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60章 两年人事几番新(2)

第860章 两年人事几番新(2)

 热门推荐:
    十几分钟后,俩人从大队长的办公室里出来。

    “庄严,我看你赶紧回自己的队里去,先整理好东西,晚上早点过来和我们会餐。今晚,我可要跟你小子好好喝几杯!”

    走到楼梯口,崔伟楠搂着庄严的肩膀,一边走一边摇。

    俩人虽然一个兵,一个军官,可是根本没有什么官兵之别。

    “你看到没有,大队长那口气,夸你夸得简直……你小子上半年要多看复习资料,我看不出一年,你就要保送军校了。”

    刚才在办公室里,张辉对庄严和崔伟楠这次出国的表现大为赞赏,尤其是庄严。

    能在国外的特种兵集训中获得多项科目第一,而且能担任射击教员,并且在训练事故中成功拯救一名t军教官,收到t国国防部发来的表彰,怎么说都是扬国威、振军威的好事。

    何况这是第一次与t国之间的交流,根据反馈回来的情况,t国对于p官兵的优秀素质表示非常欣赏,希望以后还可以继续进行这种跨事交流。

    得到了t方的肯定,总部当然也很高兴。

    张辉说,军区的《士兵报》(虚化名字避免麻烦,自己猜)记者早已经预约了,说是等崔伟楠和庄严回来,马上要过来亲自采访,让两人回去之后准备下材料,别到时候人家记者问啥都回答不上来。

    话说到最后,张辉直接从自己的办公桌后站起来,走到自己手下两名爱将面前,在每人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每拍一下,就说一个“好”字。

    从这四个“好”字里,崔伟楠结合张辉双眼中那种欣赏的神采,几乎可以肯定庄严会成为军官培养苗子。

    能得到张大队长的如此夸奖,实为殊荣。

    今晚,在三营九连举行会餐,“猎人”分队的队员也会过来这里集中,大家加个菜,喝喝啤酒,算是庆祝载誉而归的两名队员。

    三营和大队部驻扎在一起,所以崔伟楠下了楼提着行李和庄严告别,越好了晚上见。

    已经两年没回来了,崔伟楠也记挂着三营的一帮弟兄。

    和庄严没多唠,提着行李一路跑,奔向了自己熟悉到营区。

    刚才上楼之前,崔伟楠其实还挺不高兴的。

    现在之所以那么高兴,庄严知道这家伙是因为大队长张辉刚才对他说了,原先他的三排长位置已经有人顶上,不过就连的副指导员调离了,所以有个副指导员的空缺,准备让崔伟楠晋升这个职务。

    对于崔伟楠这种军官来说,出国留学无异于镀金。

    和庄严的情况略有不同。

    庄严是士官,即便出国了,留学了,回来提干不提干还是有很大的变数。

    军官本身就是要三年晋衔一次,何况有空缺,自然优先给崔伟楠这种年轻又优秀的干部。

    看着崔伟楠乐颠颠的模样,庄严打心眼里替他高兴。

    俩人是一起受过苦,受过罪的铁哥们,还有远在京城军区特大的老魏,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张辉安排了一辆吉普车将庄严送去老虎岭基地,车子早在楼下等了。

    庄严上了车,车子驶向大门。

    他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激动。

    也许因为刚回来在大门口碰到两个哨兵盘查,还来不及激动,现在一切办妥当了,要重回“猎人”分队了,那种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激动潮水般不可抑制的用了上来。

    老虎岭营区依旧只有一个保障排和一个“猎人”分队在驻扎。

    刚进到基地营门,庄严发现岗哨上的兵自己还是不认识。

    这不由让他有些唏嘘。

    两年而已,真是铁打的硬盘流水的兵。

    现在p实施的是义务兵和士官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庄严觉得这有点儿t队职业化的意思。

    也许,这也是整个世界部队走向的一个趋势。

    职业化、专业化、精锐化。

    随着军事科技的发展,现在的装备发展一日千里,基于装备的改变,战术也同样要做出调整,战术做出了调整,编制也同样要做出调整,编制调整,又会涉及到一连串新的兵役和保障制度的建立。

    庄严在这一年留学期间,利用业余时间钻研了不少外军的教材,其中包括林清影给他在欧洲和俄国买的,也包括了在t军特种兵学校的公开图书馆里借阅的。

    起初想法很简单,强化自己的t语和英语,结果学着学着,倒是喜欢上军事研究来了。

    大量的阅读和学习开阔了庄严的眼界,其中,他对国外狙击兵种的各项研究又有了更深的认识,结合自己之前在“猎人”分队里接受到的训练,还有和老白毛一起执行任务的那几天里,这位神秘的教官对自己的耳提面命,又利用担任兼职射击教员的机会,和艾哈迈德这些教官一起交流射击心得。

    现在庄严手的行李中,大半部分是书和自己做的笔记,这些都是他结合中外特种作战教材总结出的自己的一套心得。

    他想早点见到韩自诩,和韩队一起分享这两年来收获。

    “队长!我回来了!”

    庄严拎着自己的包跳下车。

    值日岗哨上,一个挂着列兵军衔的值日生一脸懵逼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兵。

    “你找谁?”

    庄严一愣,看了一眼这个新兵蛋子。

    唉,有一个不认识的……

    两年了,当年“猎人”分队的成员都是挑过来的,本身多数都是二年度,甚至是三年度兵。

    两年过去,如果这个队里还有自己认识的人,那么至少和自己一样,也是士官了。

    “韩自诩韩队长呢?还有你们班长呢?对了,你们班长是谁?”

    庄严的一连串追问,让眼前的新兵有些更懵了。

    他打量着眼前这个老兵,突然,眼睛一亮。

    “啊!我认得你了!”

    “认得我?”庄严有些奇怪。

    这新兵蛋子怎么认识自己?

    “你是庄严,庄班长!”新兵蛋子从值日台后面跑出来,一脸小迷弟的表情看着庄严,一惊一乍道“你就是那个出了国,在国外特种兵学校集训的庄班长,对吧!?”

    庄班长……

    呵呵,一转眼,自己的兵真是老得很了。

    “对,我是庄严。”

    他看看周围,又问新兵“韩队长他们呢?”

    “他们啊,在靶场那边。”

    呯——

    呯——

    靶场那边隐约传来枪声。

    庄严听到枪声,手就痒了。

    将行李提进排房,庄严换上迷彩服和那顶熟悉的奔尼帽,然后出门朝靶场跑去。

    “嗳,班长,你去哪?”新兵追着庄严喊。

    “去靶场!”庄严头也不回。

    新兵停下脚步,看着这个老兵远去的身影,不由得大惑不解。

    这才回来第一天,居然又急着去训练场?

    这个老兵不是刚从国外特种兵学校回来吗?难道吃的苦还不够?

    换做自己,还是先睡一大觉好。

    tezhongsuiyue0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