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30章 严肃退训

第730章 严肃退训

 热门推荐:
    趁着女军官和老白毛下楼梯的当口,庄严赶紧扯着苏卉开逃回了排房。

    苏卉开说:“艹!那女的是谁?”

    庄严说:“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应该不是严肃的女朋友。”

    想起刚才苏卉开傻样,旋即又道:“我说老苏,你平常挺聪明的,怎么刚才那么傻逼?”

    苏卉开终于对付完那只烤鸭腿,将它扔到垃圾桶里,在迷彩服上蹭蹭油,回到庄严身旁坐下说:“嗨!我嘛……有个缺点,一旦遇到好吃的,吃起来就有些反应迟钝。”

    “瞧你那点儿出息!”庄严叹了口气。

    正说着,严肃从门口进来。

    庄严赶紧朝他招手:“严肃,这里,过来!”

    等严肃到了面前,庄严迫不及待地问:“那不是你女朋友?”

    严肃马上否认:“当然不是!你看我是那种三心两意的人吗?何况了,我对象我会让她来这里找我?”

    庄严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又问:“你刚才说我们完了,啥意思?”

    严肃听了就笑,笑了好一阵,才道:“过一阵子你们就知道了。”

    “啊?”庄严觉得有些大事不妙的感觉,赶紧追问:“她是谁?”

    “哦,我堂姐。”严肃说:“叫严爽。”

    “哇!”苏卉开的小眼睛亮了:“你堂姐真漂亮!”

    严肃嘿嘿道:“是,还行,不过她的性格更‘漂亮’。”

    “你还没说,为什么我们要完了?”庄严还是追问这个问题。

    严肃说:“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对了,跟你们说个事。”

    “什么事?”庄严说:“你小子别转移话题。”

    严肃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我要退训了。”

    “啊!?”

    庄严和苏卉开几乎同时从小板凳上蹦起来。

    退训?

    严肃又不是没通过考核,为什么要退训?

    这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特么没听错吧?”庄严傻眼了:“严肃,你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退训?别跟我说你熬不下去!”

    严肃看看周围,示意庄严别声张:“别那么大声,你们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庄严和苏卉开都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了。

    严肃既然有话要说,肯定和退训有关。

    而且,不方便在这里说。

    三人出了排房,沿着草坪一直朝训练场走,到了训练场,挑了个僻静的树荫坐下。

    “兄弟们,很高兴认识你们。”严肃的表情略微伤感:“但是我真的要走了。”

    苏卉开一脸看魔幻题材电影的表情说:“我说……你确定今天不是跟我们开玩笑?”

    “嗯,很确定。”严肃说:“严爽今天过来,就是要通知我这事,家里老爷子开口了,要我去考指挥学院,现在四月份了,还有两个多月时间,我得回去进行文化复习。”

    苏卉开说:“这……你留下来,争取出国,那不是一样提干吗?何况了,还用得着你堂姐亲自过来一趟?”

    “她在总部工作,过来方便,而且……”严肃说到这,摆摆手:“我还是那句,过一阵子你们就知道了。”

    “不是……”苏卉开说:“你留下不行吗?”

    严肃不吭声了,低头看着草地。

    庄严看着严肃,心里慢慢想明白了。

    “老苏,别说了。”庄严推了推一直锲而不舍地追问缘由的苏卉开:“严肃不想跟我争,对吧?”

    严肃抬起头,看着庄严说:“一部分原因吧。毕竟这次只有一个指标,我去了你就去不了。何况,大部分还真不是因为这个。这么说吧,我家是军人世家,我们家这几代人都在当兵。职业军人家庭里有些事你们是无法理解的,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肯定还会见面,但是我目前必须离开。”

    苏卉开目瞪口呆。在他看来,出国不是挺好的吗?回来不照样提干吗?即便是竞争,三人也可以堂堂正正竞争,凭能力获得机会。

    庄严毕竟是在社会上混过的,和苏卉开这种单纯在体校和运动队里搞体育的人不同,在他看来,严肃肯定有什么不方便明说的地方。

    兴许,严肃口中所谓的“军人家庭”可不是一般家庭。

    滨海市本来就有不少部队驻扎,而且也是副大区的一个司令部所在地,从小庄严接触过不少部队的子弟,加上自己也算是军人的后代,因此对于严肃这类人多少还是有些了解。

    像严肃这种人,从军往往带有一定的使命色彩,和庄严这种被爹逼着去当兵的性质不同。

    而且,出国集训固然吸引,但对于严肃来讲,却不是唯一的选择。

    “老苏,别问了。”庄严看着严肃,投以理解的目光,点了点头道:“我理解你。”

    严肃的眼窝子有些烫,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可是事到如今,要离开庄严和苏卉开却是令他最舍不得的。

    “庄严,实话跟你说,我打算从军的时候,其实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考军校,或者考技术性的军事院校,另一个就是当兵,然后再考军校。我爸认为技术性院校不错,可是我爷爷却认为当个好干部必须要从士兵当起,而且要当最艰苦的兵,所以坚持让我来1师,我爷爷跟1师很有渊源,曾经在1师里待过……所以我就来了这里。”

    说到这,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抽了一下。

    然后继续道:“我很高兴认识你们,真的,我也许不是很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过庄严,你是个好兵,我相信你会有所作为。”

    说完,转向苏卉开:“老苏,你也很优秀,未来我相信咱们会再见面的。”

    “你……”苏卉开已经哑口无言,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严肃从地上麻利地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环视周围,眼里有无限的留恋。

    “好了,战友之间肝胆相照,说多了都是矫情。”他朝营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我要回去收拾东西了。”

    看看手腕上的表,严肃说:“30分钟后,有车会来接我。”

    “就这么走?”庄严说:“我还打算晚上向队长请假,和你到小店坐坐,践践行。”

    严肃说:“来日方长!武侠里不是经常说什么青山不改,流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吗?军营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只要你们还留在部队,我就能找到你们,就算你们退役,我也能找到你们!”

    说完,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停下脚步,也不转身,只是沉声道:“对了,兄弟们,你们就在这里坐40分钟吧,等我走了再回去排房。我不想有人来送,这里都是老特,都是铁打的爷们,我不想别人看到我哭,怪丢人的,也丢咱们‘红箭’大队的脸。”

    临了,甩开大步,径直离去。
Baidu
sogou