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81章 交给韩豆芽的光荣任务(求月票)

第881章 交给韩豆芽的光荣任务(求月票)

 热门推荐:
    无论庄严怎么想劝陈晟留下,但在这件事上仍旧感到了一种无力。

    人最复杂的就是思想。

    如果在部队带新兵,还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暂时先把人留住,慢慢得做思想工作。

    可是这里是院校,退学是有明文规定可以走程序的,这里不是当兵服役,没那么多的强制。

    就像陈晟这种情况,他现在暂时还没经过两个月的新学员军训,还没授予学员军衔,要退学并不困难。

    按照规定,只要他提出申请报告,学员队的队长于琛也只能靠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留下,如果做不通,他还是会走。

    走带来的后果只是陈晟要面对一些老家朋友或者同学之间的议论,顶多说他吃不了苦。

    庄严看不懂这一点。

    在他看来,无论是集体荣誉还是个人荣誉,这都是比生命还珍贵的东西。

    陈晟怎么能说放弃就能放弃呢?

    现在庄严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是不是应该将整个情况告诉队长于琛上尉。

    简单这始终有一个最大的顾虑。

    如果告诉了于琛,这是等同穿到了学员队领导层上去了。

    这万一陈晟仅仅是早上跑五公里晕倒感觉丢脸,受到一点点小挫折小打击就说的一时气话,岂不是把事情推到了墙角,连回转的余地都没了?

    他当过太多年的班长,在国外也当过助教,在思考上早已经十分成熟。

    思前想后,庄严觉得这是还是暂时不能告诉于琛。

    虽然作为班长,他有义务要向队长于琛反应自己班里学员的思想动态。

    不过他显然决定不这么做。

    至少现在还有时间,陈晟要申请退学那就必须写报告。

    退学报告可不是随便写的,要有充足的理由,至少不能马马虎虎。

    而且陈晟至少还要考虑父母家人等等的感受,兴许有个犹豫期。

    抓住这个空档做做工作,也许还能挽救不是?

    至于怎么挽救,庄严觉得还是要树立起陈晟的个人荣誉感。

    陈晟虽然还不是正儿八经的军人,不过荣誉感这东西可不仅仅是军人才有。

    荣誉感这东西十分广泛,摊开来说,就连你平时跟同学打个游戏争输赢这同样也能归纳在泛指的荣誉感里,同样,男人的尊严同样也可以认为是一种泛指的荣誉感。

    想当年,自己不也是因为二班长牛大力的一句话,说下连队你这种素质就得养猪去,结果憋着这一口气,最后糊里糊涂居然进了教导队?

    树立荣誉感这是,光靠自己这张嘴去说,怕是在短期内说服不了已经动了念头的陈晟。

    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看一个榜样。

    一个正面的榜样。

    还好,庄严马上想起有这么一个人。

    这可是现成的榜样。

    那个人就是韩豆芽。

    还有比韩豆芽更像陈晟这种情况、还有比他更励志的兵了吗?

    离开医务室,庄严转头就去找了韩豆芽。

    韩豆芽一听,顿时就上火了,朝地上呸了一口唾沫说“班长,这种没点儿志气的怂货你担心他干嘛?他要退学就随他去,他愿意一辈子被亲人被同学笑话那也是他的事,你又不是他老妈子,管他那么多闲事干嘛?”

    韩豆芽这一番话,乍听之下还真挺有道理的。

    何必呢?

    大家才刚认识一天,非亲非故,何必呢?

    这年头,不都说少管闲事,各家自扫门前雪吗?

    管他陈晟将来干嘛?爱干嘛干嘛去!

    不过,庄严很快反问了一句,说“韩豆芽,当年你咋就不跟我说这番话呢?你倒是有骨气了,对吧?”

    韩豆芽顿时就红脸了。

    还别说,韩豆芽在谁面前人五人六都可以,唯独在庄严这行不通。

    当年如果不是庄严,自己还真不知道现在是个啥样。

    别的不说,这四年,韩豆芽爹妈来看他两次,自己回去探亲一次,没回见着韩豆芽,爹妈都要问,说你那个姓庄的班长呢?你啥时候跟他说,让他来一趟蜀中,我们得好好感谢感谢他!

    那种拳拳心意真不是装出来的,唯一的儿子当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电子游戏迷,如果不是韩豆芽爹妈本身就是干警察的,心理素质好,怕是早就被气得爬上最高楼上往下跳了。

    送去部队,在一个班长的手里变了个人,从头到脚如同脱胎换骨,那种喜悦不说千金难买,就算倾尽家财都值得了。

    怎能不感激?

    “班长……我那会让还有一点点残存的自尊心呢,哪像他啊……刚来第二天就要让让退学,不说咱们军人那点儿荣誉了,这人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

    韩豆芽愤愤不平地数落着陈晟。

    老兵看地方学员,多少都存在一点点瞧不起的感觉。

    “得了,别跟我废话,你还当班长的人了?你这几年的班长都当到狗肚子里去了?”庄严忍不住埋汰韩豆芽“四会你没学?会做思想工作,还记得吗?哪个新兵来部队就是一块好钢?还不都是锤出来的?看到不行就放弃,要不,下次地方征兵,你去动员试试?”

    韩豆芽赶紧投降“行,老班长,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不喜欢这货我也得跟他好好唠唠。”

    他拍了拍胸脯,说“让他看看一个最佳的典型。”

    庄严说“行,这是保密,队长还不知道,你晚上找个地方,精点的,没人的,好好跟陈晟说说,我不管你用啥手段,你就得说服他,说服他,我就觉得当年我带你时候的那份心血可没白糟蹋。”

    “保证完成任务!”韩豆芽立正敬礼,一副正儿八经接受任务的模样。

    看到韩豆芽答应下来,庄严算是稍稍放心了点。

    他琢磨着先让韩豆芽跟陈晟谈谈,然后自己在做做思想工作,双管齐下,发挥榜样的力量,将陈晟引导到正途上来。

    不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大的么?

    还真是!

    令庄严万万没想到的是,韩豆芽这小子还真不是盖的,当晚就找了个由头,把陈晟叫出了寝室,俩人也不知道去了哪。

    更令庄严惊掉下巴的是,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令他自己都没想到的事情。

    tezhongsuiyue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