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69章 皆大欢喜

第769章 皆大欢喜

 热门推荐:
    现在,许仕明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1”字,这个“1”就像一根巨大的木棒,一棒接一棒,哐当哐当往自己的脑袋上狠狠地敲,敲得他眼冒金星,差点没晕过去。

    说实话,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巡特警大队长。

    这回,丢脸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王拥军和刘兵也尴尬。

    这什么鬼,就多一环!

    仅仅一环而已!

    这种险胜,令人感觉就是运气成分居多。

    “队长,我要求再来一次!”刘兵不服气“我刚才没有发挥好!”

    许仕明不傻,刚才听枪声,和看庄严神定气闲的模样,这小伙子还有多少潜力没人知道!

    他犹豫了。

    “队长,让刘兵再试一次。”

    “对啊,1环是运气而已!”

    一堆不懂射击技巧的在瞎起哄。

    这就把许仕明架在了火山口上烤。

    从内心来说,他真不愿意再比一场。

    因为没把握。

    “队长,让我再试一次吧!”刘兵真的不服气。

    他在侦察连服役了四年,去年刚退役,是通过地方招考考上来的。

    每一个侦察兵,心里都有一股儿骄傲的火焰。

    现在居然被另一个侦察兵打败,而且仅仅是一环之差。

    这怎么能让他服气?

    “你打不过他的。”许仕明从庄严开枪的节奏和仅仅多一环的成绩上似乎看出了端倪。

    25米距离,已经是接近64式手枪的射击极限,庄严居然能打得这么从容,绝对不是一般的侦察兵。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回去,我们走。”

    他一挥手,打算带走自己的手下。

    “队长,让刘兵再试试!1环而已,也是只是运气!”

    “队长,试试吧!”

    巡特警这边都是二十多的小伙子居多,这口气说什么都咽不下去。

    庄严站在一旁,看着巡特警的年轻人们将自己的老大架在火上烤,于是上前对许仕明说“许大队长,能借一步说话吗?”

    许仕明眼睛微微一亮,想了想,没多说什么,指指不远处道“走去聊聊。”

    庄严和许仕明俩人走到了二十多米外,站在靶场准备区旁的草坪上低声聊着什么。

    所有人都在看。

    大家都在猜测谈话内容。

    巡特警这边甚至有人觉得庄严是怕了,所以套交情,想要免了之后的第二次比试。

    “跟他说那么多干嘛?比了就是了。”

    “队长也是,跟一小毛头聊什么聊?”

    就连治安科刘振赞这边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俩人到底要避开众人谈什么。

    大约过了几分钟,俩人回来了。

    许仕明一挥手“走,去1号场,开始练习了,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说完,头也不回,大踏步朝1号射击场方向走。

    巡特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人放弃了,转身追着自己的大队长离开。

    很快,人员陆陆续续都走了个精光。

    刘振赞忍不住上来问庄严“小庄,你是跟许仕明说了什么?他居然就这么轻易走了?”

    庄严说“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再比下去,谁赢谁输都不一定,许大队长想了想,觉得也是,大家不如就这样更好,所以我让他说是我不想比了,也好给大队长一个台阶下。”

    实际上,庄严说谎了。

    他告诉了许仕明,自己是“红箭”大队的人。

    许仕明是老兵,也当过军官,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红箭”大队的名头,只要在g军区服过役的都知道。

    许仕明就是g军区退役的军官,当然听过。

    听说是“红箭”大队的人,许仕明这才明白自己的手下为什么会输。

    这一场,输得可这不冤枉。

    “红箭”大队和普通侦察连队的性质不一样,这一点许仕明心知肚明。

    所以,刘兵输给了庄严,也不算丢脸。

    庄严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继续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巡特警队的人。

    毕竟,这些都是自己退役的战友,还有许仕明这种老兵,是值得尊敬的。

    刚才之所以多打1环,一是一种提醒,二也是出于这种考虑。

    俩人聊到最后,庄严跟许仕明说“老兵,你可以回去说,是我求饶的,反正我也不在乎什么名声。”

    许仕明听了,心里十分受用,笑着说“你是滨海市人?”

    庄严说“是。”

    许仕明说“我这里,你退伍回来只要想来,我帮你打报告申请,跑关系我来跑。”

    庄严不想告诉许仕明,自己是全军预备队选拔出来今年唯一出去t国参加特种兵集训的士兵。

    短期之内退役,几乎不可能。

    不过还是笑着说“如果退役,我一定找老兵您。”

    这些,当然都不可能让刘振赞知道。

    这次过来靶场帮忙,一来是老同学李阳的面子,二来自己是有所求的。

    这个“求”字可这不好办。

    庄严觉得,这事关自己能否继续留在部队里服役,继续出国集训。

    如果家庭这个大后方不稳,作为人子,庄严是不可能安心在部队里继续当兵。

    这一点,也是毋容置疑的。

    听到庄严说给了许仕明台阶下,刘振赞当然高兴。

    自己和许仕明不是仇人,只是彼此之间小摩擦,也没真的想和许仕明过不去。

    听到庄严处理得如此得体,心里当然也高兴。

    “小庄啊!”刘振赞十分开心,说“你未来这几天就是我们的射击课老师了,一定不能推辞啊!”

    转向李阳说“李阳,科里的那台海狮面包车你拿着先用,负责接送小庄。”

    “没问题!”李阳笑开花了。

    刘振赞又对所有人大声道“今晚我们练晚点,都别回家吃饭了,去银河大酒楼,科里请客!”

    “好啊!谢谢科长!”

    “科长万岁!”

    欢呼声中,朱俊存凑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庄严“我说……小庄……不,庄老师,我那把枪如果没问题,我怎么老打不准呢?”

    “不是枪的问题,是你眼睛的问题。”庄严说。

    朱俊存有些不高兴了“我知道我是个近视眼,可是我戴了眼镜,视力纠正了……总不能是眼镜也有问题吧?”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