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85章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第785章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热门推荐:
    俩人就站在洗手间前面的那点空位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话匣子打开,大家才发现如此投缘,居然越聊越开心。

    从林清影的口中得知,她是出生京城,祖籍苏杭,从小在皇城根儿下长大,在部队大院中成长,可谓也是根正苗红那种。

    爷爷辈很早参加革命,老红军,后来南下,就待在了南方,父亲从小受家庭影响,早早入了伍,后来官至将星,只是因病早年过世。

    母亲带着她留在京城,并没有去南方,而是住在外婆外公在京城胡同的家里。

    家里一个哥哥,早已经出来经商,并没有从军,做的是卫生医疗器材生意。

    而林清影自己高中毕业的时候,受了曾经留苏的外婆影响,选择了去国立莫斯科大学就读工商管理,毕业后继续攻读ba。

    根据林清影自己说,由于对外语挺感兴趣,因此大学期间选修了英语,t语是跟同学学的,俄语是日常需要,还有一门日语,是因为喜欢脚盆家的漫画而自修的。

    这样一来,就能解释林清影为什么在便签纸上能流利书写两门外语的原因。

    也解释了为什么林清影身上既有北方女孩那种大胆豪放,也有江南女子的婉约温柔。

    不得不说,林清影对于庄严是极有震撼力的。

    要知道,庄严自己读书读得并不算出色,在庄严的年代,正儿八经考上非自费大学还是一件挺值得骄傲的事情,更别说是出国留学了。

    这一点庄严想都没想过。

    滨海毕竟只是个小城市,说到文化底蕴和历史厚度,和京城、江南这些老派古城是没法比的。

    缺什么就补什么,缺什么就羡慕什么。

    庄严的性子吃软不吃硬,指挥服气比自己更强的人。

    尤其是那些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庄严是十分尊敬的。

    林清影丰富的求学经历和年纪轻轻就能自己单身国内国外到处跑的见识和胆量,实在令庄严叹为观止,更是从另一种极其欣赏的角度去看待面前这个女孩子。

    从前自己身边如许胖子之类的朋友,还有那些个班花黄晓丽之类跟林清影一比,庄严这才明白什么叫做“腹有诗书气自华”。

    没得比。

    不在一个档次上。

    庄严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内涵”。

    谈吐、见识、衣着、品味,一切的一切,即便许胖子能吃一顿几千的饭,穿上万元一套的定制西装,腋下夹上昂贵的路易威登老板包,可是终究只是土豪一个,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差距。

    这就是差距。

    俩人聊得太投入,太开心,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有那种“一见钟情”的现实存在。

    在林清影看来,父亲的过早离去,在心里始终留下了一个穿着军装的背影。

    这么多年来,追求自己的那孩子没有上千也有上百,其中包括了各种怀着各自目的打着恋爱的旗号实际是想搞联姻的三代公子哥儿。

    可是,林清影却一个都没看上。

    在莫大留学那会儿,林清影还是没有男朋友。

    她觉得自己是个矜贵的人,决不能这么随随便便。上床嘛,总不能和上巴士一样简单。

    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住在隔壁产自东京的女孩。r本人喜欢“共荣”,有着大和民族优良血统的日本花姑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校园里许多不同肤色的男生给“共荣”了。

    此人房间常有形迹可疑之男性出入,跟她的饮食习惯一样,今天韩国泡菜,明天法式牛排,偶尔兴趣来了就整点印度咖喱饭。情人间免不了吵吵小架怄怄气,然后在搂搂小腰亲亲嘴的过程中和好,各式各样暧味的声音随时会从隔壁房间传过来,不胜其烦的林清影常常有失理智地捶墙壁。

    当然,还有更让人吃惊的。

    某次林清影下课回来,见日本花姑娘的门外观者如潮,人人情绪汹涌,好不热闹。

    纳闷着上前一看,只见法国牛排骑在韩国泡菜的背上,韩国泡菜咬着印度咖喱饭的左手掌,印度咖喱饭也不是吃干饭的,使出国术瑜珈,右手掌穿过韩国泡菜的胸前一招小鬼探门直掐法国牛排的咽喉。窄窄的楼道里尘埃飞扬,围观的女学生尖叫连连,似助威,似恐惧,似叫好,又似煽风点火。几名猛男则为争一口肉食,大打出手,绝招频施,在冰冷的地板上牛喘嘘嘘。

    而眼前这个庄严,这个士兵,却给了自己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种挺拔的身姿和如同刀剑一样锐利而坚硬的目光,还有黝黑的皮肤,棱角分明的五官,无一不在散发着那种属于男子汉的浓郁的气味。

    这,同样令来自于皇城根下的林清影陶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庄严起初觉得头几个小时太让人难受,现在,又觉得飞机飞得太快……

    人就是如此的矛盾。

    你的心情甚至可以左右时间的长短。

    当空姐第二次派餐的时候,提醒乘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林清影和庄严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坐回自己位置上的庄严还在回味之前和林清影天南地北海侃时候的那种愉悦,旁边还没扯下眼罩的崔伟楠就已经用洞察一切的口吻说道:“庄严,你小子恋爱啦。”

    庄严脸色蓦地一红,颇有些做贼心虚道:“没有,扯淡。”

    崔伟楠扯下眼罩,打量了一下庄严,抽着鼻子在庄严身上猎狗似的嗅了几口,这才道:“别想骗我,你身上的气味都出卖你了。”

    庄严大吃一惊,以为和林清影在一起,沾了人家的香水味。

    左右嗅嗅,却一点点都嗅不出来。

    崔伟楠看着庄严自己手忙脚乱,于是又道:“算了,你别嗅了,不是香水味。”

    “那是什么味道?”庄严愣了一下,不解地问道。

    崔伟楠接着道:“是骚味。”

    他侧过身,看着庄严,一脸笑容里颇有深意,笑道:“动物界里,公的要求偶,要么就像孔雀那样开平区吸引母孔雀,要么呢,就是到处撒尿,划定地盘之余也顺道告诉别的同类雌性,这里有个渴望成亲的单身汉。”

    “你身上,就有那股儿求偶的骚味。”崔伟楠很认真地说道。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