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50章 明天有空去我家吃饭

第850章 明天有空去我家吃饭

 热门推荐:
    公用电话亭距离小吃店有几十米远,崔伟楠过了一会儿跑了回来。

    “你干嘛呢?”

    看着崔伟楠一副急匆匆的模样,魏舒平忍不住道:“你不是去打电话是去当贼了?”

    说着,朝崔伟楠身后看了一眼。

    崔伟楠在椅子里坐下,看着庄严说:“我看到你女朋友了。”

    “什么?”庄严一下子没听明白。

    这崔伟楠不是去给自己对象打电话吗?

    怎么这会儿提起了林清影?

    “林清影到了,在街口那边下车,我看见了。”崔伟楠仿佛在宣布一件重大新闻,眼睛里充满了八婆的光芒。

    “不是……我说你不是去打电话给你对象吗?这跟我女朋友有什么关系?”庄严说:“你打了电话没有?”

    “打了,我对象待会儿到。”崔伟楠说:“我说我看见林清影了。”

    庄严看看表,有些不相信道:“怎么那么快?她家是在海淀那边,离这里很远。”

    “嘿!我还骗你不成?!”崔伟楠说:“我看到她从一奔驰车上下来,在路口那边,估计待会儿到了。”

    说着,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又道:“你说这姑娘,有车不坐到这,偏偏隔了一百多米下车,这是要干嘛呢。”

    魏舒平白了一眼崔伟楠。

    他知道崔伟楠那种情商不可能不明白。

    故意拿这说事,然后故意去看庄严的反应。

    崔伟楠是三人里最三八的一个。

    这意思其实很明显。

    其实大家都知道林清影这姑娘的家庭条件不是一般好。

    庄严虽说家庭条件也不错,可跟林清影比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说白了,从前大家对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感兴趣,现在嘛,对于大头兵和富家小姐的故事同样兴致盎然。

    说白了,每个人潜意识里都有一个固有的看法——门第观念。

    无论文学作品里怎么吹嘘,可是现实终归是现实。

    因为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童话里,公主和平民小子会幸福地在一起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现实中,可能大家因为各种现实观念的不同和生活习惯上的冲突,早就摔锅砸盆劳燕分飞了。

    小说里的梦幻爱情到了现实中往往变得狗血无比。

    在沙滩上一起追逐的恋人最后未必就是男主在洒满金色阳光的海滩上抱起女主来个360度转圈,然后再一吻定情。

    现实中也许男主会因为踩到沙子里不知哪个没公德心的家伙留下的玻璃渣子而发出杀猪般的尖叫,最后被送院治疗。

    即便男主没踩到玻璃渣子,也可能因为女主太胖,他根本抱不动而闪了老腰,最后躺在床上哀嚎……

    又或者男主因为年龄太大,日日操劳,追逐之下终于心脏病爆发,刚抱住女主就一头倒地不起,最后女主就成了未亡人……

    “老崔,你这人不厚道。”魏舒平说:“你特么少管点闲事成么?整天就跟个八婆一样你有意思吗?好歹也是个特战队员,长了一副狗仔队记者的心。”

    数落了一番崔伟楠,魏舒平转向庄严:“别将这傻逼说的话放心上,人家姑娘那叫懂事,那叫讲究,知道吧?”

    庄严当然明白。

    其实林清影这么做,是照顾自己的感受。

    当然,她未必知道自己其实对于这些豪车和奢侈品并没有太大的心理落差。

    毕竟,想许胖子那种人也能买得起豪车,自己那位哥哥也可以。

    “没事,老崔没恶意。”

    话音刚落,就看到了林清影朝这边走来。

    庄严站起来,赶紧从小食店里跑出去,到了林清影的面前,问道:“影子,你怎么快就到了?”

    “我刚好在附近拍照。”林清影轻轻用手一拨搭在肩膀上的长发,指了指手里的相机,然后将手里那只红色的普拉达包递给庄严:“能帮我拿一下吗?我拿的东西太多,你帮我拿着包。”

    庄严笑笑,接过包。

    林清影朝小食店位置看了一眼,又道:“待会儿能帮我个忙吗?”

    庄严说:“行,你的忙我一定帮。”

    林清影笑了,笑容里有一种得逞之后的小得意,说:“待会儿别让你战友买单,用我包里的钱包买单。”

    庄严愕然道:“为什么?”

    “没为什么。”林清影说:“就当我庆祝你们凯旋归来,你不是拿了最佳学员吗?”

    庄严想起来了。

    自己拿到最佳学员之后,给国内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家里,另一个是给林清影的。

    “哪有让女人请客的道理?!”庄严觉得在这件事上,还是有点儿传统大男人主义的。

    林清影说:“我的还不是你的?还不是一样?何况了,你要真想请客,等咱们俩人单独的时候,你可以这么做,我不反对。”

    乍听之下,好像有道理。

    可是又觉得不对劲。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清影又说:“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今天请客不是白请的,你得答应我。”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好像我不答应也不行了。”庄严说。

    林清影甜甜地笑道:“知道就好!是这样的,你不是在这里有三天假期吗?”

    “嗯,没错,三天。”

    “明天有空对吧?”

    “有空。”

    “我外婆说,想见见你。”林清影说:“我跟我们家里人说了我们的事,他们想要见见你。”

    庄严一下子紧张起来,结巴道:“见我?”

    “对,难道你不想见我家人吗?”林清影洋怒道:“告诉你,对于咱们之间的感情我可是很认真的。一切不以结婚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这可是莎士比亚说的。”

    “不是伟大领袖说的?”庄严记得这句话。

    “最初是莎士比亚,后来领袖在谈及男女感情方面的时候引用了。”林清影轻轻捶了一把庄严的胳膊:“说,答应不答应。”

    “我能不答应吗?”庄严其实心里早乐开花了,还是要装作无奈道:“你看我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吗?”

    “没有!”林清影斩钉截铁道:“从今往后,你一切都要听我的,服从命令听指挥,当一个好战士。”

    说完,一把挽住庄严的胳膊,轻轻把头挨宰庄严的肩膀上。

    庄严心头冒起一股儿甜蜜,俩人朝小食店走去。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