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64章 打打打劫……

第864章 打打打劫……

 热门推荐:
    

    送老兵,这其实是件令人难受的事情。

    

    退伍兵心里都藏着事。

    

    两年兵,回到地方干啥?有什么打算?

    

    在特种大队里,刚刚学了两年的本事,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转眼就摘军衔脱军装回家去了。

    

    两年的军旅生涯,留下的是说不完的回忆,还有道不尽的战友情。

    

    退伍的哭得嗷嗷的,车下送老兵的兵也是嗷嗷哭,干部们平时都是硬汉一个,到了这时候都眼圈红红,又不想让人看见,要么转过身去偷偷抹眼角,要么直接跑到路两边的树后面,不让人看得见自己眼角抑制不住滑落的泪水。

    

    这车兵都是三营的,其中很多是九连的老兵。

    

    不过在庄严这个已经服役快五年的老兵眼中,其实也就是一批嫩得能掐出水来的新兵蛋子。

    

    在他看来,两年兵似乎太短了,尤其对于特种大队这种单位,两年只能刚刚培养出一个刚上道的特种兵,还没成熟呢!

    

    所以,大队留队的比例比普通野战连队要多得多。

    

    尽管如此,还是很多想留却留不下的。

    

    作为新上任的九连副指导员,崔伟楠不得不承担起一路安抚的工作。

    

    由于从市到宁县有将近五百公里,而且有三百公里左右的路是山路,因此在途中安排了一次晚饭。

    

    对于老兵,部队有充足的经费安排。

    

    毕竟这是退伍回乡的最后一段路程,其实干部们都怕出问题,只要将人送到武装部,办好交接,这事就算彻彻底底完成了。

    

    没有到武装部,没有办好交接手续,出了问题,还是大队的责任。

    

    何况是九连这种号称“硬气功”连的退伍兵,一个个都是练得脑袋上长茧子,没事都想拿跟棍子敲自己几棍的野小子们,更是不得不小心应付。

    

    一辆大巴车里只坐了二十多个兵,空落落宽敞得很。

    

    大巴车也是租来的,是旅游公司的地方车,乘坐舒适,跑起来也快。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见人就笑,据说从前也当过汽车兵,反击战的时候用开车专门将烈士的尸体运送回后方,也是见过血见过牺牲的人物。

    

    都当过兵,自然就有共同的话题。

    

    老兵的嘴,大海的水,扯起来没完没了。

    

    一路上和坐在车前面的庄严还有崔伟楠聊得不亦说乎,从打仗扯到训练,从训练扯到退伍之后的生活。

    

    一边扯淡一边感叹,司机大叔说起现在当兵的福利,比自己当年好多了,好歹现在一期士官也有个三四百,从前自己当了五年汽车兵,最高也就十几块的津贴费。

    

    晚饭是在路边的饭店吃的,老板看到一车戴着大红花穿着没军衔迷彩服的丘八们下车,吓了一大跳,然后问清楚是吃饭的,又笑逐颜开将大家迎了进去。

    

    这是所有人最后一次吃军粮——毕竟还是部队出钱,所以姑且也算是军粮。

    

    吃当然要吃好,本来“红箭”大队伙食就不错,现在退伍回乡,更不能亏待了老兵。

    

    扣肉、鱼香肉丝、白切鸡……

    

    啤酒、可乐……

    

    该有的都有。

    

    但是崔伟楠吃饭前集合了一下所有人,宣布了一下纪律——啤酒可以喝,但是绝对不能喝多,更不能喝了之后拿酒瓶子往脑袋上敲。

    

    这纪律一经宣布,老兵们站在队伍里都呵呵笑了,一个个高喊“副指放心!我们退伍不褪色,站好了最后一班岗,更要走好最后一段回家路!”

    

    崔伟楠也是个性情中人,谁不是当兵过来的呀?

    

    都理解!

    

    一挥手,大声道“兄弟们吃饱,喝好!咱们不急着赶路,休息够,透透气,抽根烟,然后再走,今晚上回到你们老家就好!”

    

    带兵干部的话就是要接地气。

    

    崔伟楠带兵是绝对有一手的,几句话,所有的兵心里听了热乎乎的,觉得副指导员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干部。

    

    果然,吃饭的时候,气氛很热烈,但是场面很稳定,没有发生喝着喝着就哭起来,然后又表演硬气功的破事。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六点多,距离宁县还有一百多公里。

    

    最后这一段全是山路。

    

    大巴车在山上绕着山爬,又起又落,本来就是冬天了,这会儿到了山区,更冷了,温度估计在5度以下,大巴车的玻璃上都是雾气,白蒙蒙一片,看不清车外的景物。

    

    庄严和崔伟楠俩人一人一件军大衣,裹住自己,坐在大巴前面的两个位置,一直和司机大叔吹牛逼。

    

    毕竟夜晚开车最怕就是打瞌睡,聊天能提神,至少司机不会因为太无聊而睡过去。

    

    突然,在大巴车雪亮的灯光下,路边忽然出现一个背着个背包的女人,伸手拦住了车。

    

    司机踩下了刹车,停住了大巴。

    

    那个女人约摸二十多三十岁的光景,穿着一件黄色的羽绒服,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显眼。

    

    她跑到司机的位置旁,站在车下敲车门。

    

    司机将一点点玻璃窗摇下,问“大妹子,有什么事?”

    

    那女的一脸焦虑,说话都说不利索,好像十分着急的样子。

    

    庄严和崔伟楠俩人坐在位置上侧耳一听,总算听了个大概。

    

    原来这女的是被“卖猪仔”,所谓的“卖猪仔”是南粤的一种说法。

    

    一般这种情况是出现在非法营运车辆上最多,由于载客没达到满员,一些非法营运车辆在车站以低价骗人上车,然后跑到郊外后将人“卖”给另一辆车,再收取一次高额车资。

    

    通常这种非法营运车辆都会选择在荒郊野岭或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卖猪仔”,你不交钱,就把你干下去,让你自己在这种只有猫头鹰叫唤却鬼影都没一个的山路上吓个半死。

    

    女人央求司机,能不能载自己一程,只要到前面有人的镇上,她就下车自己想办法。

    

    司机大叔也是好心,看着这么一个女人孤身一人在荒郊野岭这种鬼地方,也是于心不忍。

    

    不过这车是部队包车,所以他也做不了主。

    

    于是转头去问庄严和崔伟楠“我说小崔、小庄,你们看能不能让她上来,捎一程?这女的看起来怪可怜的。”

    

    庄严和崔伟楠在黑暗中交换了下眼神,崔伟楠点点头说“行行行,反正我们位置多,做好事嘛,也挺好,不然一大姑娘晚上自己在这种地方走,也不知道会出啥事呢。”

    

    看到崔伟楠同意,庄严也点头同意“行,大叔就让她上来吧。”

    

    司机大叔对窗外的女人说“也算你走运,遇到好人了,你上来吧,捎你一段。”

    

    说完,按下开门键,右侧的车门嗤啦一声,开了。

    

    “谢谢司机,谢谢司机!”女人一边谢,一边绕过车头朝右侧走。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的黑暗中突然冲出来四条黑影,箭一样飚上了车。

    

    微弱的灯光下,每个黑影手里都拿着家伙,闪着冷冷的寒光。

    

    为首的一个劫匪用刀在铝合金行李架上咣咣敲了两下,粗声粗气地就像唱曲儿似的喊了起来“年关将至,我们弟兄口袋空空,两餐无着落,拦路向各位借点过年前,有钱你给钱,没钱你给东西也行,但是别逞英雄,哥们手中大刀不认人,不听话,就放血……”

    

    得!

    

    遇上打结的了!

    

    司机大叔淡定地拿起茶杯,咕嘟喝了一口茶水,也故意不开灯,让车厢里黑着。

    

    四个劫匪顺着过道一直往里走,一直往里走……

    

    庄严在军大衣里伸了伸脑袋,看了一眼后面,对崔伟楠说“咋办?”

    

    崔伟楠说“你告诉他们,下手轻点,妈的别打死了就不好办了……”

    

    庄严想想也是,赶紧大声道“喂,兄弟们,下手别太重啊,弄死就不好了……”

    

    司机大叔喝完茶水,伸出手按下了灯开关。

    

    啪——

    

    车里的灯,亮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