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61章 不服管的新兵

第861章 不服管的新兵

 热门推荐:
    庄严已经很久没有趴在老虎岭靶场那块地上打枪了。

    人才到靶场边,听到枪声就已经有些心潮澎湃的感觉,空气中仿佛飘来熟悉的硝烟味。

    这种感觉就像老酒鬼问道了窖藏几十年的陈年好酒一样兴奋。

    “队长!”

    远远地,庄严看到了韩自诩,正抱着手站在射击地线后面。

    在他前方不到十米处,射击地线上趴着十来个新兵,正进行着远距离狙击训练。

    枪声此起彼伏,令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熟悉的集训年代。

    靶场上,还有不少熟悉的身影。

    但是,也少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韩自诩音乐听见有人喊自己,回过头,一眼看到庄严。

    “回来了?”

    他摘下耳塞,朝庄严笑了笑,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意外。

    “回来了!”庄严跑上去,看着韩自诩脖子上的耳机,笑道“终于人性化了不少啊,降噪耳机都用上了。”

    “自己申请用经费买的,你以为会统一配发?”韩自诩颇有些自嘲道“就这,也费了我三个月才申请下来经费。”

    庄严在t军集训的时候,基本上射击时候都使用降噪耳机,而且都是美制。

    “猎人”分队是培养狙击手的分队,狙击手要子弹去喂,常年的射击发出的噪音导致耳膜受损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一般来说,大家都采用土方法,要么上棉球,要么就是简单地用卫生巾塞住耳朵。

    一直以来,降噪耳机都不作为制式装备配发,至少暂时没有。

    看到庄严,好几个老兵围了过来。

    一个个上来就给庄严一个能箍到窒息的拥抱,然后再狠狠往胸口上行来一拳。

    庄严仔细看看,老兵好像只剩下张圯怡、柴一发、管峰、季炜这四人了。

    “就剩下你们四个了?”

    庄严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年所有人都是二年兵的时候被挑过来“猎人”分队的,其实当时韩自诩的想法也没问题。

    按照老的兵役制度,这些野战部队的尖子都处于巅峰状态,经过筛选和严格的集训之后,即便比起原“红箭”大队的狙击手也丝毫不落下风。

    “红箭”大队多数的士兵服役期都会超过三年,有些甚至五年。

    这样一来,作为骨干还是能留在部队至少发挥作用两到三年。

    只是没想到忽然来了一次兵役制度改革,三年义务制变成了两年义务制,考虑到新老兵交替和士官名额的问题,即便“红箭”大队的士官比例可以尽量放宽到最大限度,你总不能不招新兵。

    两年过去,当年0人两个班的“猎人”分队,除了四个老兵签下士官,徐兴国、严肃、苏卉开上了军校之外,其余的全部退伍了,又招进来了十几个新兵。

    “老庄!听说你在t国牛逼大发了,给人当射击教员!”

    “是啊,我们看报纸都乐了,说你跟被人比试00米射击弹壳孔,有没有这回事?你他娘的水平提高那么厉害?”

    “要不,来表演表演?也打打弹壳口试试?”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围着庄严说个不停。

    庄严看了一眼射击地线上,新兵们用的还是狙和狙,他苦笑了一下,说“现在我打不到这个成绩。”

    “咋了?退步了?”张圯怡笑道“还是军报记者给你吹牛逼的?”

    “是啊,我看八成吹牛逼。”柴一发说“00米咋可能打到弹壳口里嘛!”

    “我当时用的枪不一样。”庄严又不好将pgs-说的太好,那样似乎有点灭自己威风的感觉。

    可是不说,又不行。

    用狙在00米上,不说精度,光是那个倍镜,自己别说是弹壳口,就连弹壳都看不清。

    当时的psg-是倍镜,在瞄准镜里看一颗弹壳已经比瞄准线还要小,完全靠射手的个人枪感和天赋进行射击。

    让他现在在这里使用狙打00米的弹壳口,庄严做不到。

    除非他是神仙,可他并不是。

    “好了,别吵了。”韩自诩走过来打断了所有人的喧闹,扫了一眼大家说“你们这些班长都不用看着自己当兵训练了?”

    几个老兵还是很怕韩阎王的,韩自诩一开口,所有人立马噤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走,陪我走走聊聊。”韩自诩指指大操场方向。

    庄严陪着韩自诩一起离开靶场,在操场的训练道上绕圈子,边走边谈。

    “队长,我怎么看着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哼!”韩自诩冷冷哼了一声。

    庄严从他的语气里能听出这位队长心里有气。

    果然,韩自诩很快便道“我能不气吗?“

    说完,又长长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

    忽然问庄严“你这次回来,班长位置已经没了,现在a班是张圯怡和柴一发当班长,b班是管峰和季炜,你就当个代理副队长好了,给我当当助手。”

    “代理副队长?”庄严奇道“章副队和孙副队呢?”

    “孙鸿渐去了三营。”韩自诩说“老章也快转业了,我这正缺人呢。”

    庄严没再问下去。

    两年了,过去了两年。

    部队和任何一个国家机器一样,同样存在去老纳新,人员调动之类的事情很普遍。

    自己不清楚这其中的道道,也最好别问。

    “老章也满十二年了,再签怕也是签不下去了,不是技术兵种,要继续留下来很难。好在已经满了十二年,也算是符合转业条件,孩子要上初中了,家里婆娘闹得欢,不走也得走了……”

    韩自诩说着说着,有些伤感。

    回过头看着庄严道“怎样?愿意干吗?”

    “愿意是愿意,不过我怕我的资格不够。”庄严说。

    韩自诩还是一向的特立独行,说“够不够不是别人说了算,是我说了算。明年全军有个狙击手比武,你也看到了,除了这四个老兵,其余的都是新兵蛋子,两年兵……有几个能入围我都心里没底。”

    “没事,当年我们不是一年时间就被你训出来了吗?加把火,不会比我们当年差。”庄严安慰韩自诩。

    韩自诩又哼了一声,说“你当我是神仙啊?说带就带出来?培养一个合格的狙击手,一年只能说刚入门,没三年功夫算不上成熟。”

    “行,那到时候我上就是了,不还有张圯怡他们嘛!”庄严说。

    提起张圯怡,韩自诩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张圯怡年中本来有机会提干,不过在最后的竞争中败北了,徐兴国和苏卉开上了军校。”

    提起徐兴国,庄严赶紧问“老徐的肩膀怎样了?”

    韩自诩说“好得很,没问题,在总医院恢复得很快,做了修补手术,还认识了个很不错的女朋友。这小子,本事大着呢。我本想让他留队多干一年再提,不过看样子他是等不及了,浪费我一番心血……”

    老徐也上了军校。

    苏卉开也上了军校。

    现在,当年的铁三角,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俩人逛着逛着又回到了靶场,却听到有人在吵闹。

    远远一看,张圯怡和一个新兵面红耳赤地争着什么。

    那个新兵蛋子似乎一点不怕张圯怡,扛着个列兵军衔,气势上一点不输自己的士官班长。

    “怎么回事?”韩自诩上前大声质问俩人“争论什么呢?”

    列兵看到队长,顿时没敢吭声了。

    张圯怡说“队长,朱向阳这小子不服从管理。”

    列兵朱向阳却满腹委屈大声道“报告队长,张班长故意体罚我!”

    “体罚?”

    庄严乐了。

    他仔细看了看朱向阳。

    只见这个兵满头大汗,虽然天气有些冷,可是迷彩服背上湿漉漉的,很显然被罚了。

    不过,罚不是正常吗?

    自己当年新兵的时候,挨罚天天都有,被韩自诩罚都罚了不少。

    韩自诩问“怎么体罚你了?”

    朱向阳说“他说我的散布太大,让我活动活动,罚我冲了四次坦克,还没完!”

    冲坦克,是指的老虎岭右侧的小山包上有个废旧的坦,放在小山包上当做假设敌的固定坦克发射点。

    这种坦克在老虎岭基地有三辆,都是用来班组战术、分组战术或者进行火箭筒射击训练时候使用,都是千疮百孔的货。

    由于小山包上的那个坦克距离靶场最近,有大约00米远,在靶场上练枪的时候,班长们惩罚新兵的手段其中最常见的一个就是冲到坦克那里摸到坦克再跑回来。

    “散布有多大?”韩自诩对张圯怡说“去,把他的靶子拿过来。”

    很快,靶子拿过来了。

    庄严发现,这次是人形靶,上面头、手臂、心脏三个位置有三个十厘米直径的圆形状白心,代表着三个不同的部位的要害部位。

    看了看,每个圆心里有三个弹孔。

    其中两个弹孔的散布很大,分别有一发弹压在边缘。

    “散布是有些大,班长罚你有问题吗?”韩自诩看了看庄严“你来处理。”

    接着,转身走到一旁,然后对所有人大声道“这位班长想必你们都认识,前几天还看了报纸的对吧?他就是庄严,刚从t国海军特种部队集训回来,暂时由他代理副队长,和章副队一样,他负责的科目是射击,射击上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庄严心里苦笑了一下。

    韩自诩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这岗谈完话,还没一点缓冲时间,立马就要考验自己的领导能力了。

    顶点

    tezhongsuiyue0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