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59章 价值观的距离

第759章 价值观的距离

 热门推荐:
    庄严将哥哥庄不平想要和许信合作的事情说了一遍。

    许信听了一个劲点头,大包大揽道“你哥就是我哥,我的建材在哪都是拿,只要你哥给我的价格和别人一样,我就在你哥公司拿。至于一起合作做装修公司的事情,要不你约个时间,我跟他详细谈谈?”

    许胖子倒是挺爽快的。

    不过商场那套拍胸脯的事谁都知道一二,签了合同都可以毁约,何况是口头承诺?

    一切恐怕还是要看后续。

    庄严觉得自己也算是尽力了。

    帮庄不平,其实也算是在偿还自己心里的欠账。

    常年当兵在外,回家又不能经常回去,说白了,家里俩老人家有点儿头疼脑热什么的,自己都照顾不了,更别说是大病了。

    正所谓自古忠孝难两全,这句话,庄严到现在算是深有体会。

    也是理解了久经沙场的父亲为什么转业回家之后,在母亲王晓兰面前简直就是个观音兵,跑前跑后伺候不说,还要陪笑脸。

    在家里,就是老妈王晓兰说了算。

    从前庄严总觉得父亲庄振国不像个打过仗的老兵。

    电视里电影里,那些上过战场杀过敌人的军人不都是说一不二的铮铮铁骨汉子?不是那种双眼一瞪,阎王爷都要吓得噔噔噔退后三步的狠角色?

    咋到了家里都成老婆奴了?

    庄振国的做法,实际上也加剧了他在家里的透明化。

    从小俩孩子都是王晓兰拉扯大,长大了,回到家里了,孩子有事问自己的意见,庄振国总说,问你妈去,你妈同意我没意见。

    庄不平也好,庄严也好,都觉得问自己家里的爹不如问块木头,干脆有事都去问王晓兰。

    对于父亲这种做派,庄严从前是嗤之以鼻的。

    现在,总算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心理欠账。

    自己欠庄不平一份情,也欠父母的情。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自己这儿子的做到这份上,实在惭愧。

    事情谈妥,皆大欢喜。

    许胖子又变得活跃起来,说要带庄严去夜场看看,去体验下滨海市的夜生活。

    庄严推辞了。

    许胖子不乐意了,说“庄哥,如果不是和你通过信,我还真以为你是去了三年和尚庙里当和尚清修而不是当兵了。”

    说着说着,又扯到了庄严退伍这件事上来。

    “我听你哥说,你最近参加什么集训,要出国?”许胖子问。

    庄严点头承认“嗯,是去国外读书。”

    许胖子先是双眼一亮,大拇指一竖,夸了一句“牛逼啊!”

    然后话锋一转,又道“可是没卵用。那么说,你是打算在部队干一辈子了?”

    庄严说“一辈子不敢说,当不上将军,迟早都要面临转业。”

    “这就对了了嘛!”

    许胖子兴奋地一拍大腿,仿佛看到了真理。

    “你说,你当个军官,搞个十几年二十年的,还不是要回到地方?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没错,当军官转业是干部,士兵退役回来是工人身份,可是现在要转个干部还不容易?以你庄严的条件,那是小菜一碟。”

    庄严喝着茶,看着自己对面这位老同学大发感慨,并没有吭声。

    “你说说,现在你一个月拿多少工资?”许胖子忽然对庄严的收入有了兴趣。

    “我们那不叫工资,叫津贴,意义不同。”庄严说“当兵第一年拿35块,列兵军衔,第二年上等兵拿42块,今年第三年了,遇到了军改,本来应该调下士,可是取消了,如果按照以前的规定,只能拿48,不过军改后我能拿到将近两百。”

    “咦惹!”许胖子一脸的嫌弃加深恶痛绝“训练这么累,就给你们这点钱?两百块,说白了我买条烟都不够的,这是收买人命呢!”

    庄严笑道“如果给我们加工资,那就是你们这些纳税人出钱,税负会加重,你们愿意吗?”

    许胖子小眼睛一转,想了想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庄严说“我想听人话。”

    许胖子说“做生意的没人喜欢税率高,不过嘛,你们那点钱也太低了……如果要加重税负,只要不太离谱,我还是愿意的嘛!”

    庄严笑着点头,一边看着桌上的那些价格贵的离谱的鲍参翅肚,说“的确,许胖子你一顿饭,顶我一年的津贴了。我说你丫就能不能大方点,刚才回答别那么犹豫?就不能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你不是要听真话吗?这就是真话。”许胖子倒是坦白,说“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分钱掰开也是有血有汗的,你别看我现在风光,生意场上的事,谁说得准?好天藏点下雨的柴,有备无患总是最好的。”

    说打这里,许胖子又道“既然这样,就你那点津贴费,你还不回地方?现在什么时代?现在是最好的时代!我跟你形容一下什么叫最好的时代。”

    他指着面前的桌子,双手张开,做了个包揽的姿势。

    “最好的时代就是,这张桌上大把大把的钱,只要你有本事,你能抱走多少是多少。回来吧,地方上大把大把的机会,大把大把的钱,大把大把的……”

    许胖子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漂亮妞儿,然后嘿嘿地笑了两声,笑声里充满了某种不可言喻的暗示。

    庄严没有马上回答自己的老同学。

    他突然觉得,也许是自己真的变了。

    换做从前,许胖子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价值观相同,世界观相近。

    可是现在坐在许胖子对面,看着这个成功的商人滔滔不绝,却忽然觉得遥远而陌生。

    其实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而是价值观的不同。

    你在对面说,我在这边听,而我从来都没听进去。

    到了晚上十点,和许胖子之间的小聚总算结束。

    回到家楼下,刚上上楼梯,旁边却闪出了一个人。

    一看,居然是大哥庄不平。

    “哥,你怎么在这?”

    庄不平朝着许胖子那辆皇冠车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问“许胖子?”

    庄严点点头。

    庄不平又道“你跟他说了合作的事情吗?”

    看到庄不平对这件事如此伤心,庄严忽然感觉有些不同寻常。

    “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