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56章 暴发户许胖子

第756章 暴发户许胖子

 热门推荐:
    “哎呀!我可是吃了一半的饭局就赶回来了!”

    夹着路易威登老板包的庄不平刚进门就大声嚷嚷“小弟,你可真够面子的,爸在电话里可是说了,我要是赶不回来,他要亲自去饭店把我抓俘虏一样抓回来。”

    站在门口,庄不平换完拖鞋,径直朝着饭桌走了过去,扫了一眼上面的菜,伸手捏起一块烤鸭肉,塞进嘴里,一边埋怨道“还是家里的饭菜饱肚子,在外面光喝酒,菜都来不及吃了。”

    王晓兰上前,手在庄不平的手背上一拍“你说你,都多少岁的人了?还小吗?偷吃?你弟还没吃饭呢。”

    五岁的小侄女小豆子抬头看着爸爸庄不平,手指在脸上比划了了两下,脆生生地说“爸爸偷吃,羞羞!”

    “你爸我从不偷吃!”庄不平意味深长的对女儿说着,一边朝妻子汪玲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一把抱起女儿,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

    “小弟,你之前不是在集训吗?怎么有空回来了?”庄不平打量了一下庄严“是不是落选了?没事!有钱你还怕出不了国?以前出过是新鲜事,这几年,去国外玩玩也不难。要不,反正落选了,赶紧退伍回来算了,这都12月份了,开始退伍了吧?”

    庄严不想跟庄不平再解释一次,只是简单说道“我选上了,因为距离出国集训还有10天,所以队里给了假,让回来看看。”

    庄不平怔了一下,脸上的眉飞色舞顿时落幕。

    “都过来吃饭了!”摆好碗筷的王晓兰招呼家人过来坐下,给每人盛了一碗汤。

    庄不平呷了口汤,一边抱着女儿小豆子,一边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庄严身上,说“小弟,其实我就搞不懂你了,咱们家又不缺吃不缺穿的,又不是非得靠当兵找出路,你说你留在部队里,图个什么?”

    庄严听了庄不平这话,顿时有些不悦,但还是没吭声。

    庄不平继续道“你说说,现在你现在一个月拿多少钱?”

    庄严说“这不是钱能衡量的。”

    庄不平冷冷笑了笑道“不用钱衡量,用什么衡量?用情怀?说奉献?说奉献也要吃饭不是?”

    庄严忍不住说“都不去当兵,这国家没人站岗放哨,每人保家卫国,你们经商的哪来的好环境?没人奉献,这国家要是没了,你逃命都逃不过来,哪还有今天这副光鲜的样子,拿着路易威登包穿着老人头皮鞋然后鄙视我们当兵的奉献?”

    “我鄙视你,我只不过提醒你,你当了三年,要奉献,要牺牲,都足够了,何况,咱爸当了半辈子的兵,打了几年的仗,咱老庄家不欠谁的!”庄不平越说越愤愤不平。

    啪——

    突然庄振国的筷子重重拍在了桌子上,随着一声脆响,从中间折断。

    小豆子吓得顿时哇一声哭了起来。

    王晓兰赶紧从中调停,先是责怪老公“你看看你看看,发什么脾气?那么多年了,臭脾气是一点没变,拍什么筷子?吓着小豆子了。”

    汪玲赶紧把女儿搂在怀里,哄着。

    王晓兰又转向庄不平“你弟弟刚回来,你就在这里怂恿他退伍,他是成年人,有自己打算,你当哥哥的也没权阻止。”

    庄不平讨了个没趣,只能赌气道“行行行,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往后他的事我不管了。”

    回来的第一顿饭吃得并不愉快,庄不平吃了半小时,推脱说自己还有事也要处理,脚步匆匆地走了。

    庄振国和儿子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天,茶几上的座机就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听,然后递给庄严。

    “找你的。”

    “找我的?”庄严感到意外。

    怎么会是找自己的?

    从下火车到现在,回来前后四小时多点,居然电话打到了家里的座机上。

    难道是部队有事?

    想到这里,庄严赶紧问道“爸,是部队的人吗?”

    庄振国摇头道“不是部队的,是你同学,那个许信。”

    庄严恍然大悟。

    原来是许胖子啊。

    问题来了,许胖子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

    这次回来,自己练父母都没通知。

    转念一想,他顿时明白过来。

    除了大哥庄不平,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嫌疑人来。

    这么积极将自己的行踪告诉许胖子,庄严用脚指头想想头知道庄不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庄严本想借口推了许胖子。

    可想想还是觉得不行,这次回来毕竟要待好几天,今天推掉了,人家约明天,你咋办?

    何况还有庄不平这个内奸在,许胖子肯定对自己行踪怕了如指掌。

    更重要是,庄严忽然想起一件事。

    这事还是有必要和许胖子谈谈。

    三年没见了,又是老同学,以前荷尔蒙飞扬时期的铁哥们,见见叙叙旧倒也没什么。

    “许胖子?”

    庄严拿起电话,直接喊了许信的外号。

    俩人当年可以说是铁得可以穿同一条内裤的哥们,所以没必要见外。

    “你可真的比特务都厉害,我刚回来几小时你就知道了,怕不是在我身边安插了特务吧?”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自己那位老同学熟悉的腔调,不过,听起来语气似乎也沉稳了些,没以前读书那时候的吊儿郎当气息。

    “庄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回来滨海也不吱一声,在部队上高升了吧?把我这个不成器的老同学给忘了吧?”

    许胖子一开口就满嘴虚伪的谦虚。

    他现在的情况,庄不平来京郊看自己的时候早跟说过了。

    好歹也是身价几千万的老板,却自谦说“不成器”。

    明里是谦虚,实则是高调。

    “行了,废话别说了,你找我啥事?”

    许胖子也不绕圈子了,直接开门见山道“没什么,就是听说你回来了,这不,我亲自过来找你,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坐坐,聊聊,这都三年没见了,我也得看到我的铁哥们现在是个啥样了不是?”

    “成,半小时后,你到我楼下。”庄严也不客气。

    反正许胖子有豪车,自己也趁机会享受享受许胖子这个“新兴资本家”的福利。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