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影帝大明星 > 第四百七十五章 这个家有爱

第四百七十五章 这个家有爱

 热门推荐:
    

    “我是当期的倒数第一名,并列的,和娜娜一起。”

    

    飞机不等人,周乐没能看完第一期节目,剪辑的很好,情节紧凑,没有拖拉。

    

    他指着平板电脑的屏幕对一旁的小飞诉说真实的情况,当时在别墅里,所有人是连助理都没有带的,很多拍摄内容外人也不知道,看不完这期节目,他也小小的给身旁助理剧透了一下。

    

    小飞很感兴趣的边走边问“惩罚是什么?”

    

    周乐眉梢挑了一下“罚抄。”简单的两个字,没有多提,但作为他的身边人,能够看得出来,这段经历在他身上肯定算是小小的‘不堪回首’。

    

    整个飞行过程,小飞心里都像是有一根羽毛,痒痒的,想要看看后面关于惩罚的画面,带着这样的好奇心,使得他这一次的长途飞行都没有得到好的休息,带着困乏和倦意落地燕京。

    

    在从机场返回家里的路上,小飞忍不住用手机观看了这一期节目,看到最后的惩罚画面,他反倒觉得老师和节目组完全不给任何面子的完全暴露分数和卷子,才是对艺人最大的惩罚。

    

    回头看了看拿着手机打游戏的老板,小飞在心中也是暗含敬佩,到了老板这样的地位,还能够坦然面对自己在节目中学渣的形象,包括卷子上答错的题被展示出来,固然答错的题内容充满了节目效果,可对于老板这个级别的艺人,节目组是要顾忌他形象的,如果不是他自己点头,节目组断然不敢播放任何让他形象有损的画面。

    

    罚抄,是将整张卷子,从题到答案手动抄写一遍,作为实际惩罚。

    

    被镜头记录下来的卷子、成绩和排名,是精神层面的惩罚,当你排名倒数的时候,还有一个附加惩罚,与周乐无关,其他人执行。

    

    在下一次的考核到来之前,将会负责所有公共区域的卫生清理工作,还要作为餐食的主要负责人。这个惩罚到不是针对,只是给所有人提个醒,你们要自己做,不要指望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来帮助你们,惩罚谁,也不可能大家看着不帮忙。

    

    节目的最后几分钟,就是在拍摄周乐和娜娜,两人罚抄的样子,绝对的节目效果十足,作为第一期的结尾绝对称得上是虎头龙尾。

    

    这一期也创造了《真实的挑战》收视率第二高,只比第一期的节目收视率稍低一些,让那些觉得这节目要凉的人,再一次看到了‘真实’这两个字的威力,也看到了来自于周乐的人气流量水准。

    

    作为助理,小飞几乎跟周乐是寸步不离,除了在家里和肖旺检查过的酒店,其他地方即便是上厕所,小飞都要跟着。

    

    正因为离得近了,反倒有一种看不清楚的感觉,他就没有感知到老板的变化。像是外面都传遍了,周乐今年肯定进入福布斯三十岁以下的精英榜,甚至有可能还会直接进入大榜单。壹加壹公司也将成为行业内最为炙手可热的公司,外面都传遍了,只要周乐开启融资,风投敢给这家公司估值一百亿甚至更多。

    

    从成立公司,从开始拍摄《杀破狼贪狼》、《夏洛特烦恼》宣布回归,这么长的时间,小飞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样的变化。

    

    拍戏的时候,他还是那个认真的演员,在国外的剧组会有相应待遇变化,但也从来都是剧组安排,他个人没有提出过任何额外的要求,譬如说我一定要吃华夏菜之类的,都是剧组安排什么他吃什么。

    

    到国内,剧组的普通盒饭他也一样吃,坐着小马扎能跟一起演戏的演员或是身边的几个人一起,边吃边聊,你完全看不出这已经是一个身价几十亿的富豪。

    

    不拍戏在外面参加一些活动,在所有人的眼中他都是人上人,都是主办方最为重视的贵宾。从居住安排到所有一切都是最高标准,小飞跟着也见识过什么叫做纸醉金迷,什么叫做最高档次。

    

    可当他跟着周乐回到家中的时候,那个房子里的所有人,是一家人,大家能嘻嘻哈哈的一起包饺子,能一起坐在客厅里打游戏玩牌,在小飞的认知中,完全感受不到老板跟自己有如何的距离,甚至如果不是冬冬姐提醒过,他还差点犯了助理的大忌——将自己服务人员的身份摆不正。

    

    每一次公开场合的人山人海。

    

    每一次应邀活动的超级贵宾待遇。

    

    都跟眼下的一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带给小飞非常浓郁的视觉精神双冲击。

    

    电梯门开启,指纹打开两扇门,屋子里有着淡淡的清香,高价找来的钟点工会确保这两个大跃层的房间里,保持着该有的清新空气和干净环境。

    

    小飞看着老板,看着他大手一挥“赶紧收拾,洗澡,换衣服,晚上包饺子,飞机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路,倒时差也睡不着,晚上四排,看这一晚上能吃几次鸡。”

    

    “小飞,给你冬冬姐打个电话,告诉她庆功会就不搞了,给大家来点实惠的发奖金给带薪年假。跟朝廷台那边的联系一下,关于那件事,我后天过去再谈。”

    

    换成别的人,小飞会有一种霸道总裁的既视感,可在周乐的身上,明明他做的是这种事,却完全没有霸道总裁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大家长在井然有序的安排这个家庭的未来几天生活。

    

    小飞记得好似是星爷的电影里说过,我一分钟几十万上下。

    

    这话放在周乐的身上一点也不过分,偏偏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生活却没有任何变化,尤其是在态度方面,过往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洗澡,短暂的休息,四个大男人在厨房的餐桌上,和面、剁馅……

    

    明明可以好几个步骤都简化,他们还是喜欢一切都自己动手,长途旅行多了,也不会产生疲乏的倦意,屋内放着音乐,四个男人用几十分钟的时间,完成了香喷喷的牛肉大葱蒸饺的制作。

    

    董凤雨和冬冬开门进来,在这扇门里面,不谈正事的时候没有上下级之分,所有人都是一个大家庭内的一家人,两个人连外套都来不及脱掉,手也不洗,凑上来用两根手指夹着一个饺子就迫不及待的扔进嘴里,满满幸福的味道充盈。

    

    最近在影城拍戏的齐雪迎也带着表姐助理章桐回来,得到消息的周笑笑也开车接了刚下手术的丈夫马勇,巨大的房子平时总会显得很空旷,可当周乐回来之后,这个房子很快就会被填满,每一处,都充斥着欢声笑语。

    

    更晚一点,齐庆海和林雨也过来凑热闹,饺子酒,然后每个人都动手利用冰箱内现有的食材,弄一点下酒菜,酒局又凑了起来。

    

    林雨每次见到女儿都是差不多一样充满了嫉妒的话语,完全不似别的丈母娘恨不得女婿和女儿恩爱的天天在一起。

    

    “这小乐不回来,我想看到女儿都难。小乐啊,以后你回来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阿姨。”

    

    没有人在的时候,这是冰冷的高档住宅,钟点工多数时候在这里都觉得很冰冷。

    

    有人在的房子里,永远都不会空旷,永远都不会大家各自窝在自己房间里玩手机。只要周乐在,总是会有各种名目下的大家聚在一起,或是喝酒聊天,或是聚集打游戏,或是以轻松的氛围来一个家庭工作会议

    

    总之,在这里,两个大客厅从来不会空置,两边的厨房餐厅也都不会沦为摆设。

    

    董凤雨在跟齐庆海和林雨喝酒的时候,对周乐有过一次评价“如果将来条件允许,他恨不得将身边的人都聚拢在一个房子里生活,说不定他以后会盖一栋楼,将身边的人都塞进去,然后一定会弄出一个超级大的客厅餐厅和厨房。”

    

    齐庆海和林雨对女儿的选择越来越放心,一个将家庭摆在心里最重要位置的人,会不可靠吗?

    

    齐雪迎对周乐的评价角度更是奇特,也让所有人都觉得很新奇。

    

    “我心目中的男人,就该是一个在外面能够展示出虎狼之姿态、在家里则能够舔犊情深的真男人,我很庆幸,这么早就遇到了。”

    

    曾经齐庆海夫妇认为,自己的女儿是那般的心高气傲,虽没有千金之躯,却将自己酿得淡而又淡的名贵,从她自己踏上为了梦想的求学之旅,从她在燕京独自生活三个月,夫妇俩就知道,女儿真的长大了,真的已经拥有了为自己人生负责的阅历和智慧。

    

    女儿满意,做父母的,也满意。

    

    齐庆海作为一名律师,接触的人很多,形形色色,见多了各个场合内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面对周乐这样一个将他心肝宝贝‘夺’走的男人,他最认同对方的,不是成绩,不是对女儿的深情,不是一诺千金的品行。

    

    而是在他见过了周建平和杨子慧之后对周乐的评价。

    

    一个小县城长大的草根,算是没吃过苦,北漂三年多的时间,最初的选择以任性的成份居多,也没有接受过正统的高等教育,摸爬滚打在社会最底层,周旋于北漂群演这个大泥潭之中。

    

    成功不是他的荣耀时刻,齐庆海对周乐评价最高的地方——他能够真正发自内心主观的去做够量级的慈善。这样的人,将胸襟与爱心能够放在一起,未来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他作为父亲永远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女儿的未来,真要是有一天不爱了,他们也不会互相伤害。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