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66章 国字脸大队长

第766章 国字脸大队长

 热门推荐:
    一个皮肤红黑红黑,个头粗壮,长个国字脸,剪了个平头的中年人出现在视线里。

    同样穿着99式警用作训服,肩膀上挂着三杠两星的二督警衔,职衔和刘振赞一样。

    庄严虽然不知道来者何人,不过从刘振赞的表情来看,肯定是“熟人”。

    国字脸的后面,同样出现了一群同样穿着作训服的警察。

    唯一不同的是,庄严能看出来,这些人和治安科的人身上有着不同的气息。

    庄严能嗅出他们身上与众不同的“气味”。

    当然了,还有这些人的身上穿着仿制的tac一体式的战术背心。

    有意思!

    这玩意其实“红箭”大队也有,并非制式背心,而是一种自行定制的背心。

    警察居然也有认穿这种背心,从这一点上能看出,来的这批警察可不是普通的民警。

    果然,跟在国字脸后面的一名警察转身的时候,庄严从背心上看到了几个白字——特警。

    “我说老刘,能不能咱们换个场子。”国字脸上去拉住刘振赞的胳膊,将他带到一旁,说“你们去一号场那边,我们人多,用这里比较合适。”

    “什么人多,扯淡!”刘振赞说“我们治安大队也有很多人,加上我们办公室的,都三十多人了,人不多?何况这场地不是安排好的吗?今天下午是我们使用,你们训练场在1号靶场那边。”

    国字脸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好像没办刘振赞的话听在耳朵里,继续纠缠道“1号场那边地方窄,我们人多,轮番上一下午每个人都摸不到几次枪。你们这人少,好处理。”

    “有意见?有意见要按照规矩办事,这个训练时间安排表也不是我弄的,有意见向局长提去,向办公室主任提,别跟我在这里废话。”刘振赞寸步不让。

    “老刘,我就明说了吧。”国字脸见刘振赞软的不吃,直接拉长了脸“这次局长组织练兵比武,你们也知道你们自己的情况,再练,也就那样了……”

    一边说,一边用目光去扫治安科的那帮警察。

    “你们搞治安的,又不是搞刑事,更不像我们,有事都要冲在组前头,你们吃的那是细粮,我们巡特警这边啃的吃粗饭,人你们打得好不好也没人放心上,我们打不好,局长可就不高兴了,局长不高兴,大家往后日子都不好过,难道你希望这样的练兵再来几次?我这种粗人是无所谓,就怕老刘你这副身板吃不消呐!”

    国字脸的话里处处好像为大局着想,处处为刘振赞着想,可是实际上却处处抬高自己,贬低治安科。

    “什么细粮粗粮的?哦!感情你们就是市局顶梁柱,我们就是拖后腿的?你们打好了就是全局光荣,我们打差了就是理所当然?没你们,地球不转了?没你们,比武练兵都搞不成了?我可告诉你,许仕明,别欺人太甚了,你当过兵,我也当过兵!”

    “噗嗤!”国字脸许仕明当场就笑了,可能觉得这么笑太不给面子人家堂堂一个科长,于是赶紧摸了下脸,把笑容抹掉,低声说“老刘,我知道你当过兵,不过你那是基地里的后勤干部,你搞供应的,我可是陆军,上过前线的……”

    说完,扬扬下巴,一副“你懂的”表情。

    刘振赞是真拿这个许仕明没办法。

    许仕明的确上过前线,立过功,在这一点上,自己没法比。

    “要不这样,咱们都是当过兵的,你们科里随便你选,选一个出来,我队里的人随便你选,你选一个,出来比比,15米,打半身靶,看谁赢,谁赢谁要场子。我都让你随便挑我最差的,和你最好的比,够意思了吧?这就是现代版的田忌赛马了。”

    许仕明其实也没指望拿到2号靶场。

    俩人都是同级,都是一个市局里工作。

    但是俩人军种不同。

    一个海军,一个陆军。

    一个后勤干部,一个火线干部。

    上过战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傲气。死都不怕,还怕啥?

    许仕明从骨子里瞧不上刘振赞。

    其实许仕明能看上眼的在市局里也没几个,打过仗的,他会高看你一眼,如果后勤的,他更会嗤之以鼻。

    用他自己常常说的话,老子在前线打仗的时候,他们在后面玩水呢!

    庄严悄悄问李阳“这些是特警?”

    在庄严的印象里,离开老家去当兵之前,这里是没有特警的。

    “以前是巡警,后来加了个特警,里面分几个队,有些是防爆,有些巡逻,有些是突击队。这些人,都是突击队的。”李阳说“新事物,去年刚组建,有点儿像hk的ptu,那个国字脸是他们大队长,叫许仕明,打过仗,很牛逼的人,手下的那些巡特警都是当过兵的居多,不少和你一样是侦察兵,很厉害的。”

    庄严心里想笑。

    其实吧,都把自己真当侦察兵了。

    刘振赞一张脸早已经憋成了褐色,就像腐烂了几天的猪肝。

    他想发飙,可惜没底气。

    许仕明知道自己不肯让靶场,所以干脆羞辱自己拉倒。

    用最差的和自己最好的手下比,这明摆着是欺负人嘛!

    许仕明看到刘振赞的表情,觉得效果很满意,拿了彩头就算了,都是市局里的同事,闹得太僵也不好。

    “算了算了,你们继续练,我就开个玩笑,老刘,那我们走了。”

    许仕明安了个台阶,自己给自己下。

    刚转身,听到后面有人说“徐队长,我能和你们的人比比吗?”

    许仕明转过头,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便服,不过剪着几乎贴着头皮的短平头,还有那双眼睛虽然笑眯眯,可是眼神不对。

    这小家伙,杀过人!

    噫嘻!

    不可能啊!

    那么年纪轻轻的,杀过人!?

    什么来头?

    不会是罪犯吧?!

    这刘振赞疯了?带个罪犯进靶场?

    倒是刘振赞顿时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后第一根救命稻草。

    “对对对,要比,和他比!”

    许仕明冷冷地问刘振赞“他是谁?”

    刘振赞想了想,说是李阳同学吧,好像不合适,说是自己邀请来的,也算是外援。

    怎么说,才能不见外,又不至于让治安科的脸面得以保存呢?

    “那是我外甥。”

    刘振赞突发奇想。

    说是自己的亲自,这样又不是外人,替舅舅出站,天经地义。

    许仕明冷冷的看着刘振赞,又冷冷看着庄严,心里无数的念头转过。

    “小伙子,你到底是谁?”许仕明还是追问庄严。

    庄严还是笑“大队长,刘科长是我舅舅,我呢,是个当兵的。”

    当兵的?

    许仕明眼睛一亮。

    但是不对啊,这年龄,按理说没上过前线才对?

    打仗那会儿,他还在读幼儿园吧?顶多才读个小学吧?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