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95章 贵客,加菜

第895章 贵客,加菜

 热门推荐:
    刘学文之所以留下吃饭,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今天侦察营加菜。

    

    安顿庄严的时候,刘学文找机会将刘洪贵叫到营房的角落处,俩人之间进行了一次谈话。

    

    “刘连长,庄严从前和你在一个部队?”

    

    刘洪贵想都没想,点头道“对,我从前在1师教导队,他是当时273团送上来的预提班长,不过我没带过他,当年我在炊事班复习考军校,他来教导队一个月左右,我就离开了。”

    

    “啊……”刘学文顿时有些失望。

    

    部队这地方,讲究上下级感情。有句话叫做“一天的班长,一辈子都是班长”,说的就是这个。

    

    本以为刘洪贵带过庄严,没想到不是。

    

    “这个兵以前训练就很不错,有股儿不要命的倔劲,而且脑瓜子也挺灵活。”刘洪贵想起当年庄严在炊事班偷吃馒头的事,忍不住笑了笑。

    

    刘学文说“可惜啊……”

    

    刘洪贵愣了一下,马上领会到刘学文话里的意思。

    

    “刘干事,你是想着要留他?”

    

    “嗯。”刘学文说“你们1师是全军第一批改编两栖作战部队的,有经验,他在那里服过役,也就是说,经历了改编训练的过程,更重要的是我看过他的履历,庄严后来去了‘红箭’大队服役,是狙击分队里最好的一名狙击手,后来又去了t国参加水下防御和排爆训练,人材呐!”

    

    刘洪贵说“刘干事,这事就别想太多了。你想想,人家是‘红箭’大队出去的,原则上回到‘红箭’没啥问题。何况了,咱们这种部队,他来了也挺屈才。”

    

    刘学文当然清楚这是事实,可是,他还是抱有一点点希望。

    

    于是说“刘连长,我留下来吃饭可不是图你们连队的鱼,我是想趁着今晚的机会,好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最好能让他留下来,你虽然没带过他,可还是他老班长,我看这层关系你得好好利用利用,跟他说说,往好里说,他留在这里大有可为。”

    

    “你们连队的情况我是清楚的,本来我们部队就没有满编,这次改编升级,你们营里很多空缺,如果他肯留下来,我相信要比他回‘红箭’的发展更好。”

    

    刘洪贵当然也希望庄严留下。

    

    在庄严过来之前,营长唐文凯就已经找过自己谈话,说过两天有个特种作战系毕业的学员要过来实习,这人是枪王,而且还有极其丰富的水上和水下作战经验,出国受过训,所以等来了以后,之前大家集中啃教材的缓慢进度可以得到飞跃,直接让这个学员挂帅集训队长,将师、团两级的侦察骨干全部集中起来开班授徒,利用这一个月的机会,尽快让部队的两栖侦察能力得到飞跃。

    

    当时刘洪贵一听,觉得主意还不错。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来的实习学员居然是庄严。

    

    无论庄严肯不肯留下,开集训队是绝对有益的。

    

    别的自己不敢打包票,让庄严马上搞出个训练计划,三天内召集人员开训,这一点刘洪贵自信还是能做到的。

    

    这天晚上的饭菜十分丰富。

    

    开饭之前,副连长宋月飘先跑到了饭堂,没进门就嚷嚷“哦哟!套子,今天晚上做什么菜了,那么香!?”

    

    “套子”当然是个外号。

    

    这是武侦连炊事班班长崔洪套的外号。

    

    崔洪套是一期士官,服役第四年,本来是武侦连的炊事班长,但由于他是全营公认厨艺最好的人,因此如果营部来了重要的首长蹲点啥的,都让套子上去炒菜。

    

    走进炊事班,宋月飘抽了抽鼻子,循着香气开始找来源。

    

    “副连长,你怎么到营部来了?”

    

    宋月飘本来也不在营部吃饭,但今晚接到通知,让他过来。

    

    营长有请,又是全营加菜,营部的菜当然更不差。

    

    宋月飘当然不会不到。

    

    这不,饭还没开,干部里他是第一个到场的。

    

    “营长有请,我当然要提早到场了,不然怎么显得我尊重领导呢?”

    

    崔洪套人站在灶台边,面前的大锅里热气腾腾。

    

    他笑了笑,没说话。

    

    宋月飘是个有特点的人,大家全营的兵都知道。

    

    至于特点是啥,崔洪套反正也不想提。

    

    在炊事班靠窗的长条水泥台上,摆着一溜已经炒好的菜。

    

    “嗯?!”宋月飘惊讶的吞了口唾沫,说“怎么那么多菜?”

    

    水泥台上,不光有红烧鲭鱼块和红烧扣肉等等六道菜,而且崔洪套手里还抓着一只已经褪了毛开了膛的鸡的脖子,在汤水里不断翻来覆去,另一只手抓着一个大铁勺,隔十秒就舀起一大勺滚烫的汤水,淋在鸡身上。

    

    “你这是在做什么菜?”宋月飘一下子没看明白。

    

    崔洪套说“这叫白切鸡。”

    

    “白切鸡?”宋月飘说“还不如搞个辣子鸡什么的!白切鸡没味道!”

    

    崔洪套笑道“行,你跟营长说去,他答应,我马上给你搞辣子鸡。”

    

    宋月飘愣了一下,说“是营长交待的?”

    

    “那不?”崔洪套说“你以为我敢自作主张?听说今晚有贵客,人家老家是南粤那边的,营长让我给他做点家乡菜。”

    

    宋月飘忽然想起来了,说“就是那个新来的实习干部?”

    

    崔洪套一边烫鸡,一边点头道“没错,听说可牛逼了,是全军有名的枪王,还出过国。”

    

    “切!”宋月飘撇了撇嘴,说“我知道,当了五年兵才上了军校,也就那样,没什么前途的……”

    

    说完,背着手,哼着小曲离开了炊事班。

    

    崔洪套从灶台边转过头,看着副连长宋月飘的背影,轻轻“哼”了一声,摇头笑了笑。

    

    晚饭开始,庄严如坐针毡。

    

    他觉得自己是赴了个鸿门宴。

    

    左边,坐着自己的老班长刘洪贵;右边,坐着武侦连的指导员赵寰彬;正前方,坐着刘干事和唐文凯营长,还有侦察营教导员禄霄。

    

    然后,左右两侧分别是武侦连的副连长宋月飘,还有副指导员徐克炎。

    

    一桌人里,军衔职务最低是自己。

    

    他回头看看周围的后面的桌子,营部的管理员之类带着公勤、卫生、通讯和营部那些兵都在看着自己。

    

    气氛有些不对……

    

    再看看旁边,堆了好几箱啤酒……

    

    这是……

    

    他小心告诉自己,待会儿要注意说话,千万不能乱答应点啥事。

    

    今晚这顿饭,可不好下咽。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