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54章 林府家宴

第854章 林府家宴

 热门推荐:
    大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拉了一些家常。

    肖玲问的最多,大约都是一些家里还有什么人,问庄严在什么部队里服役,当兵多少年了,辛苦不辛苦这些客套话。

    最尴尬的是回答学历。

    庄严只是高中学历。

    林清影好歹是个硕士,哥哥也是京城名牌大学的本科生,嫂子是同学,就连奶奶当年也是进步大学生……

    这一屋子人里,除了煮饭的苏妈,学历最低就数庄严。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这一比,即便庄严在部队里在傲气,在这个京城四合院里还是没由来的心底有些发虚。

    你总不能跟人比拆地雷拆鱼雷和什么野外生存或者远距离狙击吧?

    坐了一会儿,又有人来了。

    这次来的是林清影小姨一家子。

    虽然身上穿着便装,不过庄严一眼就看出,清影小姨这一家子里不少是从军的。

    那是军人,身上有兵味。

    倒是庄严那表哥和表姐这两位看起来像读书人,不过林清影从前提及过,自己的表哥表姐都是在军事院校和科研机构里工作,是文职干部。

    林建国和表弟妹们聊着新型的医疗器材材料和技术等高大上问题,庄严插不上嘴,只能静静坐在一旁。

    反倒是林清影的姨丈和庄严能聊一块去。

    姨丈看起来文质彬彬,不过目光里透着一股子军人的凌厉,也看不出是什么单位,但不像是野战部队的。

    听说庄严刚从国外特种部队学校集训回来,姨丈立即大加赞赏,说自己也知道总部去年选人去t国这事的过程,全军选拔,而且最后十个人里只挑一个士兵。

    这话总算替庄严挽回些许面子。

    那些堂哥堂姐也不由得多看庄严两眼。

    这是庄严吃过最好吃的涮羊肉。

    苏妈的刀法很好,羊肉切成薄薄一片,在铜锅里轻轻过一次水就熟。

    吃饭的时候,姥姥坐首席,苏妈给老太太倒了一杯红酒。

    肖玲和自己妹妹陪着自己母亲喝点红酒。

    林清影和她嫂子还有两个堂兄妹喝果汁。

    剩下就林建国和庄严,还有姨丈三人了。

    林建国走到酒架旁,回头问庄严“来点白的?还是洋酒?”

    庄严酒量很好,但是军职在身,不敢造次。

    于是说“我穿着军装,不方便喝酒……”

    林建国斜着眼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目光又转回庄严身上,然后道“我父亲在的时候,只要是不值班,也喝点酒。”

    庄严笑道“那不一样,叔叔当年是首长,我是小兵。”

    林建国果然不愧是大院子弟,嘴皮子可不饶人,直接就调侃起庄严来“解放军是官兵一致,谁都不能搞特殊化,庄严你这兵当得可不地道,把我们革命队伍的传统给丢了。”

    庄严一想,人家说的没错。

    可是再一想,说是官兵一致,实际上还是有分别的。

    林建国这话乍听之下挺有道理,实际上有点为难人的意思。

    念头一转,想到自己这几天本来就是假期,既然是假期,那喝点也没什么。

    总不能第一次上门就让人家哥哥给看扁了。

    姨丈在一旁帮着庄严说话“建国,你就别为难庄严了,当兵的有当兵的规矩。我看这样,三杯为限,不能超过三倍,我呢……算是长辈,倚老卖老一点,我就陪你们喝一杯。”

    他拿起旁边的一个小杯子,那种三钱白酒杯。

    捏在手里,晃了晃。

    “就一杯。”

    庄严笑了,林建国也笑了。

    最后林建国说“那行,我还以为当兵的,尤其是特种兵,不是挺有气概的嘛!喝个酒,也怕成这样?怎么做大事?”

    庄严有些忍不住了,便道“这次真不好意思,不知道建国哥要和我喝酒,我还穿着军装来了,按说我在休假,如果穿着便装,那倒是可以和你好好喝喝。”

    林建国眼睛一亮“你说真的?”

    庄严点点头“我在休假,大后天假期才完结,如果不是穿着军装,我会跟你好好喝一场。”

    林建国转头对自己老婆说“去,去我们那屋里,给他找一套运动服。”

    他回头打量一下庄严。

    “你的身材比我还矮,我的衣服可能会大点点,不过运动服,无所谓。”

    又回头对老婆说“你顺道找一套保暖衣,免得冻坏我们庄严小兄弟了。”

    林建国的妻子温顺地站起来,笑着出了大厅。

    肖玲瞧着自己儿子似乎在故意为难庄严,忍不住咳嗽两声,提醒林建国道“建国,你怎么硬要小庄喝酒?有这么强人所难的?礼貌呢?”

    林清影本来就看不过去了,这回母亲站在自己这一边,立马讨伐起哥哥来“哥,是不是你看不起庄严?”

    林清影素来说话直击要害。

    她很清楚自家的情况。

    林家这种家庭,即便在不喜欢你,也不会当面说穿,更不会为难别人。

    因为这样很丢脸,至少觉得有份。

    林建国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过了,于是赶紧圆场道“哪能啊!我妹妹在我面前崔崇备至的心上人,我哪能看不上?我还是很相信我妹子眼光的嘛。”

    说着,脸上那种霸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父亲的慈祥,伸手溺爱地搂着自己妹妹的肩膀,右看看庄严。

    “如果你敢欺负我妹妹,那事情就不一样了,别说你是特种部队的,你就算是变形金刚,我林建国可都饶不了你。”

    庄严面不改色道“不会,从来只有你妹妹欺负我,我可欺负不了她。”

    林清影听了,在一旁咯咯地笑,一脸幸福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林建国找不到庄严话里的漏洞,也就只能作罢。

    不过,他倒是有点儿喜欢这小子。

    至少不亢不卑,这一点,让人高看一眼。

    家宴吃得很开心。

    林建国先是开了一瓶法国雅文邑,和庄严喝光了。

    庄严面不改色,还是那么淡定,别人问什么,说什么,他都很有礼貌地回答,进退有据。

    林建国后来又开了一瓶茅台。

    俩人转眼又喝完了。

    庄严还是那个老样子。

    林建国是在商场上打滚的人,这年头,应酬少点儿酒量都不行。

    他自持酒量好,本想给庄严一下马威,现在发现,好像这小子的酒量还真不是盖的。

    “今晚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了。”

    林建国倒干了最后一滴酒,盯着庄严,口气里有些挑衅的意思。

    “小庄,要不,咱们再来一瓶?”

    顶点

    tezhongsuiyue0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