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76章 干起来了

第876章 干起来了

 热门推荐:
    ≈lt;!--o--≈t;

    都说班长是军中之母,这话说起来是一点不假。

    

    面对两个啥都不懂的地方生,庄严只能一点点教。

    

    当然,这种事对于他来说驾轻就熟。

    

    唯一让庄严不习惯的是,这里的班长和战斗部队的班长有些不同。

    

    战斗部队的班长是绝对权威,说一不二,新兵蛋子看到班长腿都抖,像庄严当年那样的兵其实还是真少见的。

    

    可军校不一样。军校的班长其实权威并没有那么大,真正操控着学员生杀大权的是于琛上尉和队教导员这种队长级别的人物。

    

    因为是轮换制,庄严被暂时指定当班长是因为所有新学员刚报到,209寝室里就数他的威望是最高的,暂时指定像他这种老兵当班长,有利于新生融入军校生活,更有利于教学的开展。

    

    地方生对于部队虽然也有敬畏,但不像部队新兵蛋子那么深入骨髓,虽然也知道要服从命令,但战斗部队那一套用在这里可不行。

    

    就以最简单的叠被子为例。

    

    领了新被子回来,陈晟和袁倾城俩人无论怎么叠,被子仿佛就跟他们作对一样,还是一副歪歪斜斜的模样。

    

    如果换做是在1师那种两栖作战部队或者“红箭”特种大队带新兵,你的内务不好,班长没那么多废话给你说,示范过后就靠个人体会,叠不好直接从窗户里扔出去,让你抱着被子在操场上叠到满意再回来。

    

    而在院校里不行。

    

    大家都是学员,其实是平等的,班长只能说是一个委托的管理者,不是真正的掌权者,彼此之间是同学关系,不是上下级。

    

    正因这个,庄严花费更多的耐心和心思去教导陈晟和袁倾城这两个未来要在一起待三年的地方生。

    

    这时候,通讯员突然出现在寝室门外,站在那里朝里扫了一眼,说庄班长,于队长找你,让你过去队部一趟。

    

    庄严那会儿正在教陈晟和袁倾城那两货在叠被子,叠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手把手地教,看到通讯员边说“好,我马上过去。”

    

    等通讯员走了,庄严看了看陈晟和袁倾城的被子,忍不住又讲解了一下叠内务的要领。

    

    旁边几个老兵都看不下去了。

    

    韩豆芽说“老班长,你赶紧去队长那里,这里我们来教。”

    

    庄严一想,这韩豆芽也好,还是宋超等几个老兵也好,都是当过班长的人。

    

    庄严想了想,觉得也对,于队长既然派人来找,自己作为班长那就赶紧过去,也许是有什么要紧事。

    

    “行,你们教教他们俩,我去去就来。”

    

    好在整个寝室还有韩豆芽那几个老兵,关键时刻还能搭把手。

    

    等庄严走了,韩豆芽和宋超俩人一人一个,韩豆芽负责教陈晟,宋超负责袁倾城。

    

    但是他们俩可就没那么好的耐心了。

    

    “袁大头!”

    

    韩豆芽一张嘴,就喊上了袁倾城的外号。

    

    这外号是刚刚新鲜出炉的,因为袁倾城的脑袋大,又姓袁,所以韩豆芽直接帮他改了个外号。

    

    “咋了?”

    

    袁倾城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外号。

    

    这让人联想到了袁世凯。

    

    对于一个天天都要照几次镜子自恋好几次的大学生来说,袁世凯的长相是在不能跟自己联系在一起。

    

    “想不想叠好内务?”

    

    “当然想。”袁倾城说“只是怎么叠都叠不好。”

    

    韩豆芽走到袁倾城的床边,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那团被子,啧啧两声,摇头一脸嫌弃道“这就是坨屎!”

    

    说完对袁倾城说“去水房,那你的刷牙的口缸过来,记住,装满水。”

    

    袁倾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还真去了水房。

    

    宋超也对陈晟说“你也是,去水房,那口缸装满水回来。”

    

    陈晟也不知所以,不过还是去了。

    

    人家是老兵,让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等俩人颠颠儿地拿着盛满了水的口缸回来,韩豆芽和宋超一人端了一杯水。

    

    “把被子放在地上,叠三折,铺开!”

    

    陈晟和袁倾城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到底要干啥。

    

    “放地上?”陈晟狐疑地问道。

    

    “让你放你就放啊,那么多废话干嘛?我还能害了你不成?”韩豆芽对于自己的方法是极有信心。

    

    因为,这可是所有部队几乎每一个连队每一个新兵都会经历的事情——给被子洒水!

    

    这种方法也不知道从上很么年代开始流传下来,但一直就是p部队新兵整理内务的一个绝招。

    

    一般新兵的被子都是刚从军需仓库领出来,全是折皱,要想叠成“豆腐块”效果,必须先弄平。

    

    把被子铺到地上喷水,再用胳膊肘一点一点的擀平,再用纸板塞进被子夹层里去,这样才能让新被子妥妥帖帖变成豆腐块。

    

    当新兵成为老兵之后,经过无数次这种碾压和修整,叠被子就是分分钟的事,因为被子也已经适应了标准,需要出直角的地方早已经被折得没了棉花……

    

    宋超端着水,含了一大口,然后俯下身,噗一下全喷在了被子上,没等陈晟反应过来,噗地又是一大口。

    

    韩豆芽的动作也是利索,同样噗噗喷了两大口。

    

    干燥的被子上顿时颜色变深,绿色的被单上沁出了水印子。

    

    这回,陈晟终于反应过来了。

    

    “你干什么!”

    

    他下意识的冲上来,一把抢过了口缸,将宋超朝旁边一推。

    

    口缸里的水被晃了出来,一下子全泼在了被子上。

    

    这下子,被子一大片全湿透了。

    

    “噫!我还想问你,你干嘛呢!”宋超一脸的不乐意。

    

    他实在无法理解,眼前的陈晟干嘛呢?

    

    自己这是给他整理被子,他居然还冲上来狠狠朝自己大吼大叫,刚才那一推,猝不及防之下差点退后撞在了床架上。

    

    “你这么搞,我的被子还怎么睡!?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你特么恶不恶心啊!?”

    

    陈晟大吼大叫。

    

    对于他来说,将被子放在地板上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了。

    

    现在居然还让另一个人含着水朝自己的被子上一通乱喷……

    

    想想那水里还有宋超的口水……

    

    陈晟觉得自己都要炸了。

    

    “喷两口水怎么就不能睡了?”对于宋超这个特种大队出身的学员来说,对陈晟的反应同样不可理解。

    

    爬冰卧雪,睡坟场喝溪水,这些对于一个特种部队士兵来说太正常不过了。

    

    这地板干净得能照出人影来,怎么就不干净了?

    

    喷两口水怎么了?妈的,战友之间同吃一锅饭同喝一碗水这不是彼此珍贵友谊的表现吗?怎么就有病了?怎么就恶心了?

    

    心头上的火一下子就蹿了上来,宋超猛地冲过去,一把揪住陈晟的衣领,直接将他像一口破麻袋似的推撞在床架上。

    

    咣——

    

    ≈lt;!--ovr--≈t;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