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番外(二)

 热门推荐:
    半个月后,蒙塔带着战利品,十只紫貂皮失望而归,紫貂太小,还要除去不好的地方,这些根本就做不了披风!

    “阿宝,我们过些日子真的可以去西伯利亚城玩儿么?!”

    “啧啧啧西伯利亚城,听说那里建的可好了,就是冷了点儿!我的公主殿下,您这身子骨真好了么?!”

    “那当然,我四叔说了,翻过年,本宫哪里都去的!”

    “真的?!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这地方我都待腻了!”

    “嗯嗯我也是,这地方冬天还好,夏天可真要命!热死了!比沙漠都热!”

    回廊里烟雾缭绕,中间一张小桌,上面摆了瓜果小食,外加半壶奶茶,两名少年,一白,一蓝,斜倚在栏杆上惬意的说着话,少女一身无袖的白色纱裙,泡在池子里,身上没有任何饰品,黑发如瀑,显得皮肤越发白皙,在水汽的熏蒸下,小脸红扑扑的,一双杏眼水汪汪的,唇色绯红,嘴角微微上翘,有股别样的娇媚。

    “主!!”阿奴刚想说话,就看着自家主子麻溜的脱了鞋袜,走到小桌边倒了杯奶茶,一屁股坐在池子边把手里的杯子递了过去,他立即弯腰把鞋袜抱在怀里,完了完了,公主殿下她就是个妖精,完全把他英明神武的主子给迷住了!

    “嗯,谢谢蒙塔哥哥,你这两个月都去哪里了?!”

    “没什么,就是回了趟族里!”

    看着心上人喝完了奶茶很自然的把杯子递回来,蒙塔轻轻的一笑,伸手接过杯子道“阿宝,德亲王说过,这池子里他放了药材,不能待久了,你今天在里面待多久了?!”

    “额!”

    看着心上人噘嘴的样子他就知道时间不短了,他正准备站起来去拿毯子,一个白色的人影已经拿了毯子出来!

    “快点儿出来,刚才说话都忘记了!你啊,就是不让人省心!”

    “就是!还累得本王子帮你擦头发!乖乖的,别乱动!”

    蒙塔“!”

    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子被挤到一边,阿奴气得双眼通红,尤克里王子拿着毯子往公主殿下身上裹,赛布脱王子手脚麻利的帮公主殿下擦头发,而他主子傻站在一边,他真觉得主子很委屈!

    主子也是,

    笨死了!

    为什么要先说!

    直接去拿了毯子再说不就成了吗?!

    “刺啦”

    一声轻响,蒙塔的袜子被扯出了一个大口子

    眼见回廊里没有了自己的位置,蒙塔摸了摸鼻子,放下杯子往回走,回过头就看见阿奴怒其不争的眼神,他笑着摇摇头,也不在意袜子上的破洞,自顾自的穿好之后走出庄子,见左右无人才无奈道“好了阿奴!阿宝现在还小,连男女大防都还没有意识,你难道要你家主子像那两个不要脸的似的,得空就天天粘着她?!”

    阿奴一脸怨念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他家主子就是太要脸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否则,以他主子的心机,早就把公主殿下拿下了!

    自己身边的奴才在想什么,蒙塔如何不知,阿宝还小,已大汗和皇后娘娘对她的娇宠程度,肯定是要招驸马的,而且,起码要到十六岁以后,所以,他不急,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厚重的云彩,蒙塔轻轻的道“看样子又要下雪了,晚上我们来庄子上用锅子!”

    锅子,锅子,谁稀罕吃那锅子了阿奴真的觉得有个心大的主子无比的心塞小什么小?!都已经翻过年了,公主殿下都十一了?!还小?!

    晚上,三更,庄子外最高的树上,看着窝棚里拿着千里眼一动不动的蒙塔,阿奴哆嗦的拢了拢身上的披风道“主主子,你为什么老是让着他们,我们好不容易才回来,今天晚上您一句话都没跟公主殿下说上!回纥部,和马赛部的小王子太过分了,一左一右的,一直在殿下身边献殷勤,专检好听的话说!”

    直到庄子里的主屋灯灭掉蒙塔才宝贝似的收起手里的家伙小心放好后一边下绳梯一边嘟囔“又是三更才熄灯,又没听话,德亲王早就说过了,睡觉的时间不能超过二更,阿奴,明天你去跟德亲王的小徒弟刘喜递话,让他专门派个药童过来守着,真是一点儿都不听话!”

    “这主子,您先让奴才想想该怎么说?!”

    “嗯,此事就交给你了,办好了爷重重有赏!”

    “!”阿奴的脸顿时扭曲了一下,背后阴风阵阵,他去了怎么说,说他和他家主子顶着鹅毛大雪窝在草棚里拿千里眼看公主,会被打死的好吧!?德亲王没有女儿,对公主殿下比大汗还要好,要是被他知道他家主子有这种变态嗜好,真的是会死人的,第一个被处置的就是他!

    四年后,黄金之城

    “主子,你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听说珈坤王子拿了壶酒去找殿下,您不去看看?!”

    蒙塔今天被父亲训了,心情不好,现在听了阿奴的话就更不爽了,倒在床上烦躁的道“他去就让他去,爷今天不想去!”

    看着这样的主子,阿奴轻轻的叹了口气,一边帮他脱鞋一边道“我的爷,奴才可是听说了,珈坤王子今天要跟公主殿下表明心意,您真的不去破坏?!他笼络了二王子殿下,五王子和十王子有是他的亲表弟,您可不能再犹豫了?!难道你真的想娶尤克里的妹妹不成?!虽然吉玛公主也是个难得的美人,但奴才还是觉得慧灵公主殿下最好,和您最般配!”

    “噗嗤!狗奴才,就这最后一句话最中听!”蒙塔用手支着头笑骂了一句,眯着眼睛看着帐顶,珈坤今天表白他如何不知,但他就是故意要给他这个机会,要是珈坤今晚真的表白成功了,他明天就去,正好披风也完成了,就用这件披风表白也不错,想到披风,蒙塔就是一阵感慨。

    从第一年开始,今年都已经第五年了,他原本想第二年再猎一窝紫貂就够了,谁知道阿宝的身量从四年前开始疯长,现在都快到他的下巴了,那毛皮怎么凑都凑不齐,原本大哥还想帮忙,但他没让,陆陆续续的凑了四年,终于凑齐了,为了不让那些贱人搞破坏,他还厚着脸皮找了父亲帮忙,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求他,没想到他居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不过蒙塔转念一想,有释然了,他要是当了驸马对族里是有好处的,他的父亲当然会主动伸手帮忙!

    见主子嘴角高高扬起,阿奴不说话了,要他说,主子就该第一个表白才对,为什么总让别人抢先,尤其是珈坤王子,那可是个劲敌!万一公主殿下接受了呢?!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阿奴说话,蒙塔把被单一裹,闭着眼睛道“放心吧,阿宝她现在就是举棋不定,不等我们全都说一遍,她是不会做选择的!”

    阿奴立刻站起来把帐子放下喋声道“那主子,奴才就不打扰你了,你快些想好了说辞,哦,不,奴才去帮您找些书,您明天就照着书念,那些女的可喜欢书上的话了,越斯文,越好听,她们越喜欢,你等着!”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