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44章 胜利背后

第844章 胜利背后

 热门推荐:
    【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经过了9小时32分钟的拼搏,不,准确说应该叫做拼命。

    庄严第一个跑到了终点。

    从早上8点30分开始,到六点二十二分结束,整整9个半小时里,庄严除了中途休息20分钟外,一直都在拼命。

    终点区里的所有人看到这个中国士兵的时候,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来t国特种部队参加集训。

    对于t国特种部队成员来说,中国是陌生的,中国的特种部队也是陌生的。

    在庄严这批官兵来之前,每一个或者t队员都抱着一种自傲的态度几乎是俯视着中人。

    正如艾哈迈德曾经和庄严私下聊天的时候,庄严惊诧于他对自己国家的了解仅仅来自于一些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甚至想阿奇姆那种教官,会认为“中国制造”是劣质和低质量的代名词一样。

    沟通,是多么重要!

    他们对中国一无所知,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无所知。

    甚至,他们忘却了曾经在将近五十年前,他们的前辈在某东北亚战场上被狠狠削了一顿。

    今天,即将毕业了。

    庄严和崔伟楠、魏舒平三个中人用实力给他们上了一课。

    在整个训练期间,庄严包揽了10公里武装越野、游泳、射击和排爆的总成绩第一。

    ub综合成绩98分,这是平时训练、实际操作和理论考试三项成绩的总评,t人最高96分;

    1英里仰面脚蹼速游(折返37个来回),28分36秒,领先第二名t人整整1分钟(25米非标准泳池);

    100米自由泳速游1分06秒,第一名(含折返2次;25米非标准泳池);

    其中仰面脚蹼和自由泳打破了历届集训记录。

    就连魏舒平这个“哑巴”同样成绩辉煌。他虽然口语不行,可是笔试一流。

    潜水理论和排爆理论居然考取了第一名!

    这倒是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不得不说,魏舒平绝对属于“内秀”那种人,智商其实顶尖,只是表达不出来而已。

    “死亡盛典”过后,剩余的课程寥寥无几,很多涉及某些机密的拆弹课程又不让庄严等人参与,所以那一阵子倒是轻松了不少。

    不过,因为越是临近毕业,在取得的所有成绩之后,仍旧留下了某些隐忧。

    中国传统文化中强调中庸,有老话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说的就是让人凡事低调。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开学之后,庄严和崔伟楠、魏舒平等人刻意隐藏实力,多多少少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只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是针,总会从衣服对里冒出尖儿来。

    如果足够优秀,无论怎么隐藏,就像周星星电影里的那句话——以为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了吗,没用的。像这么出色的男人,不管躲到哪里,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出众……

    中国学员优异的训练成绩让t国很多学员和教官打开眼睛又佩服之至,可是,也有人是心里不服的。

    至少,是不舒服那种。

    临近毕业,没想到还是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事情起因很简单,某天晚上,所有人坐在凉棚里吃晚饭的时候,卡西姆和一名t国学员哈吉之间发生了争吵。

    当时庄严、崔伟楠和魏舒平还有卡西姆、哈吉以及另外两名t国学员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大家们来是闲聊,聊着聊着,庄严没注意从什么时候开始,哈吉少尉的话题扯到了魏舒平的身上。

    “魏,们中国是不是没有马桶?”

    哈吉的这句话,让老实巴交的老魏一开始并没有感觉到背后的敌意。

    他的口语不好,所以有时候尽量少回答别人的话。

    但是哈吉又问了第二次。

    魏舒平这回不好不搭理别人,因为不礼貌。

    “有啊,我住的地方就有。”魏舒平说“我们军营不用马桶,因为我们是用蹲厕。”

    魏舒平果然还是魏舒平,一开口,那种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t国话顿时让周围的t国学员开始偷偷捂着嘴笑。

    哈吉故意大声再问了一次“什么?魏,我听不清楚,说什么呢?”

    “有!”魏舒平这次干脆直说一个字,尽量咬清音调。

    哈吉学着魏舒平的口音,怪腔怪调也说了一声“有?”

    然后周围的t国学员开始哈哈大笑。

    其实,这种事不是第一次。

    由于魏舒平的口语问题,导致他经常被t国一些不怀好意的学员取笑侮辱。

    一开始的偷笑,到后来起哄,甚至模仿;从一人取笑、两人取笑到集体取笑,从背着我们嘲讽,到当面肆无忌惮的嘲笑,像杂耍舞台剧一样。

    这种行为令庄严和崔伟楠都感到愤怒。

    因为这件事,崔伟楠还找老师抗议过,老师也因此惩罚过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而庄严也在适当的时候与班长加隆中尉沟通过此事,可是那几个家伙却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甚至没有一个人向魏舒平做出过道歉。

    校园欺凌这种事,在哪都有。

    在特种兵学校里也同样存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古人诚不欺我也!

    魏舒平的脾气挺好的,加上这些家伙又不是第一次嘲笑自己的口音。

    老魏早已经习惯了这几个小丑的做派,所以干脆低下头吃饭,当每天听见。

    哈吉少尉看到老魏居然能忍住,于是得寸进尺地和旁边的同学说“瞧,我估计魏是在撒谎,他们那里根本没有马桶,不然他为什么上厕所开大老是忘了冲水呢?估计是以为在自己挖的野战坑里解手吧?”

    老魏还是埋头吃饭,庄严已经停下了叉子,崔伟楠的双眼早已经喷火。

    气氛变得紧张异常。

    可是对面的哈吉少尉和他的t国同学仍旧喋喋不休地各种埋汰老魏。

    有时候,是可忍,孰不可忍。

    佛家有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有些人,也许不亲自教训教训,是真的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