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三百九一章.但现实不需要(八千字目标达成)

第三百九一章.但现实不需要(八千字目标达成)

 热门推荐:
    正当北川寺忙着联络岗野良子的时候,另一边的神谷未来与北川凛又有了新的进展。

    “真是不好意思啊,神谷小姐,还要你陪我逛京北祭。”

    北川凛看向神谷未来,歉意地说道。

    “北川阿姨不用在意,良子姐把你交给我,那么我当然也要充当领路的角色。”神谷未来微笑着说道。

    在神谷未来如此回答的同时,北川凛也是细细地打量着她的面色。

    对方的神色之间没有半分不悦,看上去有一种真心实意带路的感觉。

    这小女生竟然如此善良!

    北川凛心中泛起一阵暖意。

    刚才她提出‘突然有些想逛一逛京北祭,二年a班能不能稍后再过去’这个请求,也是被神谷未来满口答应了。

    这个小女生似乎根本就不怕麻烦。

    如此热爱帮助别人

    北川凛在心中已经给神谷未来打上了‘热心助人’的标签。

    好!

    神谷未来表面看上去笑容不变,但其实现在已经高兴地恨不得跳起来了。

    不行啊!要收住笑容!不能笑得太过!要自然!自然一点!

    她压着自己的表情,心里面已经唱起了小调。

    现在一切都已经在她的掌握中了,北川凛已经完全落套,接下来只要层层推进,展示出她作为女生的魅力以及纯良本性就可以了。

    只要将这些展示给北川凛,那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是的。

    神谷未来已经将一切都规划好了。

    甚至连中途可能遭遇北川寺这件事,她都已经完全考虑进去了。

    她现在带北川凛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距离二年a班很远的地方,北川寺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些地方的。

    想到这里,神谷未来也是侧头对北川凛提议道:“说起来,我有一个特别想看的社团节目在体育馆那边上演了,不知道北川阿姨有没有兴趣里面可都有我们学校社团的表演。”

    “社团表演?”

    北川凛眨了眨眼睛。

    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的女儿北川绘里好像是加入了京北高中的美术部吧?

    既然如此的话,那应该就能看见她上台表演才对。

    那个一直以来都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做事的女儿不知道离开自己一两个月之后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北川凛也有些好奇,她对着神谷未来点头说道:“刚好我也有一些兴趣,请带我过去吧。”

    “好的。”

    神谷未来笑得更加灿烂。

    到这里已经全部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北川凛肯定会想着去看看北川绘里,因此前往体育馆。

    而根据北川凛的反应,她也能直接作出对策。

    第一个可能性是北川凛忍不住直接与北川绘里相认。

    面对这一可能性,神谷未来只要见招拆招就可以了,她也能够顺势‘讶异’地表示‘你竟然是寺君的母亲?’,再然后就由北川绘里来帮她说话。

    她平时可没怎么亏待过北川绘里这个小姑子,对方对自己的印象也一直都很好,是不可能在北川凛面前说自己坏话的。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北川凛压住了与北川绘里相认的想法。

    面对北川凛这个反应,神谷未来也能直接去开口夸奖台上正在表演节目的北川绘里。

    没错!

    哪里有父母不喜欢别人吹她的儿子或者女儿呢?

    就借此再提高一次好感度!

    所以,任由北川凛如何做出反应,神谷未来都有万全的应对法,这就是神谷未来の千层套路。

    想到这里,神谷未来就带着北川凛向着体育馆的方向进发。

    另一边

    北川寺给岗野良子拨打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那边的岗野良子不知道正在吃什么,咀嚼的声音还挺大的。

    过了一会儿,岗野良子咽下了食物,有些诧异地说道:“北川小子?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面对岗野良子这一疑问,北川寺也是声音毫无变化地提了一句:“你好好儿检查一下身边的东西,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嗯?检查东西?”岗野良子将纸盒子丢进垃圾桶,神色古怪地摸了摸自己周身的口袋。

    下一刻。

    “我的警员证呢?!”

    她终于反应过来了。

    “”北川寺。

    这货平时不工作的时候果然就是这个样子,丢三落四、懒懒散散的。

    “你的警员证在我这里。”北川寺平淡地说了一句。

    “”岗野良子。

    岗野良子沉默了。

    但很快她便不太好意思地开口问道:“你在哪儿?北川小子?”

    “b区入口,你那边要是有简易地图应该就能找到b区。”北川寺简短地回答道。

    听见北川寺如此回答,那边的岗野良子急忙目光四扫。

    这一下还真被她找到了由京北高中竖起来的简易地图木牌。

    b区域是淡黄色,距离这里并不远,很快就能过去。

    岗野良子也不是什么路痴,自然也认识方向。

    她对北川寺那边又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打算走到他那边。

    只不过

    “岗野小姐?”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温和的招呼声。

    岗野良子下意识地向声音源头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长裙,短袖格子衬衣制服的女生正站在自己身后。

    这个女生脸上带着温和恬静的笑容,就这样站在原地就宛若兰花一般。

    “衫原玉子小姐?!”岗野良子有些诧异。

    在京北高中竟然能看见这位?

    衫原玉子,这可是那位在东京政界都颇有分量的党首,杉原木的女儿。

    岗野良子之所以认识衫原玉子,是因为她的长辈也与杉原木曾经有过合作。

    那个时候,岗野良子便与这位女生相识了。

    让岗野良子没有想到的是衫原玉子竟然也出现在京北祭之上了。

    “嗯。”衫原玉子轻轻地点了点头,笑容温和地说道:“没想到居然能在这种地方碰见岗野小姐,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惊人的巧合呢。”

    听见衫原玉子如此说话,岗野良子也是笑着接了一句:“确实,这或许也就是被称作缘分的东西吧。”

    缘分

    听见这个词语,衫原玉子神情有些哑然,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而微笑着点头:“确实很有缘分呢。请问我能与您同行吗?刚好在这里没有熟识的人,正迷茫不安呢。”

    她说话说得又轻又缓,听得岗野良子根本就无法拒绝。

    “额同行倒是没有多大问题,不过我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能不能请衫原小姐先陪我一起过去呢?”

    岗野良子说道。

    对方好歹也是政界中有分量党首的女儿,在这种地方把她一个人丢下不管指不定会对岗野家产生什么影响,再加上衫原玉子给岗野良子的观感其实并不差,所以岗野良子也就难得没有懒散敷衍对待衫原玉子。

    “这是当然的,岗野小姐,倒不如我应该向你道歉,在你正忙着的时候还提出这么任性的要求。”

    衫原玉子抱歉地对着岗野良子颔首道。

    “不用在意这种事情了,我们先出发吧。”岗野良子干笑两声,也不去回应对方的感谢,转身在前面带路。

    衫原玉子跟在岗野良子一边笑着,一边视线向周围扫去。

    她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但最后都没有结果地收回了目光。

    过了一会儿后

    衫原玉子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北川君?!”

    她实在没有想到岗野良子竟然带她一路来到了北川寺面前。

    这算什么?

    只能用巧合、缘分来形容了吧?

    而另一边的北川寺明显也看见衫原玉子了。

    他神情略微一愣,接着又恢复成平静的模样,并且对衫原玉子打了一声招呼:“好久不见了,衫原小姐。”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衫原玉子迈着小碎步轻巧地来到北川寺面前:“自从上次见面以来,已经将近有一个月了吧?”

    “嗯。”北川寺面色不变地应了一声。

    其实他内心的活动远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加丰富。

    说实话,北川寺从来没有想到会在京北祭上遇见衫原玉子。

    毕竟对方所在的圣心女子中学是一座贵族女子学校,平时出入都有门禁时间的,根本就不是那么自由的地方。

    想要在周三这个时间,并且在京北高中之中见到衫原玉子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也就是这么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却摆在北川寺的面前,让他不得不去接受这个现实。

    思索至此,北川寺也没有犹豫,提问出了他最在意的事情:“衫原小姐,请问衫原先生最近如何?”

    “家父一如既往忙活着政界的事情,说实话,每次休息日我都经常看见他熬夜,因此家父根本就腾不开时间做其他的事情。”

    衫原玉子诚实地回答。

    她如此的回答让北川寺也是轻轻地吐了口气。

    总算不至于党首也来到京北了。

    不然‘群魔乱舞’,就算是北川寺也可能控制不住局势。

    见北川寺神色放松不少,衫原玉子也是适时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家父似乎一直都挺期待北川君你们京北高中这一次的京北祭好像他提前和这边的校长打了招呼,今天应该会顺带在大礼堂演讲,顺带可能还会来见你一面。”

    说着,衫原玉子也是狡黠地笑了笑:“我也是找了个这方面的借口,这才能顺利向学校请了一天假期,用以参加北川君你这边的京北祭呢。”

    妥了。

    北川寺又吐了口气。

    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就已经是现实了,就算他再怎么不想去接受,也就只能接受了。

    直到这个时候,北川寺才明白一句话。

    需要逻辑,但现实并不需要。

    里面能有‘人咬狗’的剧情吗?

    这当然并不能。

    因为你这样写了必然会被读者喷作不真实。

    但现实不同。

    现实生活中真就有这种事情发生,而且类似的事情还不少。

    面对这种展开,北川寺也是只能及时将心态调整过来。

    衫原玉子的父亲要见他一面

    这个北川寺自然不能拒绝,毕竟他还请求了杉原木帮他去寻找神代香梨的父亲。

    已经有求于人的情况之下还去拒绝别人。

    这怎么想都不是理智之举。

    因此北川寺只能去见对方一面。

    同样的,这次的事情也让北川寺完全明白了,要隐瞒他的事情究竟是多么困难。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既然这样,那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

    继续为了这种事情伤脑筋、婆婆妈妈、优柔寡断怎么看都不是他北川寺的风格。

    正当北川寺思索着的时候,岗野良子在旁边也开口了:

    “北川,我的警员证呢?”

    “这里。”北川寺将警员证取出,交给了岗野良子。

    而见到自己警员证的岗野良子神色间的紧张也是完全消散了。

    警员证补办的流程可是非常麻烦的,特别还是她这种职位的警员证,补办起来就更有一套繁琐的流程了。

    岗野良子曾经也是弄丢过警员证,也按照流程补办过一次。自从那一次后,她就再也不想去补办警员证了。

    与其让她去补办这玩意儿,还不如让她去与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徒手格斗来得痛快。

    “下次可别弄丢了。”北川寺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他这种说教一样的句式让岗野良子立刻就不乐意了。

    她确实是乱丢东西的人,但那也轮不到你北川小子说教我啊!要论辈分我可算你的长辈!

    岗野良子这样想着,理不直气也壮地反问道: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她这句问话只是招来北川寺沉默的凝视。

    北川寺不说话,就看着她。

    这一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没过一会儿岗野良子就受不了了,她万分不乐意地说道:“行了行了,知道了!北川小子你说的都对!下次不会这样了!”

    对于岗野良子的回答,一直不说话的北川寺终于做出回应:

    “那就好。”

    趁着北川寺还没继续往下说,岗野良子也是急急忙忙地转移话题。

    她看向北川寺身边站着一直没有说话,脸蛋带着点婴儿肥的女大学生,干脆地问道:“北川小子,你身边这位是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岗野良子这一说话,另一边的秋筱优奈就来了精神。

    终于到她出场了?!

    她当下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的名片,在北川寺的注视之下迅速地塞给了岗野良子。

    真是塞给了岗野良子。

    那种动作好像是生怕北川寺阻止一样。

    虽说这个时候的北川寺正忙着思考着北川凛的事情,并不想去阻止她就是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