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25章 主教官的质问(求月票)

第825章 主教官的质问(求月票)

 热门推荐:
    艾哈迈德毕竟是老资格的军士长,带兵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一看面前这俩兵,他心里就有了一些怀疑。

    于是,他把问题首先交给庄严。

    因为庄严是外籍学员,至少在交待情况上不会像法赫里要顾及太多的其他因素。

    “庄,你说说,到底什么原因。”

    看到艾哈迈德询问自己,庄严心里已有了想法。

    如果说真话,阿奇姆和法赫里俩人肯定都吃不了兜着走。

    今天这事儿是个意外,谁都不能否认。

    现在阿奇姆人都躺到医院里去了,庄严不愿意落井下石。

    虽然阿奇姆平时为人不大讨人喜欢,可在教学上是没有问题的。

    “艾哈迈德教官,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忽然来了一阵怪浪,然后刮了一阵大风,船忽然就偏到一旁,接着撞上了礁石,之后我和两名教官一起落水。出水之后,我和法赫里教官发现阿奇姆教官失踪,经过寻找后在水深大约10米的礁石群里找到了他,经过紧急施救,送回到码头这里。”

    庄严大声地、清晰地将每一句话尽量说清楚。

    这是在提醒法赫里,你自己知道该怎么说了。

    法赫里没料到平时自己和阿奇姆最不喜欢的z国学员居然会替自己说话,人顿时愣了一下。

    想起刚来那会儿,自己和阿奇姆还经常调侃庄严他们是“中国制造”,不禁感到有些羞愧。

    其实不光是法赫里,阿奇姆对庄严也并没有太好。

    某次野外按图搜索科目训练的时候,阿奇姆和法赫里同样玩起了自己最喜欢的“躲猫猫”把戏。

    按图搜索是分小组的,4人一组,然后给你一个地图,在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上标记出数个标记物。

    小组成员必须按照地图寻找到标记物所在的坐标,在那里搜索出教官放在那里的信物。

    而且,搜索的时候还要随时防备教官基地警卫队扮演的蓝军的攻击和偷袭。

    那次按图搜索,庄严并没有和崔伟楠他们搭档,而是和另外的三名t国学员搭档。

    在其中一个点上,小组进入后散开呈防御队形戒备,然后其中一名学员负责在作为范围内搜索“信物”。

    “信物”放置的地方并不固定,也许是坐标范围内的一个电线杆下,也许是一颗树上,又或者是一大块石头下面压着。

    搜索的过程是无聊的。

    当觉得周围并没有蓝军威胁的情况下,其中一个t国学员也许觉得这里是荒郊野外,并没有太多的估计,于是从兜里居然摸出一包香烟,自己点了一根,还扔给庄严一根。

    香烟在sas训练班里是严格被禁止的,属于违规物品。

    如果被教官发现你抽烟,轻则是体罚,重则会将你赶出集训。

    庄严早已经戒烟了,可是对方扔过来又不能不接,只好接了,然后把烟塞进了口袋里,并没有打算抽,只是觉得当面扔掉不礼貌,时候找地方在处理得了。

    没想到,法赫里和阿奇姆早就在附近的高地上用望远镜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结果那名叫做哈桑的t国学员被惩罚背上装满沙子的背囊去冲h点,嘴里还要不停地抽烟——抽他自己的烟,一直跑到那包烟抽完位置。

    可怜的哈桑当时的烟是新买的,藏在背囊的夹层里混进了学校,这次按图搜索只拿出两根,还剩十八根……

    要说哈桑受罚,那也是天公地道。

    可是最让庄严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也要挨罚。

    庄严被阿奇姆罚做俯卧撑,一直做到哈桑跑回来为止。

    这是说冤还真冤。

    庄严想阿奇姆教官抗议,说自己不抽烟,这烟也不打算抽,只是基于礼貌,没有当面扔掉而已。

    也许是民族和国家之间的文化传统不一样。

    在阿奇姆看来,庄严既然接了烟,有藏在了口袋里,那一定是想偷偷找机会抽。

    至少,他认为庄严有这个动机和想法,该罚。

    为这事,庄严气得差点没忍住要揍这个不讲理的傻x。

    当然,最后还是因为各种因素,所以还是忍了。

    虽然现在庄严不计前嫌,替阿奇姆说话。

    可艾哈迈德是谁?

    他当然不会相信庄严说的话。

    什么突然刮来一阵风,什么掀起一股浪……

    这特么听起来就像是写小说胡编乱造。

    r岛的这片训练地是一片大海湾,岛屿中间凹下去的一块,是个天然避风港。

    这里怎么会突然有这么诡异的浪和风?

    自己在这里训练不下数十次,这片海,闭着眼睛都知道什么脾性。

    眼前的这个中国学员显然是在维护自己的教官。

    但他又拿庄严没办法。

    庄严也知道艾哈迈德拿自己没办法。

    因为自己是外籍学员,在这里训练也只是第一次,也不熟悉r岛的情况,并不像那些教官一样如此熟悉这片海域。

    反正只要有质疑,也能说过去。

    问啥,自己就装傻好了,一口咬死就这样。

    艾哈迈德将目光转向法赫里,问:“你说,是不是这样?“

    “是的,长官,事情就是这样。”法赫里哪敢说不是,说不是就是自己也有责任。

    “你觉得r岛海湾里会有庄说的那种风吗?会有那种浪吗!?”艾哈迈德走到法赫里的面前,鼻尖都差点怼在对方的脸皮上:“你不要当我是个白痴!我看起来像个白痴吗!?”

    “不!长官你不是白痴!”法赫里赶紧否认:“只是今天真的很意外,我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就触礁了!”

    艾哈迈德看看法赫里,又看看庄严。

    尽管他还是不相信,可由不得不相信。

    说成意外,其实对自己也好。

    否则,手下出事,自己这个主教官难道就没责任了?

    反正,报告自己写,可是佐证的材料还是这几个亲历者写,既然这样,不如就姑且而听之。

    虽然自己不是白痴,不过有时候还是要装一下白痴。

    “你们回去之后,给我一份书面的报告,明天交到我这里来。”艾哈迈德手一指,指向了码头方向:“现在回去,继续按照计划进行训练。”

    继续训练?

    庄严感到意外。

    都出两桩事故了,居然还要继续训练?

    “教官,那我……”庄严现在必须问问,自己还需不需要继续当兼职的安全员。

    “你现在不用和我一组了。”艾哈迈德说:“阿奇姆去了医院,你顶替他的位置,暂时你和法赫里一组,还是负责安全工作。”

    “唉——”他叹了口气,转头朝海湾方向望去,说:“今天真倒霉,待会儿你们要小心点,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着点,别再出什么事故了。”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