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84章 异国风光

第784章 异国风光

 热门推荐:
    庄严到最后还是没能叫出那一声“姐”。

    至于为什么,他自己都无法解释。

    为了男人的尊严也好,为了所谓的军人的矜持也罢。

    总而言之,庄严觉得叫一个昨天还喊着“救命”让自己搭救而且还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姑娘叫姐,绝对叫不出口。

    庄严没有姐姐,曾经有段时间他倒是挺渴望有个姐姐,但决不是面前林清影这样。

    到临了,林清影善解人意地说:“算了,算了,不叫就不叫,我不能欺负我的救命恩人。”

    “不过,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庄严问:“什么事?”

    “你们去了那边,是在什么地方集训?”林清影望向刘宗柱:“这不是军事秘密吧?”

    “不算,他们是去y市的海军特种作战学校。”刘宗柱说:“不过你想找他可就不容易了,他们的集训经常更换地方,很多时候是要在野外度过,你去学校也找不到他的。”

    林清影想了想,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个小便签本,用笔在上面刷刷刷飞快地写下了一行英文,一行中文和一行t国语,除此之外,还有电话号码和手机号码。

    “你们学校如果放假,就打电话给我,我很乐意做你的向导,带你去y市周围看看那里的历史人文和著名景点,一个月内,我都在那里。”

    庄严接过便签纸,扫了一眼。

    自提娟秀飘逸,有女孩子的温婉,也有属于男人的奔放。

    见字如见人,很符合这个姑娘的性格。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既有含蓄温婉的一面,也有开朗大胆的一面。

    飞机开始检票登机,大家纷纷离座朝登机口走去。

    林清影一直走在庄严的前面,是不是回头看一眼显得有些尴尬的庄严,然后抿嘴一笑,又转过头去。

    到了飞机上,找到了座号,刚坐下,崔伟楠就说:“庄严,你走桃花运了。”

    “别整天嗦嗦提这些,咱们是集训的,不是去谈恋爱的。”庄严不想扯这事。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林清影,自己就忍不住脸红。

    “地址给我看看。”崔伟楠一边说,一边去掏庄严运动服的口袋,庄严只好将便签纸给他看。

    崔伟楠看完,又是一阵赞叹:“不得了,一看就是精通数门外语的人,t国语、英语,她在莫斯科大学读书,肯定也精通俄语,不得了!”

    将便签交回给庄严,崔伟楠靠在座位上,看着机舱天花板说:“想当年我追我对象的时候啊,足足写了两年的信,才能见面,你倒是好,不用自己去追别人,是别人追你,啧啧,同人不同命,我算是服了。”

    说完,扣上安全带,然后取出眼罩蒙住自己的双眼。

    “没什么事,别叫我,我没眼看了,我要一觉睡到t国去。”

    从京城估计机场飞到y市的国际机场,途中总共用时9小时。

    长途飞机最难受的不光是你的脚可能会因为长期坐在位置上不动导致充血肿胀,更要命的是那种在狭小空间里一动不动看着完全相同的景物视觉疲惫。

    空气中弥漫着各种体味、香味。

    不同国籍的人在狭小的经济舱通道上走来走去,不同的人经过,都飘来不同的味道,有些味道令人抓狂。

    庄严没看到林清影在自己所在的舱位里,也许位置在其他舱。

    起初庄严还觉得挺新鲜,用有限的外语词汇储备去看看那些鸡肠文杂志和报纸,然后戴上耳机看看电影什么的,后来发现,大部分的电影都是t国语言,而且没有双译,看起来十分吃力。

    这让庄严不由得对未来的集训生活感到有些担心,特种作战里的专业词汇比较多,尤其是排爆方面,更是多如牛毛。

    t国的军事是纳入nat体系里的,所以他们的标准肯定也是遵循nat的标准,自己到时候能掌握多少,听懂多少?

    吃力地看了一部半懂不懂的t语电影,庄严开始感到乏味。

    一看表,时间才过去了4个小时,干脆不看电影了,将画面调到gp频道上,看着那个飞机图像绕着巨大的地球原型在一点点乌龟似的移动。

    民航飞机的时速多数保持在800-1000公里之间,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速度,可是在gp上看起来,真的比乌龟爬得都要慢。

    庄严干脆百无聊赖地开始盯着屏幕上的小点,配合呼吸练习狙击时候的击发阶段呼吸控制过程。

    练了一次又一次。

    就这样,才消磨了一个小时。

    好吧,五个小时了。

    转头看看旁边的崔伟楠,这厮居然真的呼呼大睡起来,以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一路睡到y市的诺言。

    到了第五个小时,空姐过来开始发放飞机餐。

    说实话,庄严不喜欢这个飞机餐。

    里面是米饭是芝士海鲜饭,开始吃起来酸酸的,也不知道放了啥。

    有块小蛋糕,看着挺漂亮精致,可是吃起来甜得发。

    还有两颗腌制国的橄榄一样的东西,一尝,又酸又咸,如果是野外生存倒也无所谓,正常饮食上庄严是绝对不会碰着玩意的。

    唯一还觉得可以的是饮料。

    反正都是可乐果汁咖啡之类,无限续杯,空姐虽然是高鼻梁深眼窝子的t国人,可是懂中文,续杯也没啥问题。

    庄严曾经尝试用自己的三脚猫英语去和对方沟通,发现彼此之间都不知道对方说什么,最后只能用t国语,居然比用英文好使。

    很快,庄严喝了一肚子水,只能站起来去找厕所。

    机舱的厕所都在每个机舱和下个机舱链接的中间,所以那里有一块小小的空间,不少人站在那里活动手脚,相互吹水打发时间。

    庄严不愿意马上回到座位上,于是也找了个靠窗口的位置,人斜靠在机舱壁上,看着窗外已经黑下来的景色。

    本以为也许能看到点灯火,结果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也许飞机是在大海上飞,下面没有陆地。

    坐飞机的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么长途的飞机,庄严还是第一次坐。

    一些奇怪的念头不断从脑子里跳出来,万一这玩意掉下去,要是有个伞包该多好?

    为什么民航又不给配伞包?

    却又每一个座位下都有个救生衣?

    真的坠机了,伞包不比救生衣有用?

    “你也在这里啊?”

    林清影熟悉的声音从边上传来,终于将庄严从奇思怪想里拖回现实中。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