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79章 姑娘你别拍我!

第779章 姑娘你别拍我!

 热门推荐:
    “其实……我女朋友就在这附近大学上学,她老家就在这里,我陪她回过这里几次,所以熟悉。”

    崔伟楠一番挣扎后总算说了实话。

    庄严和魏舒平俩人同事投以鄙视的目光。

    “上次你说女朋友在附近读大学,感情不光是‘附近’这么简单了。”庄严说。

    “就是就是,女朋友就在这里,居然也不跟我说说,好歹我们有时间也可以去蹭个饭啥的,现在要走了才说,保密工作做得真好!”

    平时一向不善言辞的魏舒平这回也把话说得利索得不要不要的,一番埋汰。

    崔伟楠摇头晃脑一顿赶:“行了行了,别说了,再说太阳都下山了,赶紧去买东西,40分钟这里集合。”

    说完,调头就跑。

    “这小子!”魏舒平看着崔伟楠远去的身影,扭头对庄严说:“你信不信这厮待会儿肯定先去她女朋友那里坐坐,然后再买东西回来?”

    “不会吧!”庄严说:“才40分钟。”

    “现在年底了,快放假了,今天有事双休日,大学生都没多少课了,你看他那副猴急样,估计女朋友回家了。”魏舒平说:“就他那样,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庄严先是懵了几秒,忽然噗一下笑出声来。

    “行吧,既然说好了分头行动,那就分头行动好了。”魏舒平说:“我去对面的服装城,你穿啥颜色的内裤,啥型号?”

    庄严说:“中码吧,黑色或者灰色,耐脏。”

    魏舒平一挥手:“成,我走了。”

    等魏舒平走后,庄严按照崔伟楠给的路线,沿着大街一路走。

    即将要出国,庄严对于眼前的这些熟悉的人和景物忽然多了一份留恋感。

    国外那都是金发碧眼的人多了,眼珠子都和自己不一样的颜色,怎么说都是自己同胞看的顺眼一些。

    庄严想得最多其实还是国外的特种部队怎么看待中国特种部队,虽然已经21世纪了,但是p在他们眼中还是挺陌生的存在。

    会不会有歧视?

    他们的训练到底是什么水平?

    这一切,庄严都很感兴趣。

    但是有一点,庄严早已经在信里拿定了主意。

    无论多苦,都要坚持下去,都要取得最优异的成绩,至少让他们看看新时代p的风采。

    拐过街角,进入一条横街,很快,庄严找到了崔伟楠口中的荷花日杂店。

    老板娘是个胖胖的中年女人,看到当兵的倒是挺热情,出来招呼庄严,还不停跟庄严唠嗑,说她老弟也是当兵的,在h省,现在都已经是士官了,又说庄严长得帅,长得像自己弟弟那样精神。

    庄严只能一边挑东西一边陪着笑,有时候,他还真怕人家太热情。

    买完了东西,看看时间,才过去了十五分钟,回去原地绰绰有余。

    和热情的老板娘告别,出了荷花日杂店,庄严顺着原路往回走。

    还没出横街,就看到一年轻姑娘手里拿着一台相机咔擦咔擦在拍照。

    这年轻姑娘身材有着北方人那种修长,穿着一年浅棕色的呢子大衣,襟口上缀着一只玫瑰花形状的碎钻胸针,头上扣着一顶质地和颜色都差不多的圆帽,下面是一条大方格厚质地的长裙,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围巾,嘴唇是涂过口红的,看起来鲜艳夺目。

    这姑娘长着一张微微带点儿婴儿肥的脸,皮肤白皙,有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长发及肩,清爽可人。

    干净的衣着和精心配搭过服饰将姑娘的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书卷味,十分独特。

    庄严看看周围,原来这是一条有点儿历史的老街,街上的建筑物大多数是民国时代的产物,部分属于五六十年代那种典型的苏式建筑,和外面大街上几乎一样造型的水泥新楼房大有不同。

    庄严怕进了人家的镜头,挡了人家的拍摄,于是尽量靠边走。

    没想到这个举动被姑娘差距了,抬起那个装着炮筒一样镜头的相机朝着庄严咔擦咔擦就拍了好几张照片。

    庄严顿时觉得有些不爽,而且有心生警惕。

    这里附近是部队,而且不是一般的部队,自己也不是普通部队的士兵,这么拍……

    不过想想也就算了,也许人家是抓拍街景呢,于是拎着东西继续走。

    没想到这姑娘似乎已经注意上了庄严,庄严避开镜头跟着挪动,又是一通咔擦咔擦。

    这回,庄严有些生气了。

    觉得这还不礼貌。

    于是道:“我说姑娘,能别拍吗?”

    圆帽子姑娘放下手里的相机,说:“我就是抓拍几张而已,没问题吧?”

    庄严说:“你拍建筑物没问题啊,你拍我干嘛?”

    姑娘说:“你就是这个街道景色的一部分,不拍你,不好看。”

    得,自己成景物了……

    “别拍了啊!”庄严不想跟一女孩子计较,换了个方向,朝另一个方向的街道拐角走去。

    他想快一点离开这里,不想当人家的人肉布景板。

    刚拐过街口,忽然听到刚刚离开的那条横街传来一声姑娘的尖叫:“抢东西啦!救命啊!”

    庄严猛地一惊,拎着东西朝着原路飞快跑回去。

    由于刚过拐角,所以只是几米远的距离,过了建筑物的转角,一眼就看到了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姑娘,还有一辆沿着街边朝着自己方向飞速驶来的红色两轮摩托车。

    飞抢!

    这个词在庄严的脑子里快速闪过。

    在部队里,看新闻也有看到过关于飞车抢夺的新闻,还有各地开展打击此类犯罪行为专项行动的报道。

    这两年,飞抢越来越猖獗。

    庄严人直接往路边一站,顺手抄起路边靠在绿化树上的一根木棍做成的扫帚。

    两个飞车贼看到个当兵的站在路边,顿时有些慌。

    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会跑出个当兵的。

    “当兵的滚开!”

    坐在后座上的飞车贼最嚣张,一拍自己同伙的肩膀。

    “加速,敢拦着我们,就撞死丫的!”

    圆帽姑娘远远在喊:“小心!”

    庄严却一动不动站在路边,只要不出马路,就没危险,摩托车高速时是不敢蹿到街边人行道上的。

    受过的所有训练,让庄严冷静的可怕。

    坐在后座上的飞车贼看到庄严手里的木棍扫帚,立即在腰里拔出一把尖刀,挥舞着,像是在警告庄严别多管闲事,老子有刀!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