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53章 四合院

第853章 四合院

 热门推荐:
    进了院子,庄严才发现里面居然那么大。

    要穿过一道走廊,转过一个窄窄的院子,里面还有一道门,这道门进了,才看到了庭院。

    庭院里有花有草,居然还有个葡萄架。

    不过现在冬天,略显凋零,但不难想象在春夏之际,这里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色。

    苏妈招呼庄严朝正房走,远远就大声喊道“二姑娘回来了!”

    座北的正房里灯火通明,看似个大厅,庭院两侧都有房屋。

    庄严没进过这种四合院,觉得啥都新奇。

    不过现在也不是看新奇的时候,这是在见家长。

    他赶紧收敛心神,这可是在打仗呢!

    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第一印象差了,那就意味着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往后和林清影的恋情肯定要受到阻挠。

    虽说新时代都讲究自由恋爱,可是完全自由的恋爱还是极为稀少的,谁没个家庭没个父母长辈之类?

    难道都不听?

    那也不可能。

    正房大厅里的人听到了苏妈的喊声,纷纷站了起来,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屁孩从房门后头伸出脑袋,朝这边窥探。

    看到庄严一身绿军装,回头朝里头喊了声“太姥,姑姑的男朋友是当兵的!“

    他一本正经但是又奶声奶气的叫声令人有些忍俊不已。

    林清影冲过去,趁小屁孩还没有缩回房门后面,一把将他抱住“乐乐,给姑姑掌掌眼。”

    说着,一把将他抱在怀里,转向门外,指着庄严说“这个小哥哥帅不帅?”

    说完,低声在林乐乐的耳边轻声道“说帅,姑姑就给你巧克力。”

    林乐乐果然受不住诱惑,大声喊道“帅!太帅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再一次令人捧腹大笑。

    庄严上去,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林清影为自己早准备好的巧克力递上去,巴结这位林家的小祖宗。

    林乐乐很有礼貌,虽然只有四岁半,可看起来家教挺好,接了巧乐力,甜甜地说了声谢谢,转身跑进门里。

    庄严从地上站起来,面前已经站着好几个人了。

    一看,全是林清影的家人。

    他的喉咙里忍不住地一阵烦躁,忍不住悄悄吞了口唾沫,直想喝水。

    在大区首长面前表演军事科目都没那么紧张。

    “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哥哥……这是我嫂子……还有我姥姥,她在里面……”

    其实林清影早就将自己家人大致的情况跟庄严说过。

    庄严也不是傻蛋,一眼就看出大致谁是谁。

    林清影的母亲叫做肖玲,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去年刚退休,是大学里的老师。

    可以说,林清影身上的书卷气得益于母亲,而骨子里那股子野性又得益于曾经是军人的父亲。

    林建军长得高高大大,国字脸,眉目如刀削般有棱有角,很有男人气质。

    和庄严握手的时候,打量了一下庄严之余,目光还落在他的手上。

    那双手因为常年握枪和训练,比较粗糙,都是厚厚的茧子。

    “听我妹妹说,您可是刚从国外参加特种兵集训回来的,隶属陆军特种部队?”

    庄严不否认,爽快地点点头“对,刚回来。“

    林建军又道“我对部队还是了解的,士兵出国参加留学集训,你不说是唯一一个,但绝对凤毛麟角。”

    庄严淡定道“建军哥过奖了。”

    林建军手一伸“进去说吧,别站在门外,冷着呢。”

    庄严也不推辞,跟在林建军身后进了正房客厅。

    厅中已经摆好了桌子,上面是老式的铜炉火锅,还有各式小菜,精致非常。

    客厅的一张看起来颇有些年月的红木太师椅上,坐着一个银发老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脚上是那种老式的布鞋,戴着眼镜,身材娇小瘦削。

    林清影赶紧走到老人身旁,凑到耳朵旁低声说“姥姥,我带男朋友回来见见你。”

    正在打盹的老人睁开眼,推了推眼镜架,略微有些浑浊却很有神的目光落在庄严身上。

    “这就是那位小庄?”

    说着,便要起来。

    林清影赶紧搀着老太太的手,将她从太师椅里扶起,一路扶到了庄严面前。

    庄严赶紧将手里的礼物轻轻举起“姥姥,这是一点小心意,给您补补身子。”

    “客气,客气……”老太太看到穿军装的人,猛地精神了不少。

    她的丈夫,那位曾经在烽火岁月里戎马一生的丈夫,还有自己唯一的儿子,都曾经穿过这身衣服。

    就连她自己,也曾经是军中的一名军医。

    两只手抓住庄严的手,紧紧不放,老太太是看了又看,怎么都看不够的样子。

    看着看着,眼睛忽然就湿润了,居然开始抽泣起来。

    “姥姥您这是……”

    老太太忽然哭起来,这让庄严有些慌。

    他不敢撒手,只好老老实实扶着老太太的手,求助一般转向林清影。

    “像……太像了……”

    老太太终于松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着自己的眼角,擦了一阵,忽然抓住庄严的手,将他的手按在林清影的手上。

    “她交给您,我放心!”

    庄严脑袋嗡一下就炸了。

    这老太太是一锤定音呐!

    就这么简单就把自己的孙女给交待了?

    旁边的林建军咳嗽两声,上前扶着老人,劝道“奶奶,你先歇会儿,待会儿吃饭我去请您过来。”

    说着,给林清影丢眼色“先扶奶奶去厢房里歇会儿,待会儿吃饭再请。”

    林清影起初不愿意离开,林建军又催“去啊,愣着干嘛呢?”

    林清影噘了噘嘴,扶着姥姥进房。

    等人走了,林建军这才招呼庄严“先坐,还有一会儿才吃饭。”

    庄严只好在客座上坐下,眼观鼻,鼻观心,挺直腰板,一副部队军人的坐姿。

    林清影的妈妈肖玲坐在上首,看着庄严是越看越喜欢。

    这小伙是真精神,而且上次听女儿说,是见义勇为救过清影,这说明心底好,有正义感,人品至少不会差。

    林建军倒不是这么认为。

    说实话,他对庄严并不满意。

    他怎么看庄严肩膀上的那个箭头不顺眼,一级士官,这个军衔他清楚。

    林家虽然父亲走了,可是七大姑八大姨在部队里身居高位的还不少,部队啥情况,他林建军熟悉。

    自己的妹妹好歹是个ba毕业生,一直品学兼优,而且知书达理,长得不敢说沉鱼落雁,但好歹是大家闺秀。

    眼前这个小子,是个南方人,有点黑,有点瘦,虽然模样还行,可只是个当兵的,当兵的不说,还是个士官……

    tezhongsuiyue00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