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丹师剑宗 > 第1587章 闭宗

第1587章 闭宗

 热门推荐:
    “你就庆幸吧,如果不是他今天有急事,你就麻烦了!”

    两位女子没好气地看了秦安一眼,暗忖这人胆子也忒大了些,竟然敢撞赵公子。要知道,赵公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星海城曾经也有人不了解这位的狠辣手段,但最终下场都很惨。

    刚刚赵公子打算与秦安计较的那一刻,两位女子神经都绷紧到了极致,内心慌乱无比,生怕赵公子动怒,连他们两个也牵连其中。但现在看来,她们身边这个人运气似乎不错。

    “是吗?”

    听到两位女子这么说,秦安饶有兴致地问道:“那这位赵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他呀,是焚星宗的少宗赵承,焚星宗你应该知道吧,是我们这方圆百万里的第一大宗,虽然已经不复昔日的辉煌,但放眼整个星海城,还无人敢开罪!”

    说起赵公子赵承来,两位女子眉眼之间也尽是向往,那样有权有势的人物,恐怕没有几个女子不青睐吧,尤其还是风月场所中的女子,自然更加向往这样的男人。不过赵承来万花楼这么多次,她们二人连一次接待的机会没有,念及至此,二女心中不禁又是一阵失落。

    “唉!什么时候能宠宠我们就好了!”

    二女叹着气念叨道,而当她们回过神来后,秦安已经不在了,她们目光寻遍整个大厅,也找不到秦安的身影。

    “什么人呐?人呢?怎么说个话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发现秦安不见了后,二女急忙对视一眼,都看得出对方眼中的郁闷,但最终,无奈的她们只能唾骂一声,再次回到门外去迎接客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摆脱了两位女子的纠缠后,秦安也是一阵轻松。当然,他轻松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摆脱了两位女子,而是他已经找到了破坏传送阵的真凶。

    不管怎么样,这个焚星宗,一定与破坏传送阵一事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而且就在刚刚,秦安撞上赵承的一瞬间,也在对方身上留下了印记。换而言之,此刻他想找赵承,是无比轻松的一件事。

    不过秦安暂时不急着去找,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安排,要先回到营地之中去。

    在星海城以北大概数十万里的地方,这里有连绵不绝的险峻山脉,最为惹人注目的,还是最中心处的充满焦石的火山。

    当然,惹人注目的并不是这些焦石,而是建立在焦石上方的一座宫殿,在制热的高温之下,这座不知是何材质制成的宫殿,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耗。

    要知道,焦石下方,可是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大火山,温度之高,寻常的材料根本承受不了,莫说是寻常材料,就算是一些珍稀的材料,建立在这样一座火山之上,恐怕也早就被融化掉了。

    但这座宫殿,显然是用了可以承受极度高温的材料,才使得立于此地多年,却没有被火山损耗掉丝毫。

    当然,这也是因为多年里,这座火山只爆发过少许大几次大规模火涌,而且这几次大规模爆发,冲击的高度也不够高,所以没有真正冲击到这座宫殿。换而言之,也就是这座宫殿,并没有被火山喷发正面冲击到,不过即便如此,也实在难得了。

    而这座建立在火山之巅的宫殿,便是方圆百万里的第一大宗,焚星宗。

    焚星宗自立世以来,就一直掌管着此方地域的生杀大权,附近所有的城池、势力,无一敢开罪这个底蕴悠久的大宗。

    不过焚星宗行事也没有过分高调,相反比起一些有点势力就仗势欺人的宗门,焚星宗算是低调许多。这么一来,就使得人们对这个宗门的记忆力差了许多,世人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大宗,但这个大宗具体是什么底蕴,拥有何等的实力,还真就没人能了解个详细。

    此时此刻,焚星宗议事殿内,赵承正一脸惶恐地跪在地上,而正座之上,此刻正坐着一个满脸怒容的中年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承的父亲,整个焚星宗的主人——赵业。

    “你的剑断了,为什么不把它捡回来?”

    赵业看着跪在地上的赵承,如果跪在这里的不是他的儿子,不是未来要继承宗门的人,他早就一掌将其打死了。

    本来天衣无缝的一个计划,现在恐怕要因为一柄断剑而泡汤,赵业真的有些气不过。

    赵业原本的计划是,通过破坏传送阵引起所有与秦安合作的势力相互猜疑,然后再让整个混沌世界动乱起来,而他焚星宗,便可以趁此乱世,一举崛起,将其他势力全部踩在脚下。

    其实说来也郁闷,赵业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宗门有实力称霸,但不巧的是遇到了秦安这号人物。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秦安突然出来横插一杠,要在混沌世界搞什么传送系统的话,他的宗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开始攻打其他势力了。这么多年韬光养晦,焚星宗已经具备以一压百的实力了。半路被秦安这么一整,赵业说不郁闷是假的,正因如此,他才会策划这个破坏传送阵的计划。

    “我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严重,父亲……”

    赵承跪在地上根本不敢抬头,他何时见过父亲如此动怒,此刻哪里还敢辩解什么,只剩下求饶了。

    当然,赵承也没有说谎,他是真的不知道一柄断剑还能惹来这么大的波折,要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他标志配剑,即便被人发现了,也指引不到他身上去。

    但现在,父亲却因为一柄断剑对他如此大动怒火,赵承心里实在郁闷,想反驳几句吧,看到父亲满脸的怒容,又生生的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父亲很少有这么动怒的时候,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说明事态真的很紧张。

    “好了,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赵业最后看一眼赵承,而后摆摆手对身边的两位护法道:“立刻传令下去,停止在外面的一切事宜,宗门所有强者全部召集回来,这段时间,我们紧闭宗门,谁都不许出去!”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