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49章 从今天起,你是真正的战士

第749章 从今天起,你是真正的战士

 热门推荐:
    直升机降落在出发时的机场。

    没有盛大的欢迎仪式,没有列队的欢迎人群,没有鲜花,也没有胜利的革命歌曲。

    下了飞机,只有上校和女上尉和其余六名教官站在停机坪上。

    “欢迎回家。”

    上校上来,和老白毛、庄严一一握手。

    四个字的简单欢迎之后,六个教官上来,给老白毛和庄严轮流拥抱。

    3号教官狠狠捶了一下庄严,说“没给你们‘红箭’丢脸,今晚,要和我好好喝两杯!”

    回到仓库,庄严被女上尉拉到仓库的角落里,详细询问了任务的整个过程。

    这个谈话的过程花费了整整一个小时。

    上尉有双似乎能看出穿人心的眼睛,庄严说话的时候,她就会盯着庄严看。

    等任务过程汇报完毕,上尉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

    例如有没有觉得自己感觉心里不舒服,有没有反胃的感觉。

    又例如问庄严现在的手有没有发抖,或者精神上有没有什么恍惚的感觉。

    等庄严一一将问题都回答完毕,女上尉这才满意地合拢上了自己的记录本,笑着对他说“小伙子,你很不错。”

    整个仓库里的人开始收拾东西。

    行动结束了,这里的设备和武器装备都要撤走。

    当然,人也要离开。

    等东西收拾完毕,接下来就是庆功宴拉开序幕。

    这次庆功宴是在仓库里举行的,仓库到处堆满了各种武器装备和通讯器材,墙上挂着军用地图和屏幕,桌子是临时用绿色的装备箱堆起来的,在上面铺上一层军用帆布,每个人拖个空箱子往那里一坐,就成了餐桌。

    食物很简单,都是各种军用罐头和水果罐头,摆得满桌都是,桌旁放着二十箱啤酒。

    没什么好的,就是肉管够,酒管喝,十足的部队习气。

    负责后勤支援和情报的女上尉开车去外面转了一圈,买了一大锅孜然羊肉回来,算是唯一从外面带回来的食物,往一个战备盆里一倒,热腾腾地端了上桌,为这次庆功宴平添了几分金戈铁马之气。

    庄严是唯一一个不属于这支部队的人。

    所以,他成了这个庆功宴会上的焦点。

    “23号!”

    3号教官首先举杯。

    他和庄严是交过手的,所以,俩人之间的关系最为微妙。

    “到!”庄严下意识地站起来,立正。

    “不!”

    3号教官端着铝制的饭盒——那是从78式水壶里拆出来的,里面盛满了啤酒。

    走到庄严面前,3号教官上下打量着这个挂着上等兵军衔的士兵。

    “至少在今天晚上!”

    他竖起了食指,举在了庄严的面前,用力地点了两下。

    “至少在今天晚上,你不是我手下的学员,也不是预备队的受训队员,今天!你是我们的一份子,是我们的队友!”

    他满脸通红地转过身,看着其他人。

    “你们说,这小子有没有资格当我们的队友?!”

    围坐在桌旁的所有军人的回答此起彼伏。

    “有资格!”

    “这小子很棒!”

    “对,第一次出任务,居然有这么好的表现,是个干特战的好苗子!”

    “那么——”3号教官表情上流露出一种骄傲和自豪,庄严是他的学员,作为这么优秀的士兵的教官,自豪和骄傲也理所当然。

    “让我们为这个上等兵,这个已经成为真正战士的男人,干一杯!”

    “干一杯!”

    “搞一个!”

    “应该干三碗!”

    众人纷纷站了起来。

    庄严心里的激动无法形容。

    站在自己身边和面前的都是这个国家最顶尖的一群军人。

    虽然庄严不问,但是庄严不傻。

    这些人,都是传说中的无名英雄,是真正的军中精英。

    端起手里的饭盒,庄严想说点什么,平时伶俐的嘴巴此刻却笨拙透顶,嘴唇翕动了几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战友之间,出生入死,难道还用言语去表达?

    那是心有灵犀,那是心照不宣,那是无声胜有声。

    “各位教官……”

    “你说错了,罚一盒酒!”3号教官打断他“今晚这里只有队友!”

    庄严只好一仰头,喝光了饭盒里的酒。

    又有人给他满上。

    笑嘻嘻提醒他“记住,这回别说错了。”

    庄严端着饭盒,舔了舔嘴唇,想了片刻,最后说“各位队友,能和你们一起出生入死,此生无憾。别的话都多余,一切尽在这酒里,我先干为敬!”

    说完,仰头又是一盒酒喝干。

    “好!这小子我喜欢!”

    “这才像是真男人!”

    所有人,包括女上尉在内,同样一口干。

    平日里,老白毛所在的单位是严禁喝酒的。

    就连春节和八一节都不可以喝酒。

    但是只有任务完成之后的庆功宴上才能特许喝酒,这几乎就是一条铁的纪律。

    今晚,队长发话了,让大家敞开喝。

    因为这次的任务完成非常出色,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庄严开始还想节制一些,说每人就敬两杯。

    可是一旦开了头,之后就难收尾。

    气氛太热烈了,实际上每个人心里都很高兴。

    这高兴里头,除了因为任务的完成,除了为国家安全贡献一份力量那种高大上的原因之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战友平平安安回来了,毫发无损。

    这才是最值得干杯的。

    庄严年轻,酒量也好。面对这些真正的老特前辈们,岂能认怂?

    于是从来者不拒,到最后主动出击。

    和那些平时见了面只能立正敬礼的教官们勾肩搭背,一起唱着部队歌曲。

    部队唱歌都不叫唱歌,那叫吼歌,调子不重要,气势最重要。

    一时间,整个仓库的房顶都仿佛要被掀翻。

    庄严发现,这些教官别看平时一个个扑克脸毫无表情,此时完全和普通人一样,会笑、会怒、会开玩笑、会调侃人。

    2号教官坐在庄严身边,一把勾住他地脖子,猛地朝庄严咧开嘴,呲出一口白牙。

    “你不是问我,会不会笑吗?”

    他指了指自己地牙齿。

    “你看,我会笑,每当我战友安全回来地时候,我都会比谁笑得都开心。”

    庄严忽然有一种感动,他举起饭盒“来!队友!干一杯!”

    2号教官也毫不犹豫地举起饭盒“一二三!干!”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