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50章 有啥不可能的?

第750章 有啥不可能的?

 热门推荐:
    一天后的中午,预备队训练基地。

    一辆卡车驶入营区,顺着营区的水泥路一直开到营房前停下。

    老白毛、庄严和六位教官跳下车。

    “总算回来了!”3号教官伸了伸拦腰,仰面朝天,半闭双眼,深吸一口营区里清新平静地空气。

    “回来真好!”

    庄严拎着自己地背囊,他已经换上了原先走地时候穿着的迷彩服,朝自己的排房走去。

    刚到门口,崔伟楠就从门边闪了出来。

    “哟!你小子回来了啊?”

    庄严笑着说“对,完成任务,回来继续参训。”

    崔伟楠靠在门框边,笑着说“我开始还担心了,说你这一走,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参训了,咱们大队来了三个上等兵,一个走了,一个傻了,还有一个去校枪……啧啧!”

    话说到最后,仿佛有些牢骚,啧啧两声之后目光投向正朝着楼梯口走来的几位教官。

    他赶紧立正站好,响亮地喊了声“教官好!”

    老白毛朝他点点头“好。”

    说完,领着其他教官上了楼。

    等老白毛走后,庄严看着崔伟楠说“崔排,我从前怎么就没发现你也挺虚伪的啊?我刚才看你那眼神,好像对教官们挺不满意地嘛!”

    “不满意怎么了?”崔伟楠说“可我也不能当面表达不满不是?咱们大队来了你们仨,算是队里最争气的士兵了,可严肃走了,你又被他们抽去一个礼拜出公差,现在大家都上了一个礼拜的外语课,明显对咱们大队不公平嘛!”

    崔伟楠的想法已经如同潮水退后露出海面地岩石一样明显。

    说白了,他是“红箭”大队的人,当然希望自己队里的人都出成绩,其他大队地在崔伟楠的眼中都是竞争对手。

    虽然这么看颇有点小山头主义,可在部队里又很现实。

    谁不想自己所在的部队能多挣几分荣誉呢?

    去t国培训的士兵指标只有一个,本来自己大队的这三个兵很有希望夺标出线,现在看来全乱套了。

    庄严问“对了,崔排,你刚才说谁傻了?”

    崔伟楠说“除了你,还有走掉的严肃,你说还有谁?”

    庄严朝排房里扫了一眼,果然没看到苏卉开。

    现在是中午时间,按说文化课阶段,中午多数都休息,一般没事都会在排房里复习。

    “你说老苏?”

    崔伟楠说“除了他,还有谁?

    “他怎么了?”庄严问。

    崔伟楠朝军官宿舍方向努努嘴“这小子天天中午跑去找严爽教员学外语,我看,他学外语是假,春心动是真。”

    “啥?什么严爽教员?”庄严走后,外语课才正式开课,他并不知道严爽就是外语老师。

    不过这个名字倒是记得,严肃走之前提及过,说自己堂姐,也就是那个上尉,名字就叫严爽。

    难道崔伟楠口中的此严爽,就是严肃的堂姐?

    “就是之前来过的那位女上尉?”庄严赶紧问道。

    崔伟楠先是颇为惊讶地看了一眼庄严,然后“哦”了一声说“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是刚回来,还不知道呢。”

    他表情里都是深意,说“对,就是严肃的堂姐,上次来过的那个女军官,上尉。”

    “啊?!”庄严吓了一跳。

    部队里这事可不是小事。

    何况……

    他娘的,那是人家严肃他堂姐。

    这个老苏,是要干嘛?

    庄严也没心思和崔伟楠扯淡了,直接拎着背囊回排房,往床上一扔,然后脚步匆匆出了门。

    刚出门口走了几步,回头问崔伟楠“在军官宿舍那边?”

    崔伟楠靠在门框边,抱着手,下巴朝军官宿舍方向一扬“没错,就在军官宿舍那边。”

    ……

    苏卉开是在回来的路上被庄严堵住的。

    他喜滋滋地哼着小曲儿,觉得整个天都是湛蓝湛蓝的,周围的树梢都会唱歌。

    “老苏!”

    庄严从路边闪出来,挡在了路上。

    “庄严!”苏卉开先是一愣,然后惊喜地冲上来,就要给一个革命的拥抱“你回来了!?”

    庄严手一伸,挡住苏卉开,然后朝他后面瞧了一眼,再问道“我问件事,你得老实跟我说。”

    “啥事?”苏卉开说“你尽管问,搞得那么神秘兮兮干嘛?还要征求我同意?”

    庄严说“一边走一边谈。”

    两人沿着营区的绿荫小路,一直朝排房方向走。

    “老苏,严肃他堂姐是咱们外语老师?”

    提起严爽,苏卉开来劲了,一个劲点头“对对对!就是她!人可好了。”

    “人可好了?”庄严收住了脚步,扭头盯着苏卉开,将后者盯得有些发毛。

    “庄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苏卉开显得有些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庄严这才离开了一个礼拜,可是身上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尤其是目光,锐利得如同刀锋。

    这是苏卉开从前没见过的,面前的仿佛还是庄严,又不像是庄严。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严爽了?”庄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苏卉开那张又黑又大的脸,刷一下红了。

    “靠!”庄严说“看来我是没猜错,你是十月芥菜——春心动了!”

    又问“你疯了吧?”

    苏卉开说“我没疯。”

    “那是严肃他堂姐!”庄严说“人家是军官!你知道人家来头吗?国际关系学院外语系毕业!总部的翻译,你是个上等兵,你觉得有希望吗?”

    苏卉开勾着头想了一阵子,抬头说“我就是觉得严爽教员人不错,我也没……没想过别的……”

    “得了,老苏,咱认识多久了,第一天认识?”庄严明知道苏卉开在撒谎,忍不住敲打他“就不说别的,真人面前你甭说假话,瞧你老苏那副双目含春的熊样,你还说心里没想过?你哄谁呀?”

    苏卉开没言语,保持着沉默。

    庄严又劝道“老苏,咱们当兵的说当兵的事,你这想法,不现实。倒不是我庄严门户之见,你说你丫是一军官也好说,可……”

    “可什么?”苏卉开终于开口了“庄严,你从前跟我说过,你当兵那会儿还想过当逃兵呢,打算混三年回家呢,你现在呢?都混到了特大,还特么选上了出国培训的预备队,现在的你,搁从前想,有可能吗?”

    庄严愣住了。

    他娘的,这个苏卉开说的还真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