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39章 毕业之前

第839章 毕业之前

 热门推荐:
    崔伟楠的话,庄严没放在心上。

    这里不是国内,也不是p。

    庄严来这里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了不同的军事管理制度,也看到了不同的训练模式。

    虽然t军的体能和某些方面并不如p,但他们的专业水准却是非常值得庄严尊敬的。

    军队职业化,这就是t军的优势,虽然他们的义务兵比p的烂了不止九条街,可是他们的士官和军官由于常年钻研一个专业,所以在专业程度上绝对不输给p。

    例如在排爆方面,得益于nato组织的帮助,也因为t国所处的欧亚连接处的原因,还有就是周边地缘政治问题,他们的排爆非常专业而且使用的设备极其先进。

    庄严在这里大开眼界。

    其实很多人不清楚一点就是,排爆同样要学习爆破,就像大人先学挨打一样。

    爆破,是排爆的其中一门课程。

    光是一个应用爆破就有水下爆破、反恐爆破、定向爆破等等……

    t军的爆破专业甚至细分到对一封可能存在危险的信件如何进行爆破,一个手提箱如何爆破,一个铁质的盒子如何爆破,都有非常标准的操作流程。

    r岛最后的两个月,庄严和那些洋同学们可是过足了瘾头。

    玩炸药就跟小时候玩鞭炮一样频繁,从地上炸到海面,再从海面炸到海下。

    庄严学过拆解各类ied装置,学过如果拆解各种各种可疑包裹、信件、背囊、手提箱、地雷、手雷、火箭弹、炮弹、航弹甚至于各种水雷、鱼类、非机密性的导弹……

    学会使用不同的炸药,甚至于战场上捡来的手榴弹、炮弹之类进行改装,做成炸弹对任何不同材质进行摧毁性爆破、定向爆破、拆除爆破等等……那段日子,庄严觉得自己的营养终于跟上了。

    因为每天进行水下爆破的时候,总会有一大堆的鱼会被炸得浮出水面,最后被开膛破肚,插在树枝成为火堆上的美味。

    在异国他乡,在陌生的别队里,每一种训练都开拓了庄严的眼界。

    他受过t军的渗透与反渗透行动训练,也经历了为期九天一滴水一颗盐都不能带的野外生存训练,见识过t军特种部队独创的野战生存简易净水装置。

    终于到了十月,sas集训队又退学了三个,最后只剩下了个人。

    那三个家伙,一个是进行爆破时安装雷管时违规操作,当场被炸断了三根手指头,最后只能选择退学。

    另一个是进行野外搜索排爆训练的时候,被毒蛇咬伤,差点要了他的小命,然后送到医院里急救,最后退学。

    最后一个退学的学员是受不了那种天天和死神一起共舞、天天和那些会将自己炸成稀烂的东西打交道的压力而自动申请离开。

    作为特种部队成员,退学这两个字听起来确实不大光彩。

    可是没人去笑话这名学员。

    因为排爆训练这可不是在幼儿园里玩玩具,这是玩命。

    在sas集训队里,每一项科目都危险性。

    尤其是排爆和爆破,同样是一门危险等级极高的训练课程。

    就像潜水一样,虽然明知道操作流程,可是反反复复一次次去做同一件事,难免会产生思想麻痹的时候。

    一旦麻痹,再加上一点点的坏运气,下场轻则像那个倒霉的违规操作的学员一样没了几个手指头,重则命丧黄泉。

    r岛之所以被称作地狱岛,是因为这里的训练科目很多都是玩真的,所以一切都和真正的战场无异。

    在r岛一片属于sas训练场地的荒凉海滩上,有几栋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的建筑物,那里是进行室内爆破的场所。

    就像在厕所的门上涂鸦同样,这每一届学员都喜欢在这里喷涂自己的留言,就像一头草原上的猛兽去哪都要撒泡尿宣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在所有被涂鸦的墙上,其中有一句话令庄严印象深刻——

    “妈妈,我还活着!”

    当庄严站在那几个用蓝色喷漆喷出来的t语面前,忽然有种感觉——活着就是万幸。

    在那次不幸的潜水事故中,扎哈德没挂,送到医院一番抢救抢救后总算活过来了,不过肺部受到永久性损伤,人退学了。

    当特种兵就这样。

    哪个老兵油子身上没点儿伤?哪个的韧带是完好的?哪个的关节没点儿上?谁的半月板是没磨损的?

    谢谢老天爷!活着就是幸运!

    庄严觉得过来t军这里集训,学会的不光是军事技能,更加学会一种能够直面生死的心态。

    其实庄严自己倒是没什么深刻体会,而是他身边的两个少尉军官崔伟楠和魏舒平感觉到了。

    这个当年的上等兵,现在一转眼,身上就多了一股儿老兵的气息。

    兵老了,就油了。

    这种油,不是不守纪律,不是爱摆架子,也不是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种油是从骨子里伸出来的,举手投足之间,一个眼神过去,每一个毛孔里都在渗着属于一个老兵的那种浓厚的气息。

    这就是老兵的油。

    教官阿奇姆也无大碍。

    出事的时候,这家伙只是被砸晕过去,然后溺水了,呛了一把而已。

    他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人迅速调整过来了,活蹦乱跳又回到了r岛。

    而且人还是那样,该罚谁就罚谁,该怎么罚还是怎么罚,没有一点偷工减料。

    还是会在侮辱训练的时候让人喊他大表哥,说多做俯卧撑是为了学员未来的人生性福。

    抓到偷偷抽烟的学员,还是像从前那样,让他叼着烟一边抽一边跑到h点,或者将所有的烟一次性塞进受罚者的鼻孔和嘴里,让他一边抽一边背灌满沙子的背囊做俯卧撑。

    甚至某天的凌晨两点,因为自己喜欢的足球队主场踢输了球,阿奇姆和法赫里俩人一人拿着一颗催泪弹直接跑到了帐篷前,拉掉拉环扔了进去……

    但无论如何,自从那天起,阿奇姆和法赫里都没再用“中国制造”来调侃过庄严这几个中国学员。

    这世上无论什么国家哪个军队的兵都一个操行。

    要赢得尊重,对不起,请拿出能让人尊重你的实力。

    整个集训很快到了尾声。

    从最初开班的名学员,到现在只剩下人,大家终于也迎来了r岛上训练课程的最后测试——体能盛宴。

    体能盛宴是每一届sas集训到尾声的时候必须经历的一个考验。

    也必须要能够熬过体能盛宴,才能获得进入sas的资格。

    每年体能盛宴的时间并不确定,由当年学校自行选定时间。

    和p的地狱周不同,体能盛宴从名字上听就能知道是一场属于体能的狂欢。

    它的时间很短,只有短短的一天。

    刚听到时间限制的时候,崔伟楠忍不住笑了。

    当听完整个体能盛宴的安排,崔伟楠的脸比苦瓜还苦。

    ————————————————————————

    订阅很低迷,需要订阅支持,本书首发起点,起点是正版,请来起点订阅本书支持作者。谢谢。

    顶点

    tezhongsuiyue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