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92章 青春如歌,岁月如酒

第892章 青春如歌,岁月如酒

 热门推荐:
    庄严感觉到了幸福的晕眩。

    “可是……”

    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还没买戒指呢……”

    “当当当当——”

    林清影身后,闪出了自恋狂袁倾城。

    “戒指是吧?戒指还不简单?花都给你准备好了!我可先说明了,这个戒指可不是我买的,是嫂子准备的,就知道你会用戒指来做借口。”

    这家伙一手拿着一束花,一手拿着一个红色的绒布盒子,递到了林清影手里。

    “嫂子,这回他可没话说了。”

    林清影拿过绒布盒子,款款走到庄严面前。

    庄严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仿佛要窒息过去。

    “姓庄的,说过的话,你可不能不认账。”

    林清影娇嗔着,把绒布盒子打开。

    里面躺着一枚镶嵌了一颗钻石的柏金戒指。

    将盒子递到庄严面前,林清影看着面前这个英气勃发的青年军官,十二分认真道“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庄严感觉口干舌燥,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时间,竟然泥塑一样呆在那里。

    旁边的韩豆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啧啧了几声,一脸的鄙视加嫌弃道“我说老班长,我韩小北张那么大,也就第一次看都有女孩子向男人求婚的,你可别丢咱们军人的脸啊!”

    一旁的宋超轻轻推了一把庄严“我说,你还不赶紧答应?过了这村,可没这寨!”

    庄严如梦初醒,伸手接过那个红色的盒子。

    拿在手里,这还真是有一份沉甸甸的感觉。

    这可是一辈子的承诺啊!

    袁大头赶紧上前,把鲜花塞在庄严的手里“拿着!班长,你就是个爱情白痴!我好鄙视你!”

    说完,所有人似乎都有了一种共识,纷纷退到包间的一隅,静静地屏住了呼吸,等待见证人生神圣的一刻。

    良久,庄严忽然求救一样头一侧,朝韩小北他们望去。

    “接下来我该干嘛……”

    ……

    所有人的头顶,飞过无数的乌鸦……

    “我艹!跪下啊!单膝跪下!鲜花!”

    这是韩小北第一次爆发想冲上去朝自己老班长屁股上来一脚的冲动。

    “哦……”

    庄严赶紧单膝跪下,把花举起,递给林清影。

    林清影被面前这个男人的傻样给逗乐了。

    笨啊!

    真不是一般的笨……

    可是咋就笨的那么可爱,笨的那么帅呢?

    纵然再笨,可他身上却有着一种别的男人身上没有的气概,那种属于面前这位优秀军人的独特气质。

    万里挑一,举世无双。

    接过花束,林清影伸出左手。

    “戒指我都自己买了,难道戴戒指你还要我自己来吗?”

    庄严一愣,接着又转头向韩小北丢眼色。

    那意思一眼就看出来——戴哪只手指?

    韩小北一把捂住自己的脸,觉得有这么个老班长实在丢脸丢透了……

    要说这庄严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居然连求婚戒指戴哪只手都不知道?

    这……

    几乎所有的战友同时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指着中指向庄严示意。

    庄严马上明白过来,感激将戒指从盒子里取出,笨拙地套在了林清影的左手中指上。

    林清影的眼泪忽然刷一下淌下来。

    庄严抬头一看,急了。

    “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没给你买戒指?要不,我这就去买一个?”

    林清影忽然破涕为笑,一个粉拳砸在了庄严身上,嗔道“傻瓜!天底下怎么就有你这么傻的傻瓜!”

    韩小北早已经七窍生烟了。

    要不是这种场合不能揍人,哪怕力有不逮,他都要上去踢一脚自己的老班长庄严。

    “抱她……”

    “亲她……”

    “我艹你个白痴!”

    其余人也受不了庄严笨拙至极的模样。

    大家都低声或者用口型想庄严示意该怎么做才是一个合格的求婚者。

    这时候,不应该抱抱自己未婚妻,不应该亲亲人家,安慰安慰才算是圆满结局吗?

    庄严还是没懂,只是慌手慌脚拿纸巾去帮林清影擦眼泪。

    林清影突然一头扎进了庄严的怀里,猛地将他箍住。

    那双手,箍得紧紧的……

    “我爱你……”她说。

    韩小北哀嚎一声“我受不了了!”

    转身朝包间外走去。

    “班长,那句台词是你说才对!你还是个男人吗!?”

    临出门,还不忘奚落庄严一下。

    那天,大汉宫火锅自助餐的号房间里,友情与爱情飞扬,温馨和豪情同在。

    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那是一个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日子。

    在场的八个学员和那个来自于京城的豪爽姑娘,都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青春飞扬,岁月如歌。

    即便在多年后回首,即便留下遗憾,一切仍旧是那么美丽。

    我把最好的岁月给了你,所以,我一辈子都会记住你。

    大汉宫的老板胖哥那天也很高兴。

    这帮恐怖的吃货终于要走了,也许他们走了以后,大汉宫的纯利额还能提高不少。

    所以,当天听说庄严求婚了,胖哥送了两瓶红酒,进来号房敬了几杯,最后还担当起义务摄影师,拿着袁大头带出来的卡片机为大家照了一张合照。

    两天后,林清影离开了古都市,庄严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奔往师。

    一段新的岁月,开始了。

    师,乙类部队。

    同样隶属g军区,部署在某地海边,这支是当年的南下部队之一,当年也辉煌过,由于某些历史原因,在很长一段岁月里,师的地位显得有些尴尬,在编程和装备配置上并不出色,成了大家口中常常提及的“二线”部队。

    进入新世纪,全军好几支部队被改为两栖轻型装甲部队,这都是建立在师最早吃螃蟹摸索出的一套理论基础上,用来维护国家领土完整所专门建设起来的武装力量。

    一向位居“二线”,属于“爹不疼,娘不爱”类型的师这一年似乎时来运转,也许常年部署在三线城市海边的缘故,可终于被总部首长看上,被列入名单上其中一支改编为两栖作战部队的单位。

    转型改编,意味着力量加强,装备和经费的倾斜。

    师存在大量人材缺口,尤其是两栖作战和装甲兵专业方面,更是求贤若渴。

    这也是为什么庄严会到这里实习的原因。

    令庄严万万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师居然会遇上一位故人。

    tezhongsuiyue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