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有十个天赋位 > 第十九章:这个世界好危险(李初瑟瑟发抖中)

第十九章:这个世界好危险(李初瑟瑟发抖中)

 热门推荐:
    “到了。”

    一路上没有波澜,李初等人根据费仁的指引终于到达了曹秉死亡所在之地。

    正如曹斌死亡前传来的影像那般,此地是在一处火焰深涧。

    “此地可以飞行,且空间都没有禁锢。”

    谈修齐以一根绳子将自己固定,尝试着向火焰深涧飞去。

    经过测试,此地虽然是与禁地最边缘的火焰深涧差不多,但是却没有禁空之力,空间也没有任何封锁。

    “很明显那名凶手使用了不知名的手段,使得曹秉两人无法逃脱,最终饮恨。

    费师兄,接下来小心一些。”

    李初嘱托道。

    “嗯。”

    费仁点点头。

    接着费仁飞到火焰深涧,靠近曹秉死亡之地。

    周身一道灵光罩环绕,用于以防万一,岸上的李初等人也时刻警惕。

    费仁盘坐于一个古旧的蒲团之上,双手于胸前结印,一团好似灰烬一般的物品在其指尖漂浮。

    看着那一团好似灰烬般的物品,李初三人心有所悟,感知到自己与那灰烬团有因果纠缠,三人知晓那灰烬团正是魂灯余烬。

    圣地魂灯将所有圣地弟子的命运相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看到那灰烬团三人心中便升起淡淡的哀伤。

    除了费仁外,凰羲圣地的李欣也会施法追寻凶手,只不过为了安全,众人决定一个一个来。

    “以此为因,追溯因果,追溯时空!”

    费仁低喝一声,顿时灰烬团发出璀璨的光芒,光芒先是大放,而后又渐渐收敛,凝聚成形。

    仔细一看,那正是一盏魂灯,魂灯灯芯燃烧,其中有一小人盘腿闭目,观其面相正是曹秉。

    曹秉小人猛地站起,双眼张开。

    “砰!”

    光芒凝聚的魂灯顿时破碎,散碎成点点星光。

    “呼~”

    李初几人只感眼前一阵恍惚,星光笼罩范围内时空不断变换,不断向着曹秉死亡之时进行追溯。

    接着,李初之前在圣地中见过的曹秉死亡前的景象再次展现在众人面前吗,只不过这一次比那副景象还要全面。

    毕竟那只是以曹秉为视角捕捉的影像,一切以曹秉的主观意识为准,而现在却是费仁在借助魂灯余烬追溯时空。

    “凶手!”

    太阴圣地的三人扭头看向那凶手。

    遗憾的是,那名凶手的面貌依然模糊不清,难以分辨,只能从看出凶手应该是男性。

    不过太阴圣地几人没有多少担心,因为魂灯追溯时空根本不会在相貌上耗费太多力气,因为修行者改变相貌体型的能力太多太多了。

    凰羲圣地三人是看不见追溯时空画面的,不过观李初等人的神情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摄神擒意,一气皆虚!”

    费仁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结印一变。

    点点星光再次凝聚,曹秉小人出现在那名凶手旁边,双手一握,似是在抽取什么。

    “嗯?”

    费仁脸色一变。

    “怎么了?”

    谈修齐一脸担心的问道。

    “竟然有一股阻力,这说明凶手已经已经触摸到了真仙层次!”

    费仁解释道。

    “什么!”

    谈修齐脸色一变。

    凶手触摸到了真仙层次,那他还怎么亲手为好友曹秉报仇,又如何摄拿凶手的气息!

    “不必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个凶手有些古怪,真仙层次也是似是而非。

    稍等片刻,还是能够抽离凶手气息的。”

    费仁缓缓说道。

    接着,费仁不再说话,全力施法。

    曹秉光芒小人一直做着虚握的动作,嘿咻嘿徐的在抽离着什么。

    费仁额头与鬓角渗出豆大的汗水,看得出费仁此时有着不小的压力。

    过了一会,李初等人能够清晰的看到曹秉光芒小人正在从那名凶手身上抽离一道血色的“气”,从小人和费仁的状态来看,两人都十分费力。

    不知过去多久,那道血色的“气”终于抽离出来。

    光芒所化的曹斌小人将那道血色“气”放于费仁指尖,而后小人分别对费仁、李初、祝楠以及谈修齐深深一拜,而后彻底化为星光消散在天地之间。

    “曹秉我友!”

    谈修齐脸上露出伤心之色,伸出手,好似要将曹秉从死亡中拉回。

    可惜,只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除非谈修齐证道仙帝,足以逆转时空,不然太阴圣地弟子曹秉便已经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了。

    就算出现类似于曹秉转世的存在,那些人的意识也不再是曹秉的意识。

    “凶手!”

    谈修齐看向那道血色的“气”,那团气渐渐由虚化时,好似正在穿梭时空一般。

    李初知道,那就是在穿梭时空。

    费仁以魂灯余烬为媒介,以圣地气运为推动力量,追溯因果,追溯时空,而后将凶手独特的气息抽离。

    这气息仍然是在过去时空的,而后扭转时空,将血色的“气”带回到现在的时空之中。

    仙帝以下的存在做不到逆转时空,复活生灵,但是可以在特定情况下将逆转时空将死物带回。

    这便是为何少有人敢于招惹圣地弟子的缘由,因为这种追查能力实在让人感到恐惧。

    当然,见识不足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圣地弟子被他人所杀的情况了。

    “终于成功了。”

    费仁将血色的“气”装进一道特制的容器之中,摸了一把汗,松了一口气。

    “费师兄,辛苦了。”

    李初说道。

    费仁摆摆手,没有说话,很明显累的够呛。

    虽然主力是圣地气运和魂灯余烬,但是作为施法之人,费仁也是需要出力的。

    寻常凡俗修行者那自然轻松的很,这次涉及到了真仙存在,这才把费仁累的不行。

    谈修齐见费仁累成这样,只能将他急躁的心压下去,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杀害他的好友曹秉的凶手气息,而且下一步的追查就需要他来做。

    费仁休息之时,凰羲圣地李欣也向着凰羲圣地弟子清河死亡之地飞去,亦是借助魂灯余烬追溯凶手气息。

    两大圣地的魂灯架构虽然有所交流,但并非同一个体系,因此红色气息不能通用。

    费仁稍稍缓解之后,便将那盛放血色之气的容器交给了谈修齐。

    “接下来就看谈师弟了。”

    言罢谈修齐再次闭目调息。

    “嗯,”

    谈修齐重重点头,接过容器。

    谈修齐乃是一名命修,以这道血色气息可以通过秘法获知凶手所在之地。

    当然,谈修齐的工作圣地有专门的机构,做的比谈修齐还要好,可以直接将这道血色之气打入魂灯体系之内,任何点燃魂灯的圣地弟子遇见凶手都会心有感应。

    谈修齐只不过是想要更早的知晓凶手所在,这才主动请缨前来追查凶手。

    “嗯?”

    谈修齐一打开容器,感知到凶手的独特气息不由脸色一变。

    李初、祝楠、黄雅柔与沈星愿也是脸色微变,脸上露出异样之色。

    “这气息……这不就是……”

    谈修齐有些结巴的说道。

    “燕鹏运!”

    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出现这个名字。

    李初有些难以相信,再次仔细感知了一番,半点没错,虽然与现在燕鹏运的气息有些许差别,但是最本质气息却是完全一致。

    这血色之气是混合了灵魂波动于意识波动的信息产物,每个生灵的灵魂波动与意识波动都是独一无二的。

    “原来如此。”

    李初恍然大悟,怪不得。

    怪不得燕鹏运想要置众人于死地,原来燕鹏运本身就是凶手。

    燕鹏运有意无意的打探众人的信息,众人也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了他们的来历与目的。

    燕鹏运很明显得知了众人的来历与目的,而后心态便发生了转变,从之前的大力帮助变成了处心积虑的置众人于死地。

    让李初啧啧称奇的时,燕鹏运除了一些小动作,在对待众人的态度上竟然没有多少变化。

    相必燕鹏运在得知众人的来历目的之时,心中定然精彩的很吧。

    他想尽一切办法想要结交的对象,竟然是要追杀他的人。

    而且他还不遗余力的帮助众人更加轻松的追查他,心中恐怕跟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最惨的是,燕鹏运把自己送到了追杀他的人面前。

    更加悲伤的是,燕鹏运发现他还不是李初等人对手。

    “哈哈哈。”

    原谅李初不厚道的笑了。

    这么一想,李初心中对燕鹏运的怒气瞬间熄灭了,转而变成了一种幸灾乐祸。

    “哈哈哈哈。”

    尽管这是在同门死亡之地,众人应肃然哀伤,但是众人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谈修齐也不由发出了笑声,只是笑声中有些悲哀。

    没想到他的好友就是被燕鹏运那种货色杀死的,而且燕鹏运自己找上门来使得他一腔愤怒无处发泄。

    “李师弟。”

    谈修齐看向李初。

    “我理解谈师兄你的心情,轻点,不要打死了,这燕鹏运身上很明显有着秘密,最好是交给圣地榨取他所有价值。”

    李初明白谈修齐的意思。

    “我明白。”

    谈修齐狠狠点头,相比直接杀死燕鹏运,他也更想让圣地将燕鹏运的一切秘密掏空,从到灵魂的价值全部榨干,万万不能便宜了燕鹏运,而且燕鹏运蕴含的价值越高也让曹秉死的更有价值一些,虽然人命不能如此计算,但也算是最后的心理安慰了。

    “嗯。”

    李初挥手,将谈修齐收入体内虚空燕鹏运所在的空间。

    而后李初便暂时屏蔽了对那一空间的感知。

    凰羲圣地的李欣仍然没有停止施法,必须摄取到凶手的气息才能完成圣地任务,不然单凭一张嘴是不行的。

    众人等了许久,期间谈修齐从体内虚空离开,面色恢复了平静,只不过李初在体内虚空之中感知到了几滴液体。

    李初知道那很可能便是谈修齐的泪水。

    “唉。”

    李初轻叹一声。

    李欣与抽离了血色气息,气息与费仁抽取的完全一致,全部指向燕鹏运。

    圣地的任务,追查凶手就以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基本结束了,只剩下一丁点收尾工作。

    “接下来便是谋取混沌膜胎气!”

    李初眼中精光闪过。

    他对混沌膜胎气算不得多么渴求,他也明白,现在的他根本做不到赌上一切参与仙帝之争,但不妨碍他谋取部分混沌膜胎气来做一些研究。

    至于以后会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不过不必着急就是了,顺其自然,证道时代持续上百万年,要想证道仙帝首先也要达到天仙之境,因为混沌膜胎气并非一下子全部出现,而是贯穿整个证道时代的,或快或慢。

    李初的本尊此时正在圣地内查看兑换列表,寻找对接下来谋取混沌膜胎气有帮助的物品。

    “强大的一次性攻击法宝,一次性防御法宝,战斗类丹药、符篆、阵法……”

    “暗影渡针,一次性法宝,一次性发射出一万八千枚毒针,毒针携带碧绿苍天,人族五行境修士一但被此毒侵入体内,只需一滴,便会在极短时间内化成一滩碧血,且在空中留下一道碧痕,久久不散。

    哪怕大妖王层次的异族中毒也会极大抑制他们的恢复能力。”

    “紫雷业火珠,一次性法宝,内含紫雷与业火,五行境修士一旦沾染便会被燃成灰烬,除非以三光神水浇灌,不然必死无疑。”

    “劫运死厄幡,一次性法宝,可以引动劫运,使得生灵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厄运缠身,五行境修士有五成几率因此死亡。”

    “华罗水滴,蚀骨,可在短时间使得五行境修士灵魂化为虚无。”

    “天十三,五行境必死……”

    “垂星野,五行境必死……”

    “清风明月符,五行境必死……”

    “仿诛仙阵,五行境必死……”

    “……”

    李初看了一圈,心生惊骇,竟然有如此多的存在可以将五行境修士置于死地。

    站在凡俗巅峰的五行境修士,何时竟如此脆弱?

    如此,李初心中更坚定了不成真仙誓不下山的念头。

    五行境都如此脆弱,何况神胎境?

    只是李初忽略了那些可以轻易杀死五行境宝物的价格,每一件都比得上十名五行境的身家!

    “也不能光我自己想,还可以与黄雅柔商量商量,我们两人完全可以合作,只要亮出我的仙体身份,做个协定,让我先研究研究混沌膜胎气总不至于多么难吧。

    相必圣地也先考虑到了这一茬,我们两人基本不可能出现那种为了混沌膜胎气打生打死的情况。”

    以下不收费

    py一本书《诸天从魔童降世开始》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