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60章 原委

第760章 原委

 热门推荐:
    “走吧,到我车上聊。”

    庄不平不想大晚上在这里谈事。

    整个大院的人都是一个单位里的屁大点的事半天不到能从院子地东头臭到西头。

    庄严猜到了庄不平地想法,跟着他到停车场上了他的车。

    “哥,你有心事。”

    庄不平降下车窗,从中控台下摸出一包烟,用火机点了一根,大口大口地猛抽几下。

    “我公司出问题了。”

    他倒也直接,没打算瞒着庄严。

    庄不平在庄严地眼中是一个十分坚强的人。

    打小俩人在同一个学校里上学,放学一块儿回家。只要庄不平在学校,没人敢找庄严的麻烦。

    八十年代初,俩人就读的学校周围还不像今天这样到处都是高楼大厦,都是繁华地段。

    那所中央直属单位的职工大院里的子弟学校周围都是村庄。

    南方的村庄相当团结,一条村大部分一个姓氏占多数,大多数都有亲戚关系,因此特别排外特别抱团。

    村里地孩子也是这样。

    只要在学校里打架,同村的孩子都会一拥而上,同仇敌忾共同对外。

    庄严读二年级那会儿,庄不平已经初三了,都在同一所学校的小学部和中学部。

    那是庄家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俩个孩子同时上学,庄振国又远在边疆,王晓兰自己撑着这个家,又要上班,又要照顾俩孩子,可谓是心力交瘁。

    有次,庄严和班上一个喜欢称王称霸的留级同学打架,结果力有不逮,被人摁在地上胖揍一顿。

    那小子姓吴,是附近吴姓村子的孩子。

    庄严吃了亏,回家的路上告诉了庄不平,第二天庄不平直接上课室将拿小子提溜出来,左右开弓,啪啪地扇了两个耳光,警告道“再动我弟弟,我打断你的狗腿!”

    这事当然不会完。

    第二天,庄不平晚自修刚出校门口,别人就找上门来。

    庄不平挥舞着装着砖头的军用书包,愣是在七八个人的包围圈里杀出一条血路,一路狂奔回家。

    到了家,三班倒的王晓兰还没回来,庄不平捂着开了花的脑袋,血满手都是,把在家里做作业的庄严吓得差点没哭出来。

    庄不平自己在厕所里一顿冲洗,出来又自己用紫药水涂和云南白药抹了伤口,并且跟庄严提出,不准把这事告诉妈,要保守秘密,要妈闻起来怎么伤的,就说是打篮球磕到篮球架,撞的。

    一年后,庄不平就考上了中专。

    庄严并不知道,这里面和当年打架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关联。

    反正庄不平是不会说的。

    他就那个脾气,有什么事都不会说,自己憋着。

    今天看到庄不平这么晚还躲在楼下等自己,算是十分罕见。

    事情肯定不小。

    “公司出什么事了?”庄严忙问。

    庄不平说“前两年国家宏观调控,银根缩紧,基建被压缩,所以一时之间不少的建材分销商不少跑路的。”

    他扔掉烟头,转头看了一眼庄严,又拿了根烟,点上。

    “我被跑了四百多万货款,这还不算什么,后来我去北海买了一批建材,结果货主一货多卖,人也跑了,这里又亏了三百多万,还有你走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车队整天出事,那几台车翻车的翻车,撞车的撞车,进厂一修就好几个月,这里都是钱……”

    忽然,庄不平苦笑了一下,说“我找过一个算命的,说你的时辰挺旺我的,你走了,我就开始倒霉了。”

    庄严听了,内心早已经惊涛骇浪翻滚不已。

    没想到庄不平的公司这几年发出了那么多事。

    “你别听算命的瞎说。”

    庄不平说“轮不到我不信,这实施摆在眼前。那会儿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咱爸又病了,你如果靠医院那点报销范围内的药品,爸活不到现在……”

    庄严沉默了,心里难受的很。

    这个家,实际上一直是哥在撑着。

    “我本来也不想去催你退伍,你从小我就照顾你,我挣钱也不光是为了自己好过,我也想家里所有人都好过,你想追求什么,就去追求什么。”

    “但是这次情况不同,弟,哥这次真是撑不住了。”

    他看着庄严,双眼里闪动着罕见的泪光“公司困难的时候,我为了缓解资金上的紧张,借了乡镇企业基金会的一笔钱,这两年基金会也出事了,现在政府在追缴欠款,我的钱都压在建材和装饰铝型材上了,如果我没有一个大单支撑,换不起钱,我会被抓起来坐牢。”

    庄严惊呆了。

    但他丝毫为怀疑庄不平话里的真实性。

    庄不平虽然满身商人气息,可是做事做人一向硬脖子,从不低头。

    这回向自己低头恳求,肯定是撑不住了。

    “我让你退伍回来,是因为许胖子家里的房地产公司有两个大项目,只有你在我公司里做,许胖子才会给面子。如果我能拿到材料供应的订单,我就能活下去。只要我能熬过去这段时间,一定可以重振当年的辉煌!弟,个那么多年,没求过你什么事,这事你一定要帮我。退伍吧,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回去打报告退伍,你回来,哥公司的股份给你一半。”

    庄严说“哥,今晚许胖子约我出去,我已经跟他说了,他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一定安排好。”

    “这年头,人没走茶就凉,更何况你如果不退伍,远在部队里,那么大的订单不是去菜市场买两颗菜,靠你几句话一张嘴就能敲定,要你人在这里不断跟进才行。”

    “如果你不喜欢做生意,也行,趁这两年回来还有国家安排,赶紧回来,爸单位不错,你进去先挂着工人,然后下到下面的企业单位提个事业干部,再调回机关里,这样马上就能转成干部身份。我听说,过两年要全国统一招考公务员,从前这种漏洞慢慢都会被堵上,而且士兵以后也不分配了,你难道真的打算错过这些好时机?”

    庄不平说“撇开你自己的前途不说,就当是为了我,你真的就连这一点都不肯帮哥哥?”

    庄严内心纠结无比。

    换做一年多前,也许庄严马上会点头答应。

    可是现在……

    “哥,你让我考虑下,我过两天答复你。”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