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流浪之城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斩腿的飞刃

第四百三十二章 斩腿的飞刃

 热门推荐:
    悬浮梯的厅门一打开,凤凰就发动了。火凤冲进悬浮梯井,在里面华丽地转了一圈。

    悬浮体内的五名士兵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一动不动了。炽热的高温将悬浮梯板的超导态变成了正常态,失去了完全抗磁性的梯板向下坠落了三米,砸在悬浮梯井的底部。五名失去生机的士兵或仰或仆,以不同的姿态倒地。有两名士兵头首分家,断裂处呈焦炭状。

    硬质战甲有些熔融变形,但总体依旧保持完整。火凤的超高温可以让一棵大树瞬间化成飞灰,被战甲的保护的士兵仅仅碳化。总体说来,这款战甲的防护性能还是不错的。

    两名士兵从另一部悬浮梯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左右看看没人,正要打手势,就听到砰地一声巨响,那是被凤凰破坏的悬浮梯板坠落的声音。两人一惊。为了蓄能抖得腿都要抽筋的梅朵终于释放了自我,她一脚飞踹,正中一名士兵的腹部。

    士兵就像撞上了时速百码的大卡车,他弓着腰倒飞,身体撞到身后的同伴,又带着同伴一起飞。他们像两只串烤大虾,紧紧贴在一起,飞出二十多米,重重砸在墙上。一个嵌进墙里,一个落在地上。战甲能抵挡子弹冲击带来的局部震荡,但梅朵的震荡腿有皮皮酱的力量加成,这一脚三吨力都不止。在这样强大的冲击力下,两人的命连神仙都救不回来。

    从悬浮梯里射出了密集的子弹,好在梅朵踹出一脚以后立刻回撤了。如蝗的子弹击中凯皮璃房,有不少反弹回来。梅朵吓得转身就跑,几颗流弹击中了她。梅朵跑得更快了,绕了小半圈,跑到夏平平身边。

    夏平平关切地问“梅朵,没事吧?”

    “战甲挺靠谱的,没事,就是挺疼的。”梅朵揉着屁股说,“平平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夏平平透过层层凯皮璃看向悬浮梯,说道

    “他们应该只剩三个人,等他们先发泄一下,我现在喊话他们也听不到。”

    “我姐呢?”

    “火力太猛,她躲在悬浮梯井里没敢出来。”

    夏平平刚说完,就看见火凤沿着厅门上缘钻了出来,飞到空中,悬停在另一部悬浮梯的上方。

    梅朵说“我得做做准备,一会儿好接应凤凰姐姐。”

    她又开始蓄能了,两条腿抖啊抖啊,跟个女混混似的。姑娘的战斗准备很别致,夏平平尽管看过许多次,还是不忍直视,偏偏姑娘的自我感觉很良好。

    “你每次都要抖腿吗?”

    梅朵认真地回答道“不抖没力气。”

    子弹倾泻 了半分钟,终于安静下来了。夏平平正犹豫要不要以人质为要挟,隔空喊话。两个士兵从悬浮梯里探出半个身子,他们倚靠着厅门,分别向两边射击。悬停在上方的火凤俯冲下来,眨眼间就燃烧了一名士兵的生机,接着她扑向了另一名士兵。

    就在这时,一支飞刃从悬浮梯内飞出,凤凰杀死另一名士兵的同时,她的尾羽也被飞刃切断了。火凤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她奋力扇动了一下翅膀,飞出十多米,就无力地落到了地上,变回了人形。她的双脚被飞刃留在了悬浮梯门口,鲜血从她小腿的断口出涌出。

    从悬浮梯内走出一个巨汉,三米高的厅门,他需要微微躬身,才不至于撞到门楣。这人脑袋只有正常人大小,嵌在庞大的金属身躯上,就像一颗小豌豆。脑袋他唯一拥有的人体组织,其他部分都已经被金属机甲替代了。巨汉的金属巨足毫不留情踩在断脚上,碎裂声令人心颤。

    “机械改造人?!”夏平平大惊。

    “怎么办?他要杀姐姐。”梅朵大叫道。

    机械改造人正缓缓转向凤凰。

    夏平平高喊“不准伤害她,退回去,否则我杀了余有良。”

    机械改造人扭过头,眼里充满不屑“他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任务,是杀死入侵者。”声音非常洪亮,掺杂着些许机械声。

    “我要去救姐姐。”

    胆子不大的梅朵,此刻小宇宙里充满了正能量。梅朵的小脑瓜还算清醒,她知道如果从正面迎击金属巨人,那是给对方送分,自己必死!她按顺时针方向跑了出去,准备偷袭改造人的背部。由于刚刚蓄能的缘故,她的速度奇快。夏平平见以人质要挟无效,不再管余有良,拔出手枪追了上去。

    “美女,我最爱……”机械改造人一步步走向凤凰,如铁塔般的巨汉,没有走出地动山摇的气势,相反,他的每一步都像猫一样静谧无声。巨大的反差,反而让压迫感陡增了几分。他吐出最后一个字,完成了这句简短却十分拖沓的话语“杀。”

    凤凰用断腿抵着地面,努力把身子往后蹭,她伤口的血已经止住,却没有结痂,血肉组织在缓慢地蠕动。

    飞刃已经脱离了改造人的机械臂,不知为何,中途又飞了回来,落到他小臂上的刀槽里。改造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凤凰的伤口,嘿嘿笑道

    “自愈异能?有意思!我会把你的四肢一条条卸下来,看看你能恢复成啥样子,恢复得不好,我就拧下你漂亮的脑袋。”

    机械改造人丝毫没有理会身后奔来的梅朵,在他看来,那就是一只小小的跳蚤,挥挥手就打发了,哪怕这个跳蚤一脚踢飞了两个废物。他甚至把头转了0度,给了跳蚤一个鄙夷的眼神。这个操作把梅朵吓得停了下来,在原地蹦跶了几下,实在太灵异了。

    夏平平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他的脑袋一定是装在转轴上的,转几圈应该没问题。”

    梅朵拍着心口,总算安定了不少,她的平哥哥就是聪明。

    改造人不再搭理两只菜鸟,把头转了回去。因为被鄙视,梅朵很气愤,决定给大块头一个深刻的教训。夏平平则看了看自己的手枪,又回头看了看被梅朵踢飞的两个家伙,把手枪塞回枪套,跑回去捡了一把长得像长盒子的枪。

    等夏平平转身的时候,看到梅朵已经高高地跃起,动作舒展,身体笔直,膝盖微微弯曲。就像一把叉子,斜斜地,叉向沸水锅里的大肉块,试试肉是否已经炖得软糯。

    砰的一声,梅朵的双脚踹在钢铁巨人的后背上。肉一点也不软糯,叉子根本插不进去。改造人踉跄了几步,才稳住了重心。梅朵再次跃起,双脚飞踹。改造人头再次拧了0度,两条机械臂也转了过来,后背变成前胸。

    梅朵没预料到改造人会玩这样的把戏,心一紧,踢出去的力道减了六成,猝不及防之下,被改造人像打苍蝇一样一巴掌拍飞了。改造人临时应变,这一巴掌拍得似乎不算太重,因为梅朵还能站起来。她在后颈拍了一下,记忆头库延展覆盖住了她的头颅。

    改造人的微笑和他的话一样惹人生厌,他说“小跳蚤,我开始喜欢你的腿了,我会小心地把它们切下来,留作纪念。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你是希望浸泡在防腐液里,还是生物塑化?”

    梅朵讥讽道“你嘴里喷的都是什么?吃进去的东西直接在嘴巴里消化了吗?也难怪,你连个后门都没有,脑袋上长个喷粪的玩意,好意思出来献丑。你干脆把你的脑袋做标本好了,安安心心做个铁疙瘩,省得出来丢人现眼。”

    改造人笑着说“脾气不小啊,有意思。我改变主意了,把你的脑袋也带回去,装在机器上,天天听你骂。”

    梅朵气得又想跳,发现自己的腿没力气了,皮皮酱也不帮忙了。事实上,她被那一巴掌拍断了两根肋骨,皮皮酱正在全力为她治疗,同时阻断了她的痛觉感受,她才能中气十足地骂街。她的腿又开始抖了,这次抖得不像女混混了,而是吓得要尿裤子前的那种抖动。

    夏平平想支援梅朵,他的手不停按压着枪身上的感应触发器,却没有一颗子弹射出来。

    改造人骂夏平平是傻逼,提醒他这把枪需要身份认证。这倒是很好理解,先进的武器,敌人抢过去就能用,岂不是资敌了?

    夏平平丢下“长盒子”枪,再次拔出手枪,对着改造人的脑袋射击。改造人的脑袋一沉,缩进了金属机甲里。手枪子弹打在合金上,除了能听点声响,什么作用都起不了,倒是有一两次,夏平平差点被反弹的流弹击中。

    改造人对夏平平这种跑几步都要喘的人更没放在心上,飞刃从他小臂的刀槽里滑出,打着旋儿切向梅朵的大腿。梅朵此时面甲蒙脸,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呼吸声十分急促,腿都不敢抖了,人僵立着不动,已然被吓傻了。

    夏平平知道飞刃的锋利程度,凤凰同样穿着护甲,但依然被斩断了双脚。胆子同样不算大的他,此刻只想救下梅朵。他横向一撞,替代了梅朵的位置。梅朵因惊吓早就失去了力气,被这么一撞,身体立刻向地上倒去。

    “啊…………”夏平平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

    梅朵扭头看去,只见夏平平的双腿被齐根斩断,半截身子在地上颠了一下,直直地向后栽倒。

    “平平哥,不……”

    liungzhicheng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