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78章 落差(求月票)

第878章 落差(求月票)

 热门推荐:
    梦想成为特种部队军官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因为你只要在脑子里幻想一下就可以。

    但是要真正实现这个梦想,就得付出不止一点的努力。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正如地方学员袁倾城一样,他心理上的落差简直无法形容。

    别说整个系里纯粹的是和尚庙,就连系也是,整个小龙山分院里头都是和尚……

    在这里,除了食堂和后勤保障聘请的那些个大婶之外,全都是男的……

    都是男的……

    男加男……

    更重要的是,像国关这种院校,是严禁在校男女生谈恋爱的。

    所以在校内正儿八经谈校园恋爱的可能性基本就是零。

    当然,天底下就没有绝对能完全禁止的事情。

    正如《刑法》摆在那里,也同样有不少心术不正的人会铤而走险。

    违反《刑法》的人大多数基于利益。

    而违反校规的人,大多数是基于荷尔蒙。

    对于谈恋爱这种事,如果你有本事不让学校发现,能一手遮天瞒天过海,那算你本事。

    要是被队长发现,嘿嘿,对不起,你就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正义的审判吧……

    这和地方校园完全不同的一点规定让袁倾城感到了绝望。

    袁倾城在高中是挺受欢迎的男神类型。

    毕竟家境优渥,成绩也不算差,人长得高高大大结结实实,虽然脑袋大点,但也总归是一颗长挺帅的大脑袋。

    所以免不了有几个花痴女同学围着转,甚至有些争风吃醋之类。

    袁倾城抽烟,用的火机必定是zippo,他喜欢打开盖子“噹”一下的脆响。

    据他说,曾经自己生日在卡拉ok里搞庆祝会,结果好几个女同学都送他限量版的zippo,结果当场在包间里撕逼起来,吵得他心烦意乱,最后一气之下将自己的zippo扔出了窗外……

    第一天晚上,十点半熄灯之后大家热得有些睡不着,于是都躺在黑暗中开吹牛大会。

    袁倾城首次坦诚了自己在高中脚踏三只船的“光辉”历史,并且坦诚了自己考特种作战专业并不完全是因为穿上那身特战服显得更帅,而是因为他觉得也许会在这里碰到一个现代版的花木兰……

    这种无耻的想法遭到了同寝室其他老兵的终极唾弃。

    应了那句话,有人饿死没粮,有人节食减肥。

    要知道,这些老兵常年在苍蝇都是公的营区里训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大部分时间是在荒无人烟的丛林或者戈壁,又或者是在大雪纷飞的极寒之地,又或者海拔00米以上的高原进行各种残酷集训,听袁倾城诉说自己无耻的光辉史,怎能不当场眼红?

    和生长干部的分别还在于,地方生对于这种军校生活的各种不习惯。

    军校的规章制度也很多、很细,无论是袁倾城还是陈晟,都感到了人身自由受到严重限制。

    例如没到睡觉的时候绝对不能坐到床上,只能坐自己的马扎;吃饭的时候要先集合唱歌,进了饭堂要坐在餐桌旁立正站好,等值班员统一口令才能坐下,而且吃的时候绝对不说话;走路一定要昂首挺胸,手臂摆直,无论是在走廊还是楼外都要走直线、拐直角弯……

    对于早已经习惯了部队令行禁止的老兵来说,这简直太正常不过了,一些和部队稍稍有不同的地方只要调整适应一下完全没有任何不适。

    可是对于袁倾城和陈晟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当横刀立马保家卫国的热情退去,第一天晚上,俩人就已经流露出后悔报考军校的情绪。

    这还没完,这仅仅只是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起床号就已经悠扬地回荡在校区里。

    几个老兵麻溜地穿上迷彩服,蹭蹭出门下楼去了。

    六点起床,按照规定有五分钟的穿衣时间,六点零五分必须集合完毕然后带到带到操场出操。

    0寝室是属于队三区队八班。

    庄严这个八班长忽然发现自己太高看袁倾城和陈晟了,几个老兵早已经站在了队列里,俩个地方生还没到。

    区队长赖玮越看越不对劲,朝庄严喊道“八班长,怎么回事?你的班怎么还少了两个人?”

    庄严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没到就是没到,于是只能回答“报告区队长,也许是新生还没适应过来,动作慢了点。”

    新生,指的就是地方生。

    赖玮说“别的班也有新生,怎么别人都到齐了?“

    庄严心里嘀咕道,这就要问你了,区队长大人,这俩奇葩怎么分到我班里,难道你心里没点儿数?

    “报告!我请求上楼带他们下来。”

    这是唯一的选择了。

    谁知道陈晟和袁倾城那两货在寝室里干嘛?

    “批准!动作快些!”区队长赖玮一边看表一边同意了庄严的请求。

    庄严赶紧一路飞奔,跑上楼,然后冲到了自己的寝室门口。

    “陈晟!袁倾城!”

    目光往里一扫,庄严差点就得暴走。

    这俩货一个还在整理自己已经穿在身上的迷彩服,另一个则直接拿着镜子对着照。

    我靠!

    庄严这回是真火了“你们没听见楼下集合了吗!?”

    袁倾城放下镜子,说“哎呀,糟了!我还想整理好一点仪容再下去集合,差点忘了时间了……”

    陈晟说“班长,我们……”

    “我们个屁啊!”庄严真的火大了,这俩简直是人间极品,起床号是什么他们不知道?昨晚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张作息表,墙上还贴了一张,所有的制度条例都给他们放到位了,兴许这俩货根本就没看!

    换做在部队里,庄严还真想上去一人屁股上踹一脚。

    可这里是院校……

    由于还没有开始正式军训,所以第一天出操的内容比较简单,跑个三公里,之后开始队列训练。

    安排是这样安排,对于老兵来说,这简直是天堂般的待遇。

    徒手公里啊!

    以往在部队每天早晨全副武装五公里只能算是开胃菜,在这里居然是徒手。

    五系的地方生也是要经过严格的体能测试的,军事院校不同类型的要求也不同。

    例如工程类和指挥类不同,指挥类和特种作战类别也不同,士兵考军校和地方青年直考也不同。

    一般来说,作战部队的士兵考军校是要测试全副武装五公里的,这是一个必考科目,但地方青年则只需要跑一千米,指挥类三千米,特种作战类略微牛逼点,徒手五公里。

    只不过达标的标准上存在巨大差异。

    由于这天跑的五公里不像在连队那样计算整体成绩,目的在于测试个人成绩,所以学员们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二十分钟后,当系里的所有老兵都在终点,等到汗都干了,居然还没看到那二十多个地方生的身影……

    tezhongsuiyue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