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55章 相许

第855章 相许

 热门推荐:
    庄严已经不想再喝。

    倒不是喝不过林建国。

    只是觉得这么斗酒实在没意义。

    “不行了,我喝不下了。”庄严笑着推说道“我喝不过你,建国哥。”

    林建国显然已经有了点醉意,调门顿时高了不少“不行!你这是在扯淡!”

    庄严看着林建国已经有些发红的眼睛,知道他是真的开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一般情况下,庄严对挑衅自己的人是绝对不手软的。

    不过这又不是在国际赛场上,更不是和别国的特种部队士兵一起竞技。

    这是林清影的亲哥哥,说句不好听的,往后就是自己的大舅子。

    何况在这种家宴上,不看僧面看佛面。

    于是继续拒绝道“建国哥,我是真喝不下去了。”

    “不行!”林建国猛地从椅子里站起来。

    可能是站立不稳,碰到了椅子。

    身后的椅子居然啪一下倒在地上。

    “够了!”

    肖玲的筷子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在这个家,老太太已经老得有些糊涂了,大小事都是肖玲说了算。

    她在林家的地位就是家长。

    肖玲发火,小乐乐下的哇一声哭了起来。

    场面顿时有些混乱。

    “建国你消停会儿,这不是你哥们的酒场!”

    林建国的老婆哄孩子,一边埋怨自己的老公。

    林清影也瞪着自己的哥哥。

    她第一次看到林建国这么失态。

    最后,姨丈的脸色也不好看,对林建国说“建国,适可而止。”

    都是有点儿身份的人,说这些话其实已经很重。

    总不能当着庄严的面,一家人发火。

    林建国顿时清醒了点,看看儿子,又看看母亲,脸色变得有些尴尬。

    庄严就坐在林建国身旁,于是伸手赶紧帮他扶起椅子“建国哥,先坐,吃点菜,你要喝,改天找个时间,我好好陪你。”

    肖玲见庄严如此大气,顿时投以赞许的目光。

    就连旁边的那位姨丈也默默点头。

    “哥!”林清影趁热打铁“人庄严带会让还要回基地。”

    林建国现在变成了孤家寡人,没人声援自己。

    他的脑袋里有些发热,之前对庄严的各种看不顺,其实说到底基于各种复杂的原因。

    看着眼前的妹妹,他不由得感慨“女大不中留”这话,找到了心上人,这还没出嫁,胳膊肘就朝外拐。

    劝酒这档子事,就成了当天晚饭上的唯一的插曲。

    之后林建国再也没说什么,默默吃饭,默默吃菜。

    到了晚上八点多,庄严要回营区。

    由于时间太晚,林清影干脆自告奋勇开车送庄严。

    离开了林家,车子沿着公路疾驰,朝着县城的基地开去。

    快到基地门口的时候,正眼让林清影把车停下。

    “我在这里下车好了,走回去,别太张扬,影响不好。”

    “好!”林清影挂上停车挡,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庄严,一脸的甜蜜。

    “今天晚上你表现不错,我哥那人其实没什么,就是有些舍不得我。你不知道,从前我读书那会儿,但凡有人想要追我,我哥肯定会找他谈谈。”

    “然后呢?”庄严问。

    林清影笑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

    庄严笑了,说“你说他会不会也找我谈谈?”

    “别理他。”林清影说“你跟以前那些不一样,那些是缠着我,你是我自己选的。他这人就是有些傲气,觉得你是士官,看不上。”

    庄严忽然想起昨晚和崔伟楠的一番对话。

    于是对林清影说“其实我觉得你哥也许不光因为我是个士官而看不上我,而是他觉得我很多方面都配不上你。例如学历,还有将来如果你跟了我,也许要去南方,因为我部队在那里。嫁给军人是一件很苦的事,我觉得你确实要考虑清楚。”

    “庄严,你是不是想找借口甩了我?”林清影看着庄严,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怒气,而是十分认真的看着庄严。

    庄严被她盯着感到浑身都不自在。

    “我说,我就是提醒一下,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像我是个贼。”

    “你就是个贼!”林清影十分肯定道“偷心大贼!”

    庄严心里甜甜的,忍不住伸出手去,将手掌放在林清影的脸上,轻轻地抚着,说“就算我当上军官,短期内你也不能随军,至少要副营级之后才符合条件,那是个漫长的等待,何况,你的专业在京城也许机会更多……”

    “我跟你说过,我很想去当职业摄影师。”林清影将自己的脸轻轻挨在庄严的手掌里,那是双粗糙的手,但却充满了男人阳刚的气息。

    “你没有到副营级之前,我可以去追逐我的理想,去给国家地理杂志拍照,可以办自己的摄影展,等你可以随军了,我就去跟着你,一辈子咱们都不再分开……”

    庄严感到心中一股暖流淌过,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男人。

    林清影又道“其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找人把你调来京城这边的军区……”

    “不,你别这么干!”庄严想都不想,立即拒绝道“我庄严不能靠女人拉关系给我上位,我得靠自己。”

    “行行行,庄大爷,我就知道你大男人主义重,所以我就一直没提。”林清影说“那咱们就各自努力,你好好在部队里拼搏,我趁年轻去追逐我自己的理想,你放心,无论走到哪,我都会给你写信给你打电话,我林清影今生非庄严不嫁,好了吧?”

    庄严忽然感觉自己的眼角都在发热。

    恍惚中,仿佛看到自己老家祖宗的坟头上都在冒青烟。

    得妻如此,夫复何憾!

    回到招待所房间,魏舒平白天已经走了,只剩下崔伟楠。

    崔伟楠今晚居然在房间里,这让庄严感到惊讶。

    他女朋友的家离这里不远,本以为会出去。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这家伙躺在床上看书。

    “回来了?”瞥了一眼庄严,崔伟楠怪腔怪调道“我问道了一股儿骚味,我还以为你小子今晚要夜不归宿了。”

    “哪会?”庄严说“我可是遵守纪律的好士兵。”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崔伟楠想了想,侧过头又问“通过考试了?”

    “什么考试?”

    “面试。”崔伟楠说“你不是去见家长了吗?”

    庄严想起吃饭时候的情形,便道“还行,感觉过关。”

    “真的?”崔伟楠有些不相信“林姑娘家看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小家庭,你的家庭条件虽然也不错,可是跟人一比可差远了,结婚不是俩个人的事,那是两个家庭的事。”

    “俗!”庄严不屑地说道“别用你那种世俗的眼光去衡量纯真的爱情。”

    崔伟楠摇摇头,叹了口气,老气横秋道“你啊,还是太年轻了。”

    tezhongsuiyue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