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76章 新征程即将开始

第776章 新征程即将开始

 热门推荐:
    对于出国,庄严是没有概念的。

    尤其是国外的特种部队,他们到底是怎样的?

    当第二天一大早,庄严被熟悉的起床号叫醒。

    已经整整十天没有试过这样的感觉,庄严发现自己居然十分想念军营这种令行禁止而且直线加方块的生活。

    从床上爬起来,麻利地卸下蚊帐,然后穿上迷彩服和作战靴,戴上熟悉的奔尼帽——上面还有家里洗衣机上残留的洗衣粉香味。

    早操来了一趟十公里,之后宣布收队。

    此时的预备队已经不能叫预备队,从总部来的一位参谋接手了整个队伍的管理。

    而这个队伍,仅仅十个人。

    除了庄严这个唯一的士兵之外,还有一些熟悉的面孔。

    例如同样来自“红箭”大队的少尉崔伟楠,还有在闫明离开只有补充进来同一组的少尉陈斌。

    挂着中校军衔的总部参谋叫做刘宗柱,人长得高高大大、方方正正,一脸电影里非他莫属的正派样貌。

    人的性格也是温和憨厚,笑起来就像弥勒佛一样怎么看怎么舒服。

    总部那边挑人果然很有讲究,不然时常要跟随首长接待外宾,太歪瓜裂枣也说不过。

    解散之前,刘宗柱看着一群汗淋淋的特种兵,饶有兴致地问“是不是都盼着早点出国集训?我看你们脖子都长了两寸。”

    所有人闻言便笑。

    刘宗柱又说“待会儿回去之后,把日常用品和行李全部准备好,按照之前发放的清单,不能多,也不要少,之后每人到队部领取三套运动服和一双球鞋,如果你们自己有便装,也可以适量带上,我们部队的服装只带一套常服和一套迷彩服即可,其余的去到t国特种兵学校都会发,包括武器和携行具,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少你们的。明白没有?”

    “明白了!”

    所有人异口同声,用最大的声音回答了刘参谋。

    “有一点要必须提醒你们,他们是宗教国家,不能携带和他们国家宗教有抵触的食物,所以,快餐面我建议不要携带了,你们待会儿去服务社看看,买点八宝粥之类还是可以的,那边的饮食习惯和我们有比较大的区别,我怕你们吃不习惯。”

    一个叫做魏舒平的中尉在队伍里大声道“刘参谋,我们都是受过训练的,什么都能吃下去!”

    刘宗柱哼哼道“我知道你们都是特种兵,但是你们是短期野外生存,而去到那里是长期驻扎和集训,一共是一年的时间,除了一些假期之外,训练时间估计要达到十一个月左右,你们想想,十一个月都没点儿自己家乡的口味,我看你们到时候还嘴硬不嘴硬。我曾经在那里待过半年,老实跟你们说,那边的食物你们绝对不会喜欢,到时候部队会给你们每月一定的补助,是美元,但是记住,钱不多,省点儿花,我个人建议可以自己买点东西补补身子。”

    “美元啊!”

    “有多少钱啊?”一个来自天狼突击队的中尉张祯祥好奇地问道。

    “280美元。”刘参谋说。

    “哇!”

    大家伙听说有280美元,顿时高兴的不行。

    “和我们工资都差不多了。”

    “别高兴太早,我查了,那边物价可真不低。”

    “反正学校有饭吃吧?怕啥?就当买补品的钱了。”

    大家顿时议论的不可开交。

    “静一下!”

    刘参谋打断所有人。

    “是不是觉得自己都是老兵了,是不是都油了?”

    刘参谋那张常年带笑的脸顿时严肃起来。

    众人这才发现,刘参谋不笑的时候,也是挺唬人的。

    看到众人总算消停了,刘宗柱也不打算计较,毕竟要出国了,高兴也是应该的。

    “我会全程陪同你们去到t国,那边会有使馆的同志协调安排你们接下来训练和生活,到时候,你们的联络人就是我们当地使馆里的武官同志,有事情,可以向他们反映。明白了吗?”

    “明白了!”

    “解散!”

    刘参谋喊完解散,便上了二楼。

    大家赶紧回去排房拿洗漱用品,到洗漱间去刷牙洗脸。

    今天的洗漱间最热闹听刘宗柱这话,看来是很快要出发了,所有人都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

    从全军将近两百人的预备队里脱颖而出,到现在终于熬到出头之日,终于可以实现自己出国受训的愿望,这和高考生接到清华北大的录取通知书没有太大的分别。

    “胃舒平!”崔伟楠看到魏舒平走进洗漱间,调侃道“没想到啊,你口语也有口音,居然也能去了?”

    站在崔伟楠身边刷牙的庄严用手碰了碰崔伟楠。

    现在,只有他和崔伟楠是来自于“红箭”大队,关系上俩人比较亲密一些。

    崔伟楠这人的嘴巴不上锁,什么都敢说。

    就像刚才的魏舒平,他给人改了个外号叫“胃舒平”,这会儿又调侃人家t国语带口音。

    这不是找麻烦吗?

    没想到魏舒平倒是直接,一点没生气,说“就让我去了怎么地,也没办法啊,你也不看看其他人的笔试成绩多烂,我虽然带点儿口音,可是我笔试成绩好啊!”

    崔伟楠说“我们大队那个兵,苏卉开,人家笔试成绩也很好,就是外语带口音了,不也没让去?我看你胃舒平就是拉关系了。”

    魏舒平呸了一口,说“扯淡!老子是那种人吗!?何况了……”他朝庄严瞥了一眼。

    “士兵只有一个,你身边的小庄如果不去,苏卉开肯定有机会。”

    这话说到了点子上。

    士兵配额只有一个。庄严去了,老苏就去不了;老苏去了,庄严就落选。

    既生瑜,何生亮。

    这就是现实的残酷,从来不以你们是不是好朋友而改变一丁点。

    “有件事,你们听说了没有?”魏舒平扫了一圈洗漱间里所有人。

    “什么事?”崔伟楠第一个作出回应。

    魏舒平说“是关于这次出去的训练内容。”

    “这不是还没公布吗?”崔伟楠说“我估计待会儿上午开会就会公布了。”

    魏舒平说“听说有三个大大类可以选择,我们这十个人,未必都在一个科目组里。”

    “啊?”崔伟楠有些发懵“你是说,我们会被拆开?”

    魏舒平说“是啊,一共三个大类科目,水下作战及排爆、反恐突击、山地特种作战。”

    他看了一眼崔伟楠“如果是你,你选什么科目?”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