匕划向水幕。每一下都出“哧哧”的声响,把水幕划开一个口,但那开口的周围马上围上一层水气,接着水幕便恢复原状。

    “双修者!”看到匕上出现的吞吐不定的蓝色火焰,貂蝉吃了一惊。

    怪不得那些士兵都不见了,原来已经被人做掉了。但这些家伙是怎么潜入戒备森严的大营的呢,并且能准确的找到花木兰的所在。貂蝉的秀眉轻皱。

    原来正当花木兰泡在热水里时,三个双修者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仓促之下,身无寸褛的花木兰只有结起水之结界,将三个不之客挡在水幕外面,希望他们知难而退。

    花木兰并不擅长魔道术,武器也不在身边。可前来暗杀的三个人,竟然是武道和魔道双修的巅峰死士!如果不是花木兰刚好在水中,利用一大桶的水撑起结界,那后果真的不可想象。

    看到花木兰结成的水结界正在不断的缩小,貂蝉暗自心惊。在大6上,像这样的双修者并不多见,因为只有天赋很高的人经过严格的锻练,才可以成为双修者。因为他们具有高明的武力和可怕的魔道禁术,所以在暗杀行业里有着极高的名声。

    一般说来,一个双修者就可以很好的完成任务了。在这里一下子看到三个,说明他们对花木兰的重视。但花木兰的表现也说明她的确不负最强战神的称号,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中剧毒,手无寸铁,极其被动以一对三,还能支撑这么长时间。

    眼看花木兰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水幕后面的她粉脸苍白,光洁如玉的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那双明亮的凤目中,更是神光暗淡。那水幕看起来是摇摇欲坠了。

    不过主攻的那三人的精力看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个个气喘吁吁,挥剑的手变得沉重起来。不过看到希望的他们还是努力挥动手中的匕。毕竟场面上是他们占优的。

    貂蝉右手从怀中取出葬花谷的致命毒物,桃花葬。将这些粉末捏在手里。

    人只要触碰到一点这种毒物,浑身便会奇痒无比,生溃烂,不一会儿便会化成肉屑,随着风儿飘散。

    一缕淡淡的粉尘开始在帐中扩散。渐渐的,疯狂挥动匕的三人无不突然感到身上的疲劳感在加深,同时身体上传来一种异常酥麻奇痒无比的感觉,不由得慢下了挥动匕的手,剑尖上的青色火焰也消失了。

    貂蝉慢慢地从营帐外面走了进来。

    冷冷的看着这三个黑衣人。

    “婵儿……”花木兰虚弱的叫了一声,水结界由于精神力不足,瞬间便消失,貂蝉见状,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了花木兰。

    “啊!!好痒!”

    那三个黑衣人忍耐不住,痛苦的叫了起来。

    “木兰,这是怎么回事?”貂蝉看着花木兰这个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心疼。

    “你中毒了。”

    貂蝉神色凝重,瞬间从怀中取出一颗不死草,塞到了花木兰的嘴里。

    “婵儿你……我不能吃……”花木兰深知不死草的稀有,见状,连忙推辞。

    “给我吃下去,木兰乖。”身中剧毒的花木兰哪里反抗的了貂蝉,整棵不死草被貂蝉强行塞进了嘴里。

    这时,无力的坐在地上的一个黑衣人,吃力的捡起匕,狠狠向貂蝉刺来。

    这时心火正旺的貂蝉,反手就是一挥,血光乍现,黑衣蒙面人的脑袋稀里哗啦的滚落,被爪刃切成了五瓣。貂蝉一不做二不休,挥着爪刃就砍掉了第二个蒙面人的脑袋。最后一个蒙面人看到失去抵抗力的同伴被人这样砍掉脑袋,不由尖叫起来。

    看着这个可怕的女人右手滴着血向自己走来,脸上杀气腾腾。偏偏自己又全身乏力,她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惧意,拼命的摇头,想往后退缩。

    这时花木兰睁开眼,叫了一声“留一个活口,问口供!”她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倦意。

    貂蝉嗯了一声。

    然后把那个蒙面人提到花木兰的跟前,坐到了花木兰的身边,给她治疗剧毒。

    花木兰对那个蒙面人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见那个蒙面人拒不回答,貂蝉眉头一挑,用爪刃挑下她的蒙面巾。

    “还是个漂亮的小狐狸。”貂蝉眼神一凛,只见这个女孩长相十分清秀,柳眉大眼,薄薄的小嘴,尖尖的的下巴。女孩倔强的看着他,仍是一言不。

    貂蝉用还在滴血的爪刃在女孩的脸上晃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你很漂亮。但不知道把你的鼻子割掉后,你还会这么漂亮吗?”

    女孩秀丽的脸庞抽搐了一下,先前貂蝉的残酷证明了他的话绝对不是说着玩的。想到自己的秀丽脸庞上没有了鼻子,那种情形让人不寒而栗。这时,叶貂蝉的剑尖已经伸到了她的鼻尖。感到到一丝寒气,不过……

    女孩看着貂蝉,出了诡异的笑声。

    “糟糕!”

    貂蝉神色惊变,飞闪身将花木兰抱出了账外。

    刚冲出账外,只听营帐内轰的一声震天响,那个女孩自爆了。

    ……

    而在战场遥远的另一端。

    杰斯从今天早上起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作为一个戎马一生的老将,他的这种由久经阵仗磨练出的预感一般都是十分的灵验,几乎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而此时居然会出现象当年他意气风之时却被意外的敌人打得溃不成军,受到一生中最大的挫折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望和沮丧感。这让他感到一丝心寒。

    “难道今天会被那女人击败?”他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走上战场,越小心谨慎的和对面那个值得尊敬的女人进行了一场斗智斗勇的大战。

    和前几次一样,你来我往的战斗后,双方各有伤亡,谁也没有占得多少便宜。

    “不是为这个?还是因为人老的缘故,感觉变差了?”

    当杰斯整军回营地后,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对的,他的麻烦现在才开始。

    “杰斯将军,辛苦你啦!”

    一进帐,迎接他的是一个俊朗卓然的男人,这男人年约二十七八,合身的武士服将他那雄壮如狮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很有人缘的,尤其他脸上那俊朗的笑意,足以溶化任何怀春少女的芳心。

    望着这个很受女人喜欢的家伙,老将军杰斯却是双眉一皱,毫不客气的说道“布朗,你来这里做什么?”

    布朗微微一笑,依然用他那优雅的姿态说道“杰斯将军,你好像不大欢迎我来啊!可小将是奉命行事,给你添麻烦了!”“知道会给人家添麻烦,就要离远一点,真是个讨厌的家伙!”杰斯心中这样嘀咕着,嘴里也忍不住反击道“是谁的命令?想来不会是国王陛下,是四公主派你来的吧。”

    布朗突然肃然道“杰斯将军,你好像对此次出兵甚为不满,只知道一味的防守,迟迟不和长城守卫军一决胜负,尊贵的陛下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

    看到这个家伙又把国王抬出来,杰斯更加的讨厌,他冷冷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战神花木兰的实力,冒然出击的后果会不堪设想。”

    “可她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而已,将军怎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我们斯科特军的战力可是天下第一的,加之兵力又比法斯特多,……”

    听着他毫无兵法素养的废话,杰斯不耐烦的打断了话语,说道“两军交战,可不是象在纸上谈兵那样,靠说说就会胜利的。战争的胜负也不是数目的比较,这可是兵法的第一课。”

    听到杰斯又在讽刺他不懂兵法,布朗的脸色开始青,因为这下击中了他的痛处。他是因其身手不凡,相貌堂堂,被公主看中而平步青云的,但由于出身寒门,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兵法教育,而且他好像也没有多少用兵的天分。

    如果当事人对此有正确的认知,也许并不会被别人看不起,可他偏偏又喜欢表自己对用兵的见解,惹得朝中宿将都看不起他,认为这个男人除了耍弄阴谋外,根本就不懂兵法。“我这次来是奉陛下的命令,陛下要求我们全力出击,争取一举击溃长城守卫军,……”

    “不是陛下的意思,而是你自己的想法吧!”

    “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这太没有为臣的自觉了吧!”

    “作为一个世代侍奉陛下的将门老朽,自然会分清楚是非,而且对于为臣之道绝对比某些人更有信心!”

    “你在说谁?”

    “只有心虚的人才会……”

    “你敢违抗王命!?”布朗拍案而起,怒目圆睁。他觉和这个老头逞口舌之力毫无胜算,便立刻转移话题,将谈话中心拉回到正题。

    “哦,那你告诉我,如何个全力出击,就这样列队冲过去?”杰斯毫不在意,准确的击中对手的要害。

    “当然不是这样!”布朗暗道一声“来了!幸亏来时已经早有准备!”

    布朗正色道“小将来的时候,公主殿下曾经交待过……”

    杰斯心中一凛,那个女人足有让任何人不敢小视的能力,他抬眼盯着布朗问道“四公主殿下让你来是执行她的意思,对吧?”

    布朗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给了杰斯一副莫测高深的感觉。

    斯科特军大帐的灯火一直亮到了深夜,不时从里面传出过高的声音,帐外的卫兵都知道是刚到的军部特使在和主帅讨论军务,只是象这般热闹倒也少见。

    经过半天的争论,杰斯和布朗终于达成协议,让他率领八万人马,作为侧翼,向长城守卫军动突袭,自己则率大部在前面以正攻来吸引长城守卫军的注意力。心愿得逞的布朗得意洋洋的行出了大帐,留下的杰斯在后面只有叹息,希望明天不要被这个家伙害苦了。

    此时心中各有计议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明天的走向是完全不同于他们的设想。

    回到自己的寝帐中,杰斯气愤的将头盔丢到一边,“这个讨厌的家伙!”

    一开始他就反对将大湖地区并过来,因为这样会打破这个地区的平衡,引起长城守卫军的不满,导致大战的爆,而此时的长城守卫军名将辈出,己方的胜率不高。可是那个手握大权的女人却不满足现在的版图,决意要吃下大湖地区,她也的确有些手段,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大湖地区的公爵给收服了。可惜长城守卫军的反应神,居然抢先一步用武力夺取了这个地区,现在就演变成这样的局面了。

    老实说,杰斯本不想担任此次主帅的,因为他是反对出兵大湖的,可斯科特根本没有一个能与花木兰对抗的将领,为了不让斯科特军损失过大,他才应承下来的。可是看来自己的选择错了,那个对权力有极度的女人根本就没体会到自己的苦心,居然还派来这么一个男人。

    “难道她以为胜算很大吗?即使动用了全国大半的精锐部队,要是没有一个能和敌方主帅相抗衡的将领,是很难取胜的。”杰斯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老了,能和对手打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自从那个女人掌握大权后,热衷于使用权术,而不注重于将领的掘,使得现在的国中无真正能独当一面的青年才俊。

    这个时候,杰斯突然现帐中多了一股浓浓的杀气,千锤百炼而成的本能反应,他立刻拔出了宝刀,没等大叫出来,帐中突然幻出了三个一身黑装的人,三支同样是黑色的长剑透出凌厉的杀气,牢牢的将他笼罩起来,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时感到极度危险的老将军已经无暇召唤人手,身子转动,手中的宝刀在身周舞动,叠成重重的刀山,将指向自己要害的三剑挡在了外门。

    立意要将这老人斩杀的刺客们并没有给杰斯喘息的机会,同样是蕴含着可怕内劲剑气的三剑分别从前后以及侧方如毒蛇一般刺来,虽然还没有到达身边,但凛冽的劲气划开杰斯身遭的空气,让这老人的全身如入冰水。

    先前为挡住那三剑已经耗去了他大半的精力,毕竟岁月不饶人,杰斯无法象从前那样很快的重新聚气,虽然勉力去抵挡敌人的攻击,侧方攻来的那一剑还是从诡异的角度楔进他的刀网。

    一股奇异的寒流从被击中的地方涌流进来,让他无法再将下半招舞全。不幸的老人只有眼睁睁的望着前后两枝长剑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当冰冷的感觉笼罩着杰斯的身心,模糊中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行了,提他的头去见狮心王吧!”。

    “狮心王?!”

    刹那间,他的心中掠过一个念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许这次出兵就是一个错误。他心中的苦笑还没有成型,无尽的黑暗完全占据了他的身心。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